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德国民众设“人肉路障” 阻止核废料列车(组图)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14日 04: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6日,德国丹嫩贝格,数百抗议者坐卧在铁轨上,试图阻拦列车。

7日,德国警察拦住一位扮成小丑的抗议者。

9月18日,柏林,示威者抗议政府延长核电站运营期。

  11月9日,突破了5万名抗议者沿途重重堵截,一队运送德国核废料的卡车终于抵达德国北部格莱本的核废料储藏地。一场德国史上耗时最长的核废料运输就此艰难地画上句号。

  虽然有抗议者和警察发生冲突的报道,但示威整体是一次非暴力的抗议。虽然抗议者对核废料的运输和填埋感到担忧和愤慨,但他们不只是“愤怒的青年人”,他们有明确的目的和分工,甚至接受了专门的培训。虽然核废料仍然冲破阻力到达目的地,但抗议者们相信,如此规模的抗议一定能让政府在处理核废料时,更加谨慎。

  一次最久最贵的核废料运输

  11月8日,天刚蒙蒙亮,初冬早晨的寒气还未退去,德国北部丹宁堡通往格莱本的公路上,一群裹着睡袋和毛毯的人渐渐苏醒过来。

  他们是一群示威者,在公路上过了一整夜,夜间低于零度的气温没能将他们赶走。一早,“增援部队”送来了热咖啡和早餐,示威者们很快恢复了活力。大家肩并肩,围坐在马路中间,开始又唱又跳、自娱自乐,看起来更像是次野餐。

  在德国反对核能民间组织X-tausendmal quer的发起下,4000多名德国各界人士来格莱本静坐,阻截核废料运送到它的最后一站。

  11月5日,载有123吨高放射性核废料的列车从法国出发前往德国。这些源自德国核能发电厂产生的废料,此前被送到法国阿海珐集团下属一家核燃料回收厂进行处理,然后按计划用火车运到丹宁堡后,装上卡车运输到20公里外的格莱本,存放在一个临时存储设备中。

  从法德边界至运输终点格莱本的1000多公里路上,这百余吨的核废料遇到重重阻碍。

  前后三天,德国警方出动了大约2万警力为核废料“护航”,总共花费约7000万美元,成为德国有核电以来耗时最久、耗资最多的核废料运输。

  填埋目的地有核泄漏危险

  谈起在格莱本的示威经历时,X-tausendmal quer组织成员,25岁的马科斯·埃尔曼很有成就感:“我们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让政府认识到在格莱本储存核废料的做法行不通。”

  马科斯告诉本报记者,将格莱本作为储存核废料的地点曾引发很多争议和抗议。因此这座城市对抗议者来说,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

  由于核废料填埋本身具有危险隐患,德国政府一直为寻找合适的核废料处置库烦恼。上世纪70年代德国政府决定将格莱本作为过渡性的核废料的储藏地。目前,这里已有两座过渡性储藏设备在使用。来自德国各地核电站和研究中心的高放射性核废料都被送到这里,它们被储存在一座地面储藏库的干式储存罐里。现有储量的上限是420个储存罐。

  1977年,德国政府决定在格莱本的地下盐丘再建造一座深达数百米的核废料处置库。但之后的地质勘测显示,盐丘的地下岩层并不稳固,并且还会接触到地下水。这不仅意味着地下水和周围生态将受污染,还可能导致地下处置库坍塌,引发核泄漏灾难。今年,默克尔领导的中右派政府不顾抗议,重启对格莱本盐丘的勘探和开凿,引发强烈抗议。

  这一次,为了抗议政府将这批核废料运到格莱本,绿色和平组织、绿党、工会等号召并组织了大规模抗议行动。有人在铁轨上静坐,有人将自己锁在轨道上,致使列车只能缓慢前行,甚至改线。

  8日,在艰难地完成铁路运输后,核废料被装入11个集装箱中,由一队卡车运送,在大批防暴警察和数十辆装甲警车护卫下,踏上最后20公里公路旅程。

  这段公路上,数万民众静坐堵路。有人将卡车停在路中央,还有人将2000多只羊赶上公路……车队的前行速度几乎比步行还慢。

  反核组织培训示威群众

  “在大街上静坐44个小时当然不是件舒服的事,到晚上,温度低于零度,还好大家带了垫子、毛毯、热饮料和食物。”马科斯笑着说,“我们还放音乐、唱歌助兴,时间并不难熬,但警察们就没有这么好过了。”

  虽然一边是以马路为床,坚守阵地的示威者,另一边是全副武装的警察。双方并没有发生真正的肢体冲突。警察们面对这样的场面已经训练有素,X-tausendmal quer共号召了4000余人在公路上静坐,但无一人受伤或被捕。随着运送核废料的车队以步行的速度前进,马科斯和伙伴扮演“人肉路障”的角色,大批警察开始当“搬运工”,为核废料开道。

  “他们把我们一个个从公路上搬走。没有冲突,没有人受伤。”马科斯说。

  事实上,马科斯在X-tausendmal quer组织的主要任务就是对参加静坐的民众进行培训。“我会告诉他们怎样才是非暴力的示威——如何和警察打交道,当他们把我们从现场带走时该怎么做。”

  静坐前的一周多时间里,马科斯和伙伴们对几千名示威者做了类似的培训,让他们都有所准备,在表达抗议时确保自己和他人不受伤害。

  另外,根据德国法律,在公路上静坐并不被视为刑事犯罪,针对其最严厉的处罚是罚款,而且根据以往的经历,静坐示威者人数越多,他们受到处罚的可能性就越小。

  不过在另外一些地方,抗议活动就没有这样平静。

  一些示威者在抗议时,试图将铁轨下的基石搬走,让铁路线瘫痪。警察在阻止、驱赶的过程中,动用了催泪瓦斯,因此有100多名示威者受了轻伤。

  整体而言,这是一次和平、非暴力的抗议。

  德国民众不满政府核能政策

  据报道,这是自1995年以来,德国的第七次核废料运送行动。

  既然不是第一次,德国人为什么反应如此强烈?

  上世纪70、80年代,对于核武阴云的恐惧和对核废料的担忧使得很多德国人加入到了反对核电的行列。

  1986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件,德国的核电发展也就此遇到来自民间的强大阻力。和二三十年前相比,今天的德国人开始更理智地对待核能,除了质疑,他们开始讨论自己是否真的需要核能,能否用更安全清洁的能源来替代。而大多数人得出的结论是肯定的。

  此前,默克尔政府做出决定,确认核电的“过渡性能源”地位,平均延长德国核电站运营期12年,这立即遭到各界批评。柏林市在9月举行了声势浩大的10万人大游行,反对政府的核能政策。小城格莱本,此次也有5万人加入了抗议活动,这是当地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反核游行。除了担忧核污染,人们认为,这样的政策只是让大型能源企业受益,对民众没好处。

  据反核人士说,这批运到格莱本的德国核废料,辐射性比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泄漏造成的辐射高出一倍,“万一运载过程发生意外,必将威胁人们的生命和健康。”

  反核能形式多样分工明确

  即便几万人重重设卡,11辆载有核废料的卡车最终还是到达目的地。这样的结果是否会令抗议者失望?

  马科斯并不这样认为,因为从最开始他们的目的就不是阻拦某一次核废料的运输。

  “当然有人会呼吁战斗到底,阻止核废料的运达。但我们都很清楚,这批核废料最终会送到目的地。而我们举行抗议活动更大的意义,是反核能政治,而不仅限于11辆运送核废料的卡车。”

  “当然,我们不能指望示威游行立竿见影。但回顾历史可以发现,几十年前德国政府原本计划修建很多核电站,但由于民众的反对,除了上世纪70、80年代建的核电站之外,再没修建新的核设施。”马科斯说。

  X-tausendmal quer只是德国反核阵线的一个组成部分。马科斯介绍说,“我们的组织主要负责和平示威,德国还有很多的组织在进行各种其他抗议活动,如游说国会立法;法律组织提起诉讼,要求关闭核电站;还有的致力于推动清洁能源的使用。还有德国绿党,他们是政党中反对核能立场最鲜明的代表。”

  和政党不同的是,X-tausendmal quer是一个开放的网络,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其组织内部没有等级制度,也没有核心的领袖。是否举行抗议活动,由成员提前投票决定。

  为了筹备下一步的抗议活动,X-tausendmal quer现已邀请了各界的抗议人士在12月初会谈。“在联合抗议的过程中,你会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人,有的人投入大半生精力,就为了来确保子孙后代不会受核污染的威胁,能结交这些人,让我们很受鼓舞。”

  德国历史上耗时最长的一次核废料运输,引起了舆论的广泛讨论,对政府的压力也不言而喻。马科斯相信这次抗议非常成功,“我们还将继续抗议,直到最后一座核电站彻底关闭。”

  背景

  核废料长期存放有安全隐患

  核废料泛指在核燃料生产、加工和核反应堆用过的不再需要的并具有放射性的废料。

  由于核废料具有极强烈的放射性,其半衰期长达数千年、数万年甚至几十万年。这意味着这些核废料可能“贻害万年”。如何安全、永久地处理核废料至今都是各国科学家们希望解决的难题。

  核废料放出的射线会对生物体造成严重的辐射损伤。如高放射性元素钚,仅10毫克就能致人毙命。

  放射性核素衰变时还会放出能量,如果放射性核素含量较高,持续释放的热能会导致核废料的温度不断上升,使得溶液自行沸腾,固体熔融。

  目前国际上对高放射核废料最普遍、公认为最安全的处理方式是“深地质处置法”,就是将核废料保存在深入地下几百米处的特殊处置库内。等待未来科学进步后,再寻找更好更彻底的处理方式。

  正是因为核废料的高危险性,核废料处置库选址必须非常慎重,世界各国的核废料处置库都建在经济落后、人烟稀少、地质结构稳定的地区。但是即便深埋地下,高放射性物质可能引发的危险仍如幽灵一般挥之不去。

  现状

  美国

  永久处置计划落空

  美国是世界最大的核废料产生国,上百个核电站每年产生约2000吨核废料,其中高放射性的乏燃料分布在全美各地的131个暂存地点。

  1978年美国能源部门开始研究,将位于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西北150公里的尤卡山作为美国第一个永久核废料处置场的可行性。2002年,小布什总统签署法案,支持工程的建设。预计总费用大约962亿美元,计划经过100年运营,储存满大约10万吨核废料后再将隧道永远封闭。但这项计划遭到大多数内华达州居民的抗议,奥巴马总统上任后为履行竞选承诺,叫停了工程的拨款,由此尤卡山核废料处置场的建设陷入全面停顿。

  目前,美国在新墨西哥州的山区中,设有储存各类放射性废料的填埋场。

  俄罗斯

  可保存他国核废料

  俄罗斯的核废料产生量仅次于美国。俄罗斯也是目前全球唯一一个输入保存其他国家核废料的国家。俄政府于1995年启动了一个为期10年的计划,用于研究长期处置核废料。目前俄罗斯正在对两个备选埋藏场地进行评估,它们都位于以前生产核武器工厂的附近。有媒体称,除了发达的核技术,俄罗斯还拥有广袤的西伯利亚无人区,因此俄罗斯或将成为全球核废料的存放地,借此获得丰厚的收入。

  欧盟

  建议共用填埋设施

  核能利用在欧盟内部一直受到争议。以法国为代表的部分成员国主张大力发展核电,而以奥地利为代表的部分成员国拒绝发展核能,他们的一个重要担忧就是核废料处理难题。

  目前,欧盟境内共有约140座核电站,分布在14个成员国中,每年产生的核废料约为7000立方米。但是,只有法国、瑞典和芬兰这3个欧盟国家有建造永久性核废料处理设施的计划,大部分核废料均存放在临时性设施中。

  11月3日,根据欧盟委员会出台的立法建议,要求欧盟成员国建造永久性地下深埋设施妥善处理核废料,并禁止向欧盟以外的国家出口核垃圾。考虑到一些欧盟成员国国土面积较小,恐难找到合适的深埋地点,立法建议允许成员国相互之间共用深埋设施。

  B04-B05版采写/本报记者 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