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各国收紧移民大门 反移民潮正在席卷全球(组图)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4日 05:0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9月6日,法国民众在巴黎的巴士底广场参加集会打出“自由、平等、博爱”“拒绝排外政策”等标语,抗议法国政府取缔罗姆人(吉卜赛人)非法聚居地等安全政策。

  反移民  反非法移民团体支持者在国会山示威,要求加强边境控制,打击非法移民。

  声援移民  一名儿童手举标语“我们也是纳税人”参加在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市抗议游行,要求美国政府对1200多万非法移民提供合法身份。

  在欧洲,一些国家正试图向非洲裔等移民支付费用请他们回国;以色列正在立法反对移民;还有一些国家已向生计艰难的难民关上了大门……目前,随着全球经济的持续低迷和对文化认同的日益担忧,全球范围内出现了一股抵制移民的潮流。

  与传统观念不同的是,今天的“移民”概念并不限于贫困国移民涌入富裕国,还包括某个贫困国的大批移民进入另外的贫困国;富裕国的移民进入其他富裕国。联合国人口署估计,全球大约有2亿国际移民,如果他们创立一个自己的国家,将是全球第五大国家。

  我们不禁要问的是:当前的反移民情绪是一个暂时现象,还是一个更长期反移民的开始?世界是否达到了不再容忍外来者的最大极限呢?

  专题文字:温俊华

  概况

  全球有2亿国际移民

  各国反移民情绪扩散

  本报讯 在这个80万人口的城市里,非法移民在大街上乞讨,沿着铁路线游荡,他们在高架桥下烧火做饭,大白天躺在肮脏的行李上睡觉,那里有他们的所有家当,等着小摊贩们晚上停业后再去乞讨点残羹冷炙。

  这些非法移民往往能获得那些施舍给他们硬币的人的同情,但另外一些人却希望他们离开。“有人说,‘哦,这些可怜的移民’,但如果他们被非法移民抢劫过,就不会这么说了。”布兰卡·佩雷兹说,他是一家饭馆的服务员兼厨师,他说他的一名同事上个月被抢走了一周的薪水,“我不喜欢这些人待在这里,一点都不喜欢。”

  这听起来像是美国得克萨斯州或者亚利桑那州居民在发泄对墨西哥移民的怒火,但实际上,这是在墨西哥中部的图尔第特兰,散布在该城的移民来自中美洲以及南美洲。

  就像美国人希望墨西哥非法移民回国一样,墨西哥人也对滞留在墨西哥无法进入美国的越来越多的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移民失去了耐心。

  目前,居住在出生地所在国之外的人的数量在历史上居于最高位,部分原因在于通讯和搬迁比以前更便利。一个玻利维亚的贫苦农民只要轻轻打开电视就可看到西班牙有什么机会等着。

  与传统观念不同的是,今天的“移民”概念并不限于贫困国移民涌入富裕国,还包括某个贫困国的大批移民进入另外的贫困国;富裕国的移民进入其他富裕国;一些国家成为过境走廊、中转站。联合国人口署官员估计,全球有大约2亿国际移民,如果他们创立一个自己的国家,将是全球第五大国家。据联合国人口署统计,只有三分之一的移民从发展中国家前往发达国家。

  “移民到来时,我们西方人倾向于觉得要被淹没。”国际移民组织驻墨西哥图尔第特兰官员韦斯说,“事实上,眼下很多发展中国家也面临非法移民问题,而且人数更多,更难以被当地劳动力市场所吸收和消化。”

  对外来者的反感很大程度上源于人们所熟知的担忧:非法移民会抢走工作,消耗税收,增加犯罪,改变民族认同。这些担忧都很寻常,但这些担忧却正以不寻常的程度弥漫全球。

  欧洲移民政策收紧表现

  欧盟各国过去几个月中的措施主要有:

  瑞典选民首次将一个反移民的极右翼政党“送入”议会,增加了反移民势力的影响力。

  法国驱逐吉卜赛非法移民,引发多方不满。

  英国制定了非欧洲国家移民的上限,通过加大英语考试的难度限制非欧移民。

  丹麦执政党已经暗示削减移民最低工资至丹麦人最低工资的一半。

  荷兰与英国都通过法律,将外国人与本国公民结婚移民的年龄限制从18岁提高到21岁。

  欧洲

  欧洲移民政策趋紧

  挡不住欧盟内移民

  本报讯 法米勒·阿斯兰是一名荷兰律师,她的父母30多年前从土耳其移民到荷兰,但不久前,荷兰政府下令要求她的母亲接受语言测试。

  阿斯兰认为,一个已加入荷兰国籍的人不应受到不同于非荷兰出生者的待遇,但政府对她的抗议置若罔闻。“现在欧盟的情绪是我们不想要非西方的、非白人的移民。”她说。

  对移民和即将移民者的强制性语言和入籍考试在过去几年绝大多数欧洲国家已经成为规则;主流政客已经和极右翼政客一道呼吁加强对合法与非法移民的控制,各国都采取了一系列“收紧”移民政策的措施。

  当然,欧洲尚未竖起阻止外国人进入的高墙,德国正修改法律以便可以吸引更多移民填补在国内工业、医疗、高科技领域的人才不足。英国政府部长们在新移民人数限额问题上存在分歧,有些部长警告说,劳工移民配额只会导致经济复苏放缓。

  尽管经济萧条,荷兰、意大利和西班牙都对一些非法移民和寻求庇护者实行了大赦,去年大约30万人在意大利获得了合法身份。就连法国,每年也批准大约2.5万个非法移民的工作许可。

  为了守住欧盟的边境,防止非法移民进入,欧盟各国联合进行海上巡逻,阻断非法移民的海上路线;各国共享移民信息,防止那些申请避难遭拒的非法移民在他国故伎重施。

  尽管欧盟可以设法防止外来非法移民,但对来自欧盟内的非法移民却无计可施——欧盟劳动力自由流动的协议令各国无法控制来自欧盟内部的移民。据统计,目前欧洲44%的移民都来自欧盟内不同国家,另外28%的移民因为家庭团聚的需要来到了欧洲。

  在英国,移民问题成为今年议会大选的热门议题,政客和舆论对是否限制欧洲以外的移民争论不休。“现在的问题是,大多数(英国)人都希望限制来自欧盟内的移民,但法律不允许我们那样做。”英国移民问题评论家亨德尔说。

  根据欧盟相关法规,欧盟国家仅可以在下列情况下驱逐欧盟境内移民:移民在东道国失业并申请福利救济;移民对东道国的公众安全或公众健康造成威胁。后者正是法国总统萨科齐下令驱逐吉卜赛人时所使用的依据。

  美国

  被批“最大的反移民国家”

  “出生公民权”存废起波澜

  本报讯 近年来,美国反非法移民的呼声逐渐增强。据报道,美国目前约有1080万非法移民,其中大部分来自拉丁美洲,而来自墨西哥的非法或合法移民就有数百万之多。在今年4月著名的“亚利桑那州反移民法案事件”之后,美国被冠以“最大的反移民国家”称号。

  亚利桑那州

  出台最严反移民法案

  4月23日,美国亚利桑那州州长布雷维尔不顾奥巴马总统的批评和民众抗议,正式签署针对非法移民的新法案,法案于7月底正式生效。

  根据这个“美国史上最严厉的反移民法案”,警察只要怀疑当事人为非法移民,即使没有法庭拘捕令,也可以进行盘查甚至采取拘捕行动;法案规定,在该州居留的移民必须拥有有效证件证明其合法性,否则将被控“非法入境”罪名;该议案还规定,在该州任何地方,雇用非法移民是违法行为,即使是家庭成员用汽车搭载他们也属违法。

  之后,“史上最严移民法案”引发了美国国内众多游行和抗议,甚至差点引发美墨的外交纠纷。针对亚利桑那州的移民法,墨西哥政府表示强烈反对。墨西哥政府还发布旅游警告说,让墨西哥人不要去亚利桑那州“访问、定居或学习”。

  民调显示

  抵制非法移民成主流

  尽管亚利桑那州的移民法在美国引发抗议,但美国主流媒体的民调结果显示,64%的美国人支持该法。这似乎表明,抵制非法移民已成为美国社会的主流声音。更有甚者,一些保守派政客主张废除在美国执行了上百年之久的“出生公民权”,剥夺非法移民在美国所生子女的公民身份,随着11月2日中期选举的临近,这个议题再次成为重要话题。

  据美国媒体报道,亚利桑那州苛刻反移民法的发起人、共和党籍州参议员皮尔斯19日说,他已和全美至少13个州参、众议员建立统一战线,准备提出“废除出生公民权”的议案,修改联邦宪法。他们的担忧源于统计数据——到2050年,在美国出生的非法移民后代人数将达500万。

  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规定自动给予非法移民在美国出生的子女公民身份,皮尔斯和他的盟友们正是要挑战这条法案。过去以来,出生公民权”的存废一直存有争议。

  2005年以来,美国保守派议员每年都会联名向国会提出议案,要求限制甚至废除“出生公民权”,不过全都被否决了。

  西方经济

  离不开移民

  本报讯 当前反移民情绪是一个暂时现象,还是一个更长期的“不许移民进入周期”的开始?世界是否到了一个容忍外来者的极限?对此,不少移民问题专家都认为,尽管民间反对移民的声音强烈,各国确实出台了一些限制移民的措施,但实际上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已经离不开移民。

  西方国家劳动力短缺

  “在吵闹的争论背后,没有一个声音说他们‘不需要任何移民’。”国际经济与发展合作组织国际移民部负责人加尔森说,“他们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否则)经济就会慢慢停顿下来。”

  长期以来,为了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和广纳外来人才,欧盟、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和地区成了全球移民的主要目的地。按联合国发表的调查数据,从1980年~2010年的30年里,这些发达国家的移民人数翻了一番。移民数量的增加,不仅丰富了发达国家的多元文化和社会结构,更为它们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其中一个普遍现象是,受教育程度低的移民通常干当地人不愿干的苦力活,受教育程度高的移民则成了“廉价劳动力”。

  事实也证明,发达国家在过去30年的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等都与外来移民密不可分。例如,英国今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两位科学家,就是来自俄罗斯的移民。

  外来劳工有益经济增长

  美国智库“进步美国”今年1月发布的评估指出,如果美国修改移民政策,使非法劳工更易获得居留权并出台吸引外来劳工的政策,美国将因此在今后10年获得1.5万亿美元的额外经济增长。

  这或许可以解释,在一波又一波的反移民浪潮中,为何总是有相反的倡议出现:纽约市长布隆伯格与传媒大亨默多克创建了一个由企业领袖和市长组成的“新美国经济伙伴联盟”,呼吁移民改革。布隆伯格就“移民在增强美国经济中扮演的角色”进行作证时指出,美国要在国际市场保持竞争力,就必须改革移民制度。他还指出,由于签证困难,美国正在失去他们培养的成千上万留学生,而中国等国家正在竞相吸引这些高技术人才回国工作。布隆伯格呼吁两党将辩论从感情转移到经济上,因为经济最能说明问题。 (温俊华)

  原因

  缘何反对移民

  幕后三大原因

  原因一:以“面包”的名义

  本报讯 历史上,“反移民潮流”曾反复出现,反移民的主要原因也相当一致:移民会抢走工作、分薄社会资源。

  金融危机袭来后,这种担忧变得越发明显,极端者甚至以“死亡”威胁外来劳工离开,实例就发生在刚举办完足球世界杯的南非。南非约有4900万人口,其中约有200万移民。在世界杯期间,大量外国人涌入南非工作,引发了南非人的强烈不满。在南非人看来,南非的失业率已高达25%,他们自己国家的一半人口都没有固定工资,宝贵的工作机会岂容外国人抢去?

  当时,在外来人口聚居的贫民窟流传着一个传言:所有在世界杯后留在南非的外来工都将受到伤害。为此,很多外来工选择了离开,大多数人都对两年前本地人袭击外国贫民窟的一幕记忆犹新:外来工的住所遭攻击和焚烧,而南非警察却冷眼旁观。当年,南非共62人死于因排外而起的暴力骚乱。

  南非并非非洲唯一的反移民国家。中北非国家乍得滞留了数以万计的达尔富尔(苏丹西部地区)难民,当地人对难民的积怨已久,以致今年2月国际救援组织向联合国发出申请,要求联合国派遣维和部队保护难民营的安全;在乌干达,因为卢旺达难民“拖累本地经济”,乌干达人也希望将他们赶回去。

  原因二:以“民族”的名义

  改变人口结构和稀释民族特性,则是人们对移民的第二大担忧。正是基于上述理由,以色列正在立法反对外来移民。

  曾几何时,为了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以色列开足马力发展经济,整个国家对巴勒斯坦劳工的依赖程度很高,但巴以不断的冲突最终令以色列大量弃用巴勒斯坦劳工并转向其他地区寻找劳力,于是泰国的农民和菲律宾的护工大量来到了这个国家。随着以色列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来自非洲、东欧和拉美的劳动力慕名而至,他们或合法或非法地居留,与本地人通婚生子,希望落地生根。

  对保守派政客来说,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是对犹太民族国家的一个威胁。

  因此,以色列议会8月1日通过一项动议,对非法移民在以色列生育的孩子留在以色列订立指导方案。在新规定下,能合法居留下来的儿童必须在以色列生活5年以上,说希伯来语;为此,大约400名儿童将被遣返。

  原因三:以“安全”的名义

  2001年发生的“9·11”恐怖袭击也改变了各国政府对移民的态度,特别在美国,似乎一夜之间,阻止非法移民的进入不仅关乎国内的工作机会和人口控制,而且提升到关乎国家安全的高度。

  “9·11”之后,西班牙马德里和英国伦敦先后在2004年和2005年遭遇大规模恐怖袭击,政府“移民恐惧症”进一步加深。

  可以说,“‘9·11’改变了移民政治,即使在那些欢迎移民的国家,反对派也公然反对移民了。”移民专家米勒说。在美国,大量涌入得克萨斯州、加州和亚利桑那州的墨西哥人突然成了美国“国家安全威胁”,舆论对驱逐这些非法移民的呼声也越来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