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环球要闻 >

澳大选主张对华不利 将提高买矿成本和投资门槛(图)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0日 03: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经济参考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9日,在距澳大利亚联邦大选只剩两天之际,澳现任总理、工党候选人茱莉亚·吉拉德在堪培拉国家媒体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就其竞选政策及施政纲领发表竞选前最后一次演讲。(法新社)

  澳大利亚两党领袖日前发表了21日竞选前最后一次正式演讲,并强调了各自主张,矿业税和控制外商在澳投资问题成为关注焦点,两党的政策新主张分别有不利于我国矿业企业的方面,将提高我国矿业企业的买矿成本和投资门槛,这些不利因素恐持续对我国企业的贸易成本和投资计划形成压力。

  执政党誓言执行矿业税

  在选举前的最后一轮演讲中,两党再次就针锋相对的矿业税主张作出声明。

  澳大利亚总理、工党领袖吉拉德19日表示,如果工党赢得周六的选举,即使无法控制参议院,也不会对政府计划的30%的矿业税作出改变。很可能会保留在上议院权利平衡的绿党的要求,将矿业税再上调20亿澳元。她说,“如果能在周六成功连任,则会将其针对大型铁矿石和煤矿的矿业税提议写入政府法案。”

  上任不久,吉拉德着手解决与必和必拓、力拓等矿企的矿业税纠纷,用税率较低的“矿产资源租赁税”替代陆克文政府先前提出的“资源超额利润税”。矿产资源租赁税虽然暂时安抚大型企业,但仍然不能让矿工满意。矿业城镇的居民担心,矿产资源租赁税会剥夺他们的生计。澳大利亚矿业和勘探公司协会行政总裁西蒙·本尼逊表示,工党对支持矿业的承诺将有助于该行业信心的恢复,并有利于新兴矿商稳定财政。

  矿业税被认为将给企业带来额外的负担与不确定性,但以“羊毛出在羊身上”的理论来看,最后要为澳矿企新税买单的还是产业终端消费者———主要是我国企业。

  反对党领袖艾伯特承诺,一旦当选总理,将彻底废除这项矿税。17日,反对党领袖艾伯特在发表竞选前最后一次演讲时称,现任政府对资源行业收税的决定是失败的、不可行的,将阻止更多外国投资进入澳大利亚。艾伯特于上周发布一份报告称澳大利亚在最安全矿业投资的国家排名中下滑至第13位。E ncounter R esources公司总裁威尔·罗宾逊表示,艾伯特的承诺对矿业来说是一个积极信号。

  反对党将严控国资背景的外商投资

  另一备受关注的问题是两党对于控制外商投资的主张,这不仅关系到澳大利亚境内生产项目的前景,更会影响到加速海外开矿步伐的众多中国矿业企业。

  反对党对有国资背景的外国企业格外警惕,即反对外来国有企业购买澳公司股份;但工党则认为此项政策将会危及外来投资。反对党领袖艾伯特表示,若能赢得21日举行的大选,联合党将谨慎审批外资对澳大利亚的国有企业投资。他表示自己将“极其谨慎”地处理政府控股企业对澳洲资产的控股份额。“澳大利亚欢迎外国投资,也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但前提是必须符合外资审查委员会的规则。”但他仍强调,“澳大利亚应该当心中国国有企业的投资。”

  中国企业在全世界直接收购资源类企业和项目、获取原材料供应之际,也曾指望在澳大利亚展开并购,但很多此类交易遭到了澳大利亚的反对。

  诺顿罗氏律师事务所曾就多起澳大利亚资源交易为中国提供咨询。其事务所的咨询师认为,有关是否允许中国国有企业进军澳大利亚的争论,双方都存在夸大其辞的成分。以交易价值计算,去年澳大利亚在中国全球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当中只占8%。但麦卡宾说,自工党政府5月份宣布计划对矿业企业征收一种按利润计算的税种以来,中国就将其视为一个很难做交易的领地。

  不过,两党都承诺,如果在大选中胜出,将重新加强与亚洲重要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系,特别是中国。但分析相信,即使反对党上台,要解决外商投资等中澳纠纷源头,仍会遇到不少困难。

  中国是澳洲最大贸易伙伴,2009年双边贸易额达760亿美元,其中主要来自于中国对澳大利亚丰富矿产的需求,比如铁矿石。咨询公司EurasiaG roup能源与自然资源分析师雷迪说,在美国和欧洲艰难应对经济低迷之际,中国需求对于澳大利亚经济稳健的重要性,是政策制定者面前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

  无多数议会可能形成

  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澳大利亚执政党工党与反对派阵营支持率不相上下。若这种情形持续至本月21日联邦议会选举,工党或许无法赢得众议院过半议席。澳大利亚可能出现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首个无多数议会。

  《悉尼先驱晨报》的调查结果显示联盟党处于领先地位的一天后,8月16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数据又显示,工党以微弱的优势处于领先。路透社评论,如果工党与反对派阵营支持率胶着的情势持续至21日,工党也许无法获得众议院过半议席,出现无多数议会的可能性增加。这种情形下,吉拉德可能需要赢得独立候选人支持,以确保工党继续执政。澳大利亚上一次出现无多数议会是在1940年。

  吉拉德在已持续的为期5周时间内的竞选活动中逐渐失去了支持。据《悉尼先驱晨报》18日公布的一个调查结果显示,工党可能会将现有的大多数办事处削减一半。这份调查结果同样显示,政府有可能在150人的下议院中赢得79个席位,低于其在2007年所获的83个。

  当被问到是否会像现任总理吉拉德一样认为澳大利亚将迎来共和政体时,艾伯特表示,他不认为短期内澳大利亚有改变政体的迹象。“即使这个国家将来可能出现短暂的共和时期,也几乎不会在我们有生之年发生。”他说。

  不过,不论是现任总理吉拉德,还是反对党的艾伯特,他们至少在一个问题上是没有太多分歧的,那就是要削减留学生人数,控制移民数量。艾伯特就表示,如果他当选,在第一个任期内将把移民数量从工党政府的每年30万削减到每年17万,非法船民、家庭团聚类移民和非紧缺人才移民将被拒之国门以外。

  业内人士分析,对于有意移民澳大利亚的中国公民来说,新政府的政策主张,意味着移民的难度越来越大。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