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数百华商坚守吉骚乱地护财 撤侨组穿防弹衣寻人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18日 07: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7日,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城市奥什,当地人奔跑着赶搭一辆开往机场的巴士,离开这里。吉南部骚乱导致40万人流离失所。

  “吉尔吉斯斯坦南部骚乱”追踪

  联合国17日宣布,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因种族冲突引发的骚乱已造成大约40万人流离失所。

  遇难者已达191人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办公室发言人拜尔斯表示,大约有30万被迫离开家园的难民目前仍然在吉境内,另有大约10万名难民则已进入邻国乌兹别克斯坦。自上周骚乱爆发以来,已经有至少191人死亡,近2000人受伤。死伤者中包括了许多吉尔吉斯族,但主要是乌兹别克族。

  许多栖身于难民营的乌兹别克族难民对媒体表示,难民营中缺少食物和饮水,但他们害怕返回奥什,即便他们回去,也没有地方可以住。87岁的难民埃甘贝尔蒂耶娃说:“我的房子已经被烧毁了。”

  在吉南部的许多地区,乌兹别克族人已经被彻底赶走。在其他一些地方,仅剩的一些乌兹别克族居民不得不在街道上用旧汽车等设置路障,以防止暴徒袭击。

  在奥什市的一个乌兹别克族聚居区,36岁的面包师卡米洛夫曾带着妻子和5个孩子逃到了边界上,但是在难民营里的食物吃完后,他们只得回到了奥什。卡米洛夫站在已变成一片废墟的房子前悲哀地说,“我是乌兹别克族,这难道犯了什么罪吗?”

  武装分子手持AK-47

  从16日开始,吉尔吉斯斯坦军队逐渐控制了奥什部分地区的局势。但到17日,奥什市内吉尔吉斯族与乌兹别克族的对立仍未结束。目击者称,当天,有几名乌兹别克族居民试图离开自己居住的区域,前往吉尔吉斯族区域的一家医院就医,但他们遭到了袭击。国际组织观察员索尔旺说:“这里的局势极度紧张,乌兹别克族和吉尔吉斯族彻底互相隔绝。”

  军队在奥什市内设置检查站,但在街道上,仍可看到手持AK-47的成群武装分子出没,枪声也不时响起。

  暴力仍然可能蔓延

  经历了为期一周多的骚乱后,外界对原定于6月27日的宪法全民公决能否如期举行存在担忧。对此,吉临时政府17日宣布,除非在全国范围实行紧急状态、或者一半以上选区实施紧急状态,否则不会取消全民公决。

  与此同时,临时政府也表示,暴力仍然可能会蔓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奥罗佐夫说:“我们很难说骚乱到底是仍在继续还是已停止,仍有武装分子没被镇压,而首都比什凯克的局势也只要有15到20名武装分子就可"引爆"。”联合国还警告说,如动荡持续下去,吉尔吉斯斯坦可能会为中亚伊斯兰极端武装提供温床。

  本月10日,一群吉尔吉斯族青年与乌兹别克族青年在奥什一家赌场发生群殴,随后事态迅速扩大。

  (马晶)

  连线

  数百华商坚守骚乱地“护财”

  尽管政府包机已撤回逾千中国公民,记者17日晚从吉尔吉斯斯坦华商处了解到,仍有至少数百华商坚守当地,以确保财物不受损。

  来自福建的陈先生没有随包机回国,但妻子和女儿已回到国内。陈先生给出了他独自在奥什坚守的理由:“货物非常多,价值上百万元,要是这么回去的话,有点不放心,担心走了之后被当地人抢。”

  陈先生说,奥什和卡拉苏等地,像他一样没有回国的华商还有数百人左右。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主要是担心货物。“我的货物价值还不算最多的,有的价值上千万。不过一些人害怕局势越来越乱,还是直接回国了。”据悉,卡拉苏和奥什有差不多4000华人。

  陈先生说,目前奥什局势比前一段时间有所好转,街上值勤的军人更多,以前关门的商铺也有的开始营业。吉尔吉斯南部华商协会16日也开了个会,决定到卡拉苏华商货物仓储区去看看情况。当天下午陈先生和几个朋友雇了当地保安驱车前去看货,发现货物完好。

  另一名已回国的华商廖先生说,奥什当地气温非常高,有些地方尸体已经腐烂变质,臭味难闻。

  记者也与在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的华商取得联系。来自黑龙江的小李说,比什凯克目前没什么问题,但街上的警力明显增多,可见临时政府也在加强戒备,防止骚乱北移。

  采写/本报记者 张乐

  回放

  中国撤侨组穿防弹衣寻同胞

  据新华社电 17日凌晨1时30分,中国政府派往吉尔吉斯斯坦的第九架撤侨包机安全返抵乌鲁木齐。至此,中国从吉尔吉斯斯坦的撤侨行动基本结束,共计1299名在吉中国公民搭乘包机返回国内。从12日开始,这次大规模的撤侨行动一共持续了5日5夜。

  13日,由外交部牵头组成的两个工作组分赴吉尔吉斯斯坦和乌鲁木齐协助开展撤侨工作。此次撤离的侨胞主要集中在吉南部的奥什市和卡拉苏市,此外在巴特肯州和贾拉拉巴德市也有近百名侨胞等待撤离。四个地点之间最近的相隔40余公里,最远的相隔上百公里,且路况复杂、沿途枪声不断。

  “随时都可以听到枪声,我们不敢出门……”来自福建的黄加惠是吉尔吉斯斯坦南方华商商会的会员。在吉临时政府和当地华侨社团的大力协助下,大部分侨胞乘坐吉边防军派出的装甲运兵车,分批陆续转移至奥什机场。但同时仍有少量侨胞散布在奥什市内和郊区的各个角落,难以及时转移到机场,而装甲运兵车已无法使用。

  面对这种情况,撤侨工作组的工作人员毅然穿上防弹衣,戴上钢制头盔,乘坐普通车辆前往一个个角落寻找侨胞。路上,车辆遭到暴徒伏击,一名吉尔吉斯斯坦的随车人员被刮伤。

  背景

  一场打架缘何引发大骚乱

  一场打架缘何引发大骚乱一场赌场群殴事件为何竟引发大规模骚乱,其背后有吉国南部地区复杂的民族、经济原因。

  在吉境内,乌兹别克族是少数民族。此次发生骚乱的奥什市地处肥沃的费尔加纳谷地,在前苏联时代,两族就长期因土地、住房等问题存在矛盾。1990年,奥什乌兹别克族与吉尔吉斯族两族就曾发生冲突,导致数百人死亡。前苏联派兵才平息骚乱。

  苏联解体后,奥什市成为了该地区贸易中心。但与此同时,阿富汗毒品也从这里流入世界市场,由此也滋生了腐败、犯罪等问题。

  连续几届吉尔吉斯政府在打击这些问题方面都没有取得明显效果。该地区基础设施破败、普遍贫困更导致民众不满。此外,许多伊斯兰极端运动也在该地区发展,暴力因素酝酿已久。而该地区的乌兹别克族人多从事农业和贸易,一般而言比有着游牧传统的吉尔吉斯族人更富裕。

  在长期民族对立和社会矛盾积聚背景下,暴力火种便很容易以民族冲突方式蔓延开来。

  (马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