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环球要闻 >

美军网络司令部引争议 网络战威胁超越虚拟现实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17日 06: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在美军正式成立网络司令部之前,美军已建立了若干负责网络作战的机构和部队,如“全球网络作战联合特遣部队”(JTF—GNO)、“网络战联合职能组成部队司令部”(JFCC—NW)。美军网络司令部是在整合这些机构的基础上成立的,现已将总部设在马里兰州的乔治—米德基地,由国防部国防信息系统局提供技术支持和信息保障。

  美军网络司令部的职能是计划、协调、组织和实施各类网络空间作战行动,包括指导国防部信息网络的防御行动,准备和实施军事网络空间的全谱作战行动,确保美军及其盟国在网络空间的行动自由,剥夺敌人在网络空间的行动自由等。网络司令部一位高级官员认为,较之以往的网络作战机构,“网络司令部任务并没有更新,只是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了扩充和重组”。

  美军网络司令部拥有千余名信息战专家,包括工程师、物理学家、分析家、数学家、语言学家、计算机专家和数据流专家等。它由诸军种联合司令部、下属各军种网络司令部和作战部队共同组成,其中包括陆军的第9司令部和第1信息战司令部(地面)、海军的网络防御作战司令部和信息战司令部、空军的第67网络战联队和第688信息战联队、海军陆战队的网络空间司令部等。

  最近,美军网络司令部还制定了保护网络空间的“交战规则”,即网络战部队的作战条令,并准备与其他国家进行网络空间军备控制谈判,推广美军的网络战理念,形成网络作战共识。

  美军网络司令部的成立在美国国内引起了不小的争议。一是有民众担心会侵犯个人隐私。信息时代,网络与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从购物、存款到付账、纳税,样样都离不开互联网。美国的政治生活、经济运作、商业活动和文化娱乐,也都依赖庞大而复杂的网络系统。由于网络司令部汇集各种信息情报专家,可以通过先进的技术手段掌握丰富的网络资源和信息,如果再假以国家安全的名义,那么民众的个人隐私就有可能受到侵犯。

  二是国土安全部担心军队的网络司令部会抢占它的地盘。美军网络司令部主要负责国防部的网络系统,美国国内民用网络安全工作由国土安全部负责。国土安全部的一项重要职能,就是收集并评估威胁美国民用网络的各种情报,并及时发布公告,采取适当的预防和防护措施。军方网络司令部成立后,与国土安全部难免要争夺网络空间的领导权和控制权。

  三是对网络司令部司令基斯·亚历山大的争议。亚历山大此前曾任国防部国家安全局局长。这个局控制着整个美国的间谍卫星网和设在世界各地的监听站,其职能是负责收集外国通讯信号,监听范围包括电台广播、电话通讯、互联网,甚至是军事和外交的秘密通讯,为美国联邦调查局、美国中央情报局等政府机构提供可靠情报。选择亚历山大出任网络司令部司令,也加剧了人们对美军网络司令部日后行为的担忧。

  (作者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生部、世界军事研究部研究员)

  网络战,威胁超越虚拟现实

  网络战,一种独立的作战样式

  美国军方重要智库兰德公司指出,工业时代的战略战是核战争,信息时代的战略战将主要是网络战

  网络战是信息化条件下以计算机及其网络为基本工具、以网络攻击与防护为基本手段的一种全新的作战样式。美军网络司令部组建后,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出现了一个新的兵种——网军。这一兵种可以集中利用美国领先的计算机网络技术预先搜集、整理和分发网络情报资源,利用其操作系统后门和计算机芯片上植入的可切入程序,对他国计算机网络系统实施预先嵌入和侵入,并可随时利用、控制或瘫痪对方网络系统,从而使敌方指挥控制系统、通信枢纽、天基系统、武器平台以及基础设施等瞬间瘫痪或关键节点被控制,进而丧失作战能力。

  网络战是在看不见的战场上进行的“软”较量,它充分利用计算机网络的开放性、便捷性和即时性等特点实施网络攻防,具有平时和战时一体化的特点,不仅战时是配合陆、海、空、天、电各个领域作战的重要作战手段,在平时也可独立实施并可随时发动网络攻击。

  目前,美军庞大的国防系统有700万台电脑,运营着1.5万个计算机网络,重要网络包括海军网、空军网、陆军网、后勤网、仿真互联网、巡航导弹网、医疗网等170多个,此外,美国国防部还有95%的数据通信使用公用电话系统。因此,美军十分重视网络的进攻与防御。

  2005年3月,美国国防部公布的《国防战略报告》,明确将网络空间与陆、海、空和太空定义为同等重要的、需要美国维持决定性优势的五大空间。2009年5月美国政府公布的《网络安全评估报告》也认为,来自网络空间的威胁已经成为美国面临的最严重的经济和军事威胁之一。为此,自去年以来,美国加快网络战的准备,大幅度增加网络攻击武器的投入。

  美军刚刚成立的网络司令部隶属美国战略司令部,基斯·亚历山大为司令官,编制近千人。网络司令部将整合全军网络资源,统一管理、强化对策,以应对军事网络系统所面临的不断增长的威胁。按照计划,网络司令部将于今年10月全面运作。美国组建网络司令部对美军具有里程碑意义,这表明美军能在新的网络领域遂行全面攻防作战,标志着美军网络战实现了统一指挥,使网络战成为一种独立的作战样式。

  赛博空间,与实体空间一体化

  美军不仅要实现对网络及虚拟现实的控制,更包括对现实世界的控制,这已经超越了网络战本身

  2010年,美军进行了代号为“施里弗—6”的演习,从中可以看出美国对未来网络战模式的判断与应对。

  关于此次演习,美军对外仅阐述了三项重要目的:一是研究太空空间和赛博空间的“替代概念、能力和力量”,以应对未来需求;二是探索太空空间和赛博空间对未来威慑战略的贡献;三是研究使用综合手段在太空空间和赛博空间执行作战的一体化程序。此次演习将太空与赛博空间视为所有防御作战和国土安全作战方面的核心,并高度重视整合太空与赛博空间攻防作战,以及发挥盟国和商业伙伴在赛博空间方面的作用,凸显了美军对二者的倚重。

  赛博空间是哲学和计算机领域中的一个抽象概念,指计算机以及计算机网络里的虚拟现实。赛博空间强调人的活动和思想无界限。从此次演习的主要内容以及赛博空间概念中可以发现,美军不仅要实现对网络及虚拟现实的控制,更包括对现实世界的控制,这已经超越了网络战本身。

  总体而言,未来的网络战取决于三个方面的快速发展。一是互联网军事化。现代互联网最早就是从美国军方内部网络发展而进入民用的,全世界绝大多数的根服务器在美国,为美国攻击和瘫痪他国网络提供了方便,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以及它在各领域越来越广泛地应用,互联网有可能成为新的作战领域,即成为对立双方攻防的目标。二是物联网军事化。物联网是通过射频识别、红外感应器、全球定位系统、激光扫描器等信息传感设备,按约定的协议,把任何物品与互联网连接起来,进行信息交换和通讯,以实现智能化识别、定位、跟踪、监控和管理的一种网络。物联网一旦军事化后,与其联接的武器装备和设备设施将完全暴露在网络攻击中。三是无线联接技术。无线联接技术智能化和无线植入技术,是实现网络无限延伸的基础,是网络战拓展到陆、海、空、天、电以及各类武器装备的主要途径。

  由此不难看出,赛博空间与包括太空空间在内的各种实体空间正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意味着网络战将不仅仅存在于虚拟现实之中。

  作用有限,但可能引发军事冲突

  网络战既可以作为传统战争的一种补充形式,也可以当作实施军事打击的借口

  关于网络战的作用,目前是有较大争议的。兰德公司2009年公布的《网络威慑与网络战》报告认为,网络战的实施对象有限,由于实施网络攻击的前提是目标系统存在缺陷和漏洞,但在攻击发起后,目标系统在暴露出弱点的同时,那些缺陷和漏洞也可以得到弥补与修复;其次,网络攻击的效果并不明显,因为即便在最好的情况下,网络战行动“只是临时性地搞乱或者迷惑系统操作人员”,但这种情况并不可持续;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网络战很难起到决定作用,从美国网络所遭受的攻击来评估,其造成的损失不足十亿美元,且并不像核打击那样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所以网络战的威慑力非常有限。

  既然网络战效果未必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可怕,那么美军为何投入如此大的精力呢?从以下几个事实中或许能看到一些端倪。

  一是虽然美军网络司令部发言人一再强调,其成立初衷只是为了进行网络防御,而不是进攻。但面对网络空间外来侵入和威胁,为了保护自身安全,美军网络司令部随时可能主动攻击,先发制人。美军战略司令部司令奇尔顿上将就曾表示,如果有人攻击并瘫痪美国重要网络,美军将考虑实施军事打击予以报复。

  二是由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领导的一个北约专家组曾警告称,北约成员国所遭受的下一次攻击“很可能落在光缆上”,为此根据北约宪章第五条,北约可集体实施防御措施,包括动用武力。

  三是美国海军近期提出了“网络中心战”理论,认为未来的战争将以网络为中心,战场将由信息网、传感网和交战网组成,明确将网络战与传统意义上的真正战争结合在一起。

  网络战既可以作为传统战争的一种补充形式,也可以当作发动真正战争的借口,这对全球安全来说,无疑增加了新的风险。

  (作者为国防大学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教员)

  多角度解读网络战

  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在军事领域遂行网络战的空间各有不同:一些国家和地区的作战系统部分运行于互联网络,部分通过专用网络,还有一部分为战场空间即时组网;另外一些国家和地区在军事领域则完全不接入互联网络,只通过专有网络和战场空间即时组网实现基于网络的作战。

  各国家和地区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应用系统基本上联接在互联网络上,少数运行在专用网络中。网络世界的战争,既针对互联网络,也针对各种专用网络和战场空间即时组建的作战网络。

  网络世界的战争,主要在以下四个层面展开:一是信息基础设施,也就是计算机和通信设施的联网,包括有线、无线通信设施、通信卫星、计算机等硬件设备;二是基础软件系统,包括操作系统、网络协议、域名解析等;三是应用软件系统,包括金融、电力、交通、行政、军事等方面的软件系统;四是信息本身,针对在网络中流动的所有信息。

  严格来说,对信息基础设施的打击应归为广义上的网络战,它针对的是网络运行的基础。各国家和地区在定义网络战概念时并没有将信息基础设施完全纳入网络战的范畴,但是,现代战争一旦打响,对信息基础设施的打击却是第一位的。

  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常规作战力量,其全球部署的态势、全球到达的能力,使其能够对信息基础设施实施精确打击,以达到摧毁或瘫痪的目的。打击目标包括计算机中心、通信中心、网络节点、通信卫星等。美军强大的电子战能力足以干扰关键的无线和卫星通信,造成网络断路。使用电磁脉冲弹更是简单直接。美军掌握着计算机设备、通信设备等电子产品的核心机密,通过指令启动可能存在的芯片内置程序,不管是自毁还是“反水”,都易如反掌。通过无线注入技术,专有网络也难以幸免。摧毁或瘫痪电力系统亦能使网络中断。

  事实上,美国的网络战概念就包括了攻击信息基础设施的内容。

  与美国相比,因为常规军事力量能力较弱,俄罗斯很难对美国甚至是欧洲主要国家的信息基础设施实施广泛的精确打击。俄罗斯电子战能力水平远不如美国,在网络核心技术方面也处于劣势。欧洲主要国家与俄罗斯相比互有优劣。

  值得说明的是,虽然俄罗斯主张制定网络战条约,但是网络攻击武器并不像核生化武器那样直接威胁人类生命安全,因此基本上不可能在战争爆发后受任何形式条约的限制。这一点不仅对俄罗斯,对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一样,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目前而言,使用常规兵器和电子战装备攻击信息基础设施的作战行动并不会受网络战条约的限制。

  计算机芯片、操作系统、网络协议、路由、域名解析等,是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绝大多数网络运行的基础,它们大都打上了“美国制造”的标签。因为最了解系统中存在的漏洞,甚至是“制造”出来的漏洞,美国利用漏洞实施攻击或控制的能力世界第一。控制了全球13台域名根服务器中的10台,美国有条件“封杀”一个国家的网络。虽然美国不断强调网络上存在的风险,不断渲染各种针对美国计算机网络的攻击事件,但是,通过多年发展和网络攻防的实战及演练,不论是网络运行的稳定性、可靠性和安全性,还是锻炼出来的人才队伍水平,培养出来的网络安全意识水平等,美国都超过其他国家。

  虽然各国家和地区在互联网络上拥有各自的应用软件系统,安全性各不相同,但是,再高的应用软件系统安全性,面对上述两个层面的攻击,也是无能为力的。也就是说,如果对方只是要达到摧毁或瘫痪的目的,在应用软件系统安全性上投再多的钱也还是温室花朵,无根浮萍。

  如果信息基础设施还存在,也没有被引爆芯片、操作系统中可能存在的“致命炸弹”,只是在互联网络中演练入侵系统,“黑掉”网站、窃取数据等技术,那么,俄罗斯尚有和美国一搏之力。在专用网络和即时组网方面,俄技术专家正在研制各种计算机病毒武器,特别是“远距离无线注入病毒武器”,可对敌方指挥控制系统产生直接威胁。

  (作者为国防大学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教员)

  各国网络军备概览

  英国 早在2001年就秘密组建了一支隶属军情六处、由数百名计算机精英组成的“黑客”部队。2009年6月25日出台首个国家网络安全战略,并宣布成立两个网络安全新部门,即网络安全办公室和网络安全行动中心,分别负责协调政府各部门网络安全和协调政府与民间机构主要电脑系统安全保护工作。

  俄罗斯 上世纪90年代就设立了信息安全委员会,专门负责网络信息安全,2002年推出《俄联邦信息安全学说》,将网络信息战比作未来的“第六代战争”。俄罗斯已经拥有了众多的网络精英,反病毒技术更是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在遇到威胁或有需要时,这些人才和技术将能很快地转入军事用途。

  印度 基于对网络技术的精通和利用网络能够达到何种战争效果的认识,坚持自主研发、军民合作的原则,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力求在网络技术、密码技术、芯片技术以及操作系统方面自成体系。“闪光信使”高速宽带网络以及被称为“第三只眼”的海军保密数据信息传输网络的建成使用,将进一步增强印度军方应对未来网络战争的不对称优势。除完善防御体系外,印军一方面将网络进攻写入作战条例,明确指出要建立能够瘫痪敌方指挥与控制系统以及武器系统的网络体系,在陆军总部、各军区以及重要军事部门分别设立网络安全机构;另一方面通过吸纳民间高手入伍和对军校学员进行“黑客”技术培训等方式,逐步完成未来网络战的人才储备。

  日本 其重要作战指导思想是通过掌握“制网权”达到瘫痪敌人作战系统的目的。日本在构建网络作战系统中强调“攻守兼备”,拨付大笔经费投入网络硬件及“网战部队”建设,分别建立了“防卫信息通信平台”和“计算机系统通用平台”,实现了自卫队各机关、部队网络系统的相互交流和资源共享;成立由5000人组成的“网络空间防卫队”,研制开发的网络作战“进攻武器”和网络防御系统,目前已经具备了较强的网络进攻作战实力。同时,日本注重与美国联合发展,在引进先进技术的基础上不断完善自身建设,不断提升“网战”能力。

  韩国 在1999年提出了未来信息建设的总体设想,2009年宣布将组建“网络司令部”,并于2010年正式启动。目前,韩国已经拥有了约20万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庞大的人才队伍,而且每年国防经费的5%被用来研发和改进实施网络战的核心技术。

  以色列 在1998年就将成功入侵美国国防部的青年招入部队,并开始加大对网络作战的研究力度。在巴以冲突、黎以冲突中,以色列利用网络进攻的方式篡改网页、攻击电视台,以达到影响舆论导向的目的;侵入军方电脑窃取机密,以确定火力打击的重点目标和精确坐标;阻断敌人通信指挥系统,以掌握最佳的作战时机,这一切都是以军进行网络战真实写照。

  北约7个成员国 2008年5月14日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和斯洛伐克签署协议,将共同出资建立一个反网络攻击研究中心,以提高防御网络攻击的能力。由此可见,“网络军事化”已经渐渐走向战争舞台的最前沿。

  (作者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战略部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