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体育图文 >

程菲告别奥运彻底解脱 恩师:她作用在精神层面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07日 07: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广播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2119号病房内,程菲斜靠在床上,缠着厚厚绷带的右脚被两个垫子高高托起,左脚笔直放平,上方架着一个小桌,饭盒里是看护人员送来的包子和乌鸡汤。程菲就以这样一个难受的姿势,开始了自己的晚餐。

  前来探视的人很多,病房内摆满了花篮,床头贴着一张手写卡片,上面的字迹歪歪斜斜的:手术时间,6月14日。在这一天上午的自由操训练中,程菲的右脚跟腱断裂,这次意外受伤,让她彻底失去了伦敦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之前,程菲参加了两届奥运会。2004年中国体操兵败雅典,她在自由操上的第4名,成了女队的未来希望;2008年在北京,她以队长的身份带领5个年轻的队友获得了团体金牌,却在个人的强项跳马和自由操上先后折戟,尤其是“程菲跳”未能完成,成了她运动生涯最大的遗憾。到了2012年,程菲已经24岁,在这个年龄,中国从来没有一位女子体操运动员还能坚持训练,更遑论登上奥运赛场。但在主观愿望和客观因素的双重作用下,程菲向极限发起了挑战,膝盖受伤休养一年多之后,她在人们惊叹的眼神中复出。

  人生却又总是充满黑色幽默,正当伦敦的脚步向程菲走近时,跟腱的受伤却又给了她当头一棒,她与奥运赛场之间脆弱的纽带,也就此被彻底撕裂。

  与伤病斗争

  程菲颇有自嘲精神,经常自诩为“马大哈”、“二姐姐”,随着年龄的增大,她又给自己起了个外号———“老人家”。从北京奥运时开始,她就是女子体操队中年龄最大的队员。

  “我这老人家感觉每一天都过得比较辛苦,跟年轻人是没法比了。运动量方面,说实话没有她们大,每天面临的问题比较多,所以就很累。”跟以前相比,程菲更爱笑了,但总是笑得很勉强。

  程菲原先计划着,比完2009年的全运会,完成省里交给的任务就退役,但在全运会即将开始的时候,她因在训练中右膝十字韧带意外撕裂,还没站上赛场就被迫退赛。

  而程菲却并未就此隐退,她与伤病进行了近两年的斗争。加之身体发育,这个时期的程菲胖了好几圈,一笑起来,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线。有媒体描述:“已不像正常体操运动员。”她一直坚持训练,复出时间却是遥遥无期,本打算参加去年8月在深圳举行的大学生运动会,结果泡汤。

  训练则还在继续。今年2月底,南都记者在训练局的体操馆见到了程菲,她很爽快地答应了采访。不过等待的时间有点长,直到天色渐晚,其他人练完纷纷离去,她才拎着包走向门口。一天的训练结束,程菲累得瘫坐在地板上,她拎着冰块,敷在了右脚膝盖上,此外,每隔几分钟就要压一压腿,缓解腰部的疲劳。

  那个时候,冬训进入尾声,程菲和教练商量,3月份就出去参加比赛,为冲击奥运入场券争取更充足的时间。他们将德国世界杯系列赛作为程菲的首战,但最终参赛的只有男队老将肖钦,程菲再一次无法成行。“朦胧啊,渺茫啊,报了名后还在纠结,结果膝盖又出问题了,只好谨慎使用。”

  队友眭禄和姚金男曾透露,程菲有一段时间每周膝盖都要打润滑剂,而且是不打麻药的情况下,说起这个,两个小姑娘都不禁浑身哆嗦,程菲却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习惯了,每天都要安抚它们,反正不是这儿有问题就是那儿有问题。”

  对于程菲,中国体操女队主教练陆善真有一个经典的比喻,“我常说,她就像一块穿旧了的衣服,外表看起来勉勉强强还能穿,但随时可能会破。”

  为了让这件旧衣服尽可能不被磨破,体操队也在进行着努力。去年底,美国A P康复团队来华,有一名专家负责程菲的身体恢复,她的疼痛才缓解了一些。但冬训又是每个人发展新的难度动作的关键时期,在专家的指导下做了一段时间的肌肉训练,她只得匆忙回到队里,将重心转向专项技术训练,否则,时间就来不及了。

  与内心斗争

  对于程菲的坚持,中国体操女队主教练陆善真内心充满矛盾,他很赞赏弟子的勇气,但又为她感到不值,私底下他曾讲,“其实我一直不赞同她的复出,即使参加了奥运会,还在下一届全运会拿到了冠军,那又能怎样?属于一个女孩子最好的时间都流逝了。但她对体操的热爱又感动着我,这才是真正的体育精神。”

  作为女子体操的领头人,陆善真也很无奈,北京奥运会历史首次夺得团体金牌过后,这支队伍就进入了一个青黄不接的时期,以往年龄超过20岁的队员很快就被淘汰,无奈现今新人的实力不足以接班,这才使得程菲、何可欣、杨伊琳等“老队员”勉力坚持。尤其是跳马成了队伍的软肋,程菲的空当依旧无人可以填补,她还得练。“如何延续她们的运动生命,让老队员发挥出最好的水平,是伦敦奥运周期我们的重大课题。”陆善真说,“我和大家一样,希望程菲在奥运会前能有一个好状态,但对程菲来说,想达到这一步很艰难。最后两个月基本就能确定她能不能参加,目前她有动作,但还需要度过心理这一关。”

  让老队员上紧发条信心十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况且,程菲历来给人以“胆子小、信心不足”的印象。陆善真认为,程菲在海绵上的训练依然是最好的,可一旦上了器械,发挥就会打折扣。这与伤病有关,也和信心有关。程菲承认:“小孩子有冲劲,可以大胆去尝试新的难度。老运动员在这方面,可能就是走一步还要退三步,很多东西要准备得特别充足,才敢去做。”

  拿到一枚奥运金牌,在旁人眼里,她本可以风光退役,找个学校读书,或者留队做教练,再或者回湖北省体育局从事行政工作。程菲曾有过多种设想,其中包括去国外充电。一起摘得金牌的队友中,李珊珊在2009年全运会后退役,自己联系了个学校上学。程菲热爱看书,从来不缺少想法,她渴望做出尝试,但几番瞻前顾后,最终还是没能迈出关键的一步。

  杨威是体操队的老大哥,又和程菲一同来自湖北,对于运动员在退役之前的迷茫与胆怯,两人曾有多次沟通。杨威坦言,自己的建议能不能对程菲起到帮助,还得看她个人,“我们作为旁人,只能是告诉她,如果选择出国会怎么样,如果读书会怎么样,最终还是要靠自己,你自己所做的决定才是最终的决定。”

  希望破灭,彻底解脱

  4月7日,在山东淄博进行的体操世界杯A级赛中,程菲终于复出,这是她在北京奥运会后、时隔四年再次征战国际赛场。这项赛事本应是世界最顶尖的12名单项高手之间的较量,由于有人弃权,程菲得以拿外卡参赛。最终,她拿到了跳马冠军,不过两套动作的难度系数分别只有5.8和5.6,在高手中仍然缺乏竞争力,如同一位身中剧毒的武林高手,功力已不复从前。

  “感觉特别累,都快比不动了。可能是好久没比赛了,这段时间一直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因为精神高度紧张导致身体也非常疲劳。决赛上场前一直打不起精神,热身时都快睡着了。”虽然非常疲惫,但笑容一直挂在程菲脸上,“这枚金牌对我是一种肯定,信心比以前更足。”

  尽管程菲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始,但陆善真依旧保持冷静,他坦言,程菲远未达到其巅峰状态,“她目前的作用,我们更希望是一种精神层面的,这种精神层面的激励作用,我想比她参加奥运会意义更大。至于最终能否参加奥运会,还得看其他人脸色,四年前她是核心,别人补她的弱项,这一次,她要补别人的弱项。”

  5月份的全国体操锦标赛暨奥运选拔赛上,程菲获得跳马金牌和自由操铜牌,这个结果看起来还不错,正当人们以为她入围奥运名单的希望大增时,最致命的一击来临了。

  6月14日上午,一次再平常不过的训练,程菲站上了自由操,可就在她做出第一个动作,一串跟头落地时,命运最深处发出了“咔嚓”的一声———跟腱断裂。“我一直哭一直哭,从来没有哭得这么伤心过,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事后程菲回忆。

  队中一位教练坦言,程菲重伤看似偶然,实则隐藏着必然性,“那一串跟头落地下来的冲力感觉,差不多相当于自身体重的5倍,程菲的踝关节本来就不好,她那么大体重,一旦出现意外后果可想而知。这就像皮筋一样,开始的时候局部有点小裂缝也许还能扛过去,等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绷不住随时随地说断就断了。”

  她很快就被送往京城权威的北医三院,当天晚上进行了手术,手术很顺利,但奥运之梦彻底溜走。6月16日是女队队内的最后一次测试,7人组成的奥运名单将在此后产生,程菲却只能躺在病床上,通过手机微博来关注队友们的表现。

  每个探视的人都脸色凝重,程菲的脸上却挂着笑容,“我都不哭了,你们就不要伤心了。这样也不错,正好有时间看欧洲杯。”她是一个足球迷,她支持的德国队当时还存在夺冠可能。“奥运会是没戏了,全运会比不比还得看情况,这下彻底解脱了,正好趁这段时间好好想一想,为将来规划一下。又是一个新的开始。”程菲说。

  采写:记者徐显强

热词:

  • 程菲
  • 奥运
  • 退赛
  • 奥运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