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体育图文 >

父母为儿女练台球一年花30万 曾幸运和小晖交手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9日 09: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东方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一场球,改变乡村小伙一生命运

  1990年,高山离开了安徽凤台农村,搭上了前往上海的火车。因为父亲过世早,高山老家的田养不活一大家子,所以他才选择到上海打工。第一份工作是从清洁工做起,确切地说就是沪上最早一批“蜘蛛人”。“当时上海只有这一家公司提供外墙玻璃的清洁服务,一开始我就要在30多米的高空悬吊。”从虹桥机场到新锦江酒店再到外滩联谊大厦,不知不觉在这个不起眼的岗位坚持了八年,直到1998年他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有了第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那一年女儿已经3岁,儿子则刚满周岁,孩子不用跟着自己吃苦,做父亲的高山终于在这座异乡城市找到了归属感,“那是真正意义上觉得自己在上海扎了根。”

  其实以前在农村老家,高山就喜欢打桌球,村里的设施简陋,但大伙热情高涨。来上海打工之后,高山也没放下球杆,“只是没钱去球厅,大部分时间都是约上几个朋友就在菜市场门口的球桌上过过瘾。”后来生意做大了,生活稳定了,高山打球的时间越来越多,偶尔也会参加业余比赛,就这样遇上了改变命运的一场球。

  2006年因为朋友的牵线搭桥,高山在丁俊晖台球俱乐部打了几场比赛,当时赢得冠军的选手有机会与丁俊晖打四盘,结果高山便成了与世界冠军交手的幸运儿。“那天我带着老婆孩子一块去,他们想和丁俊晖合张影。”那也是高梦和高乐头一次接触台球,高山看姐弟俩都挺感兴趣的,到了暑假的时候就把他们送去了丁俊晖台球俱乐部参加培训班。

  ★谈儿女练球★

  练球学习难兼顾,享受比赛最重要

  东方体育:您从一开始就坚持让孩子打球,作为父亲对于自己做出的选择会感到有压力吗?

  高山:肯定会有,总是会担心万一孩子球打不出来,学习也耽误了怎么办,也觉得当时的决定有点太武断。但是和很多人聊过也讨教过,目前看来,小孩练球想要两者兼顾确实很难做到。

  东方体育:孩子练球这些年,会不会觉得厌烦?

  高山:不管是男孩女孩,只要走职业这条路都会觉得厌烦。不仅是我们家的小孩,别人家的孩子也这样。都是从兴趣爱好开始,但久而久之就变得枯燥了。相对来说女儿(高梦)比较懂事一些,而且抗压能力强。其实她现在的实力与自身的排名并不相符,但往往到了比赛就能超常发挥,很多时候是靠着斗志在打球。弟弟(高乐)这段时间刚好处于低潮,缺乏自信,压力也不小。

  东方体育:跟着孩子跑了那么多地方参加比赛,哪一场是你印象最深的?

  高山:最激动的一次是在2009年,当时梦梦第一次参加九球世锦赛,才14岁。在32进16的时候遇到了夺冠呼声最高的贾思敏·欧斯纯。那天我和潘晓婷的爸爸潘健一起坐在看台上,我们谁也没想过梦梦能赢,结果她从4比1领先被对手追击6比8落后,最终又以9比8逆转取胜。那场球实在是记忆深刻,女儿打完之后自己也是一宿没睡着。

  东方体育:您对于女儿未来的成绩有怎么的期待?

  高山:其实我跟孩子也说过,即便他们俩一人赢回5个世界冠军,这些年我在生意上的损失也弥补不回来,但是人生不仅仅是为了金钱。女儿能不能赢得世界冠军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她享受比赛,借着这些机会到处走走看看,开开心心地过日子就好。

  东方体育:现在高乐没有专职教练,是自己单独训练。之前你也送他去北京、广州练过球,为什么又选择让他回家?

  高山:可以说没有尝试过的家长都会走这条路,但尝试之后又会有其他的选择。也许出去练球对抗性强了,球技提高得快,可孩子年龄太小又容易学坏,这是有利有弊的事情。尤其是现在的小孩,远比我们大人所想的要成熟,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儿子究竟在想什么。我也会经常和他聊天,但总觉得捉摸不透。

  东方体育:尽管国内的台球市场不断发展,但是在运动员的收益、保障这些环节依然有所欠缺,作为球员的家长,您怎么看?

  高山: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吧,为什么现在从台湾来到上海进入台球市场的人越来越多,就是因为大陆的市场环境有吸引力。当然,如果全国各地的台球协会都能像上海台球协会这样,我相信中国台球的发展会更好。

  为了孩子,在球房一守六年

  在妻子朱利平看来,与其说是孩子的兴趣不如说是受到他们父亲的影响,但高山从一开始就很坚持,以至于暑假一结束就给姐弟俩直接办了休学,好让他们专心练球。

  “但是我是一直就反对孩子把学业放掉。”朱利平说为了这事儿夫妻俩争执不断,所以练球一年之后,高梦和高乐又重新回到学校,而高山为了让孩子保证训练时间,一度把球桌搬进了家,“当时我们在上海大学附近买了房子,我在客厅摆了一张斯诺克球桌,在阳台上摆了一张美式球桌,梦梦和乐乐放学回家就能练。可时间久了,还是觉得不方便。”

  刚巧那段时间,高山在小区附近的弘基广场找到了合适的场地,就这样开起了第一家豪国梦乐桌球房。“800多平方米的面积正好合适,起初投入也不算太大,就放了18张球桌,更不是冲着盈利的目的,就是想有个地方能够让俩孩子安安心心打球,”就这样高山把原先的生意逐渐脱手,一门心思陪着孩子练球。当时他的公司已经拓展至建材、涂料业务,每年都有丰厚的回报,但是他舍得抛下一切,安心守在球房,一守就是六年。

  如今,位于宝山区聚丰园路55号的豪国梦乐桌球房同往年一样依旧生意红火,不过高家姐弟已经很少在那边练球。复学一年后,他们最终还是离开校园,选择了全职训练,而父亲高山也在嘉定沪宜公路的弘基广场开设了自己的第二家球房。刚开始高梦和高乐白天在那儿练球,晚上就睡在球房,而高山和妻子朱利平则是每天往返于嘉定和宝山,“后来觉得来回油钱开销也不少,孩子也照顾不好,索性就在嘉定租了房子,一家人都搬了过来。”朱利平说,现在她已经慢慢理解丈夫当时的选择。其实这些年高山偶尔也会想着如果当时把公司坚持做下去,现在的生活又会是怎样,想到这儿多多少少都有些后悔,“要说不后悔那都是假话。可既然认准了台球这条路,我就不会改变,得坚定地走下去。”

  孩子练球一年30万

  坚持多年信心不减

  2006年把建材生意逐渐脱手,高山并非没有犹豫。当时他把一部分生意转给了哥哥和弟弟,另一部分则交给了小舅子和同学,“我的设想是我入股40%,他们俩各占30%,我也不求多,每年能够保本,稳住客源就行。”

  因为孩子正处于打基础阶段,高山是铁了心要陪着他们,他想着把生意交给自家人也算放心,再加上公司势头一直不错,坚持个四五年他就重新回去接手。然而事实证明这种想法太过理想化,公司离开他之后,经营每况愈下,连续亏本三年。于是在2010年高山重操旧业,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两年复出,“起起落落之后,想要重新开始就吃力得很。现在我也是南京、合肥这些地方到处跑,最近一段时间生意刚刚有了起色,我预计到了今年年底就能扭亏为盈。”

  另一方面,球房的经营状况倒是稳步前行。宝山的那一家毗邻大学,学生客人不少,生意一直红火;而嘉定的这一边虽然地理位置较为偏远,但好在附近5公里内都没有正规的球房,所以客源相对稳定。“但是光靠球房收入要供两个孩子打球实在压力太大”,这也是高山提前“出山”的重要原因。女儿高梦现在是国内排名第六的女子九球选手,一年到头比赛不断,还得请专职教练辅导,儿子高乐年龄虽小,但也要在全国各地参加比赛,而且计划在两年之内远赴英国训练。

  高山专门算过一笔账,“现在两个孩子一年的比赛、训练费用至少是30万元,如果出国比赛多一些那就要达到40万元。等到乐乐将来去了英国,那么这一笔花销至少要再增加30万元,”这对于仅靠两家球房支撑的高山来说显然是不小的负担。好在这几年国内台球市场日益壮大,这也让坚持多年的他愈发充满信心。

  “第一次带着孩子出去比赛的时候是在昆山,当时冠军奖金才5000元。现在全国排名赛的奖金已经提升到8万元,两年前也不过是2万元。环境是一天比一天好,这也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热词:

  • 台球协会
  • 练球
  • 高山
  • 交手
  • 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