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体育图文 >

佟文解密禁药仲裁内幕 聘英皇家律师欲伦敦夺金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31日 08:5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北京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昨天刚刚结束上午的训练,佟文便穿着被汗浸透的柔道服坐下来接受我们的采访。道服的左胸口上有中国民航大学的标志,这位2008年北京奥运会冠军很骄傲地说自己正在那里读研究生。对话还没开始的时候,和她亲如母女的教练吴卫凤推开门说了一句:“好好聊啊,把你的心路历程都说说!”

  官司幕后 “站在法庭就像站在赛场”

  记者:瑞士是你自己去的吗?

  佟文:有一个律师,还有一个体育局的领导。我们一共待了5天。

  记者:正式上庭用了多长时间?

  佟文:一整天,从上午9点到下午5点半。第一个议程是我去做陈述,然后仲裁员会问一些问题,我再进行答辩。

  记者:当时站在那里是什么感觉?

  佟文:像是一场比赛,但感觉又完全不一样,我要展示出中国运动员的形象。我可以不去,之所以去就是为了让他们看到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记者:后来的报道很多都强调你赢在了“程序漏洞”上。

  佟文:我们是在拿到了科隆实验室的数据包才打的官司。数据显示我的克隆特罗含量是0.07纳克,1纳克等于1克的10亿分之一,我那个才是一百亿分之7。而且实验室的仪器没有校准等等,它有很多漏洞。这些都是官司背后的背景事实,但因为取证难,靠这个来打会困难一些,所以律师找了新方向,他要以最简单的方法保证你能赢。这样就相当于柔道的一本获胜,对方没有翻盘的可能。这就是事实,而不是像大家说的那样什么只是“抓住程序漏洞”。

  记者:律师的来头不小吧?

  佟文:我的律师是英国皇家律师,打过白俄罗斯运动员的案子。他一天的出庭费用应该是5万英镑,但却给我们打了对折。要是没有把握的话,他不会接下来。

  复出计划 “5站比赛要精心选择”

  记者:这次亚锦赛你要参加?

  佟文:我去,但是不比,去观摩。

  记者:对手会去吗?主要的对手是谁?

  佟文:主要的对手还是日本的。不过,我两年没有比赛了,就算坚持训练能够取得进步,那也是很慢很慢的进步。而日本运动员年龄比我小,进步也很快。这是我备战奥运会的困难之一,要想办法战胜对手。

  记者:什么时候去打正式的比赛?

  佟文:5月份。在欧洲举行的大满贯、世界杯比赛大部分都是从5月份开始,其中很多都是奥运积分赛。我的第一站比赛还不知道是什么,要跟教练研究以后才能决定。因为他们要求是5站比赛最高分,你打20站比赛他也是取最高分,所以我们会选几站去打,女子柔道是前14名可以参加奥运会。

  记者:国家队大部分队员都在奥体训练,你会加入他们还是继续在天津训练?

  佟文:这要听我教练的。因为即使我去了奥体,也是吴教练带我。以前为了提高运动成绩,国家队会让男队员来做我们的陪练。男孩子就算进不了前几名,他们摔你也跟玩儿似的。但现在我们这里也有了男队员,他们在全国成绩也不错,实力也挺强。而且我们这里也是国家队的训练基地,在哪里训练都一样。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回的国家队?

  佟文:最新一期的国家队集训名单里就有我的名字。

  目标奥运 “我已经到了悬崖边上”

  记者:听说你前两天感冒了,现在身体怎么样?

  佟文:前两天感冒引起气管炎,输液后就好了。最近可能是因为季节变化,好多队员都感冒了。再加上前段时间我打官司,还有奶奶也没了,着急上火。

  我去年简直背到极点了。当时在瑞士打官司,24号开庭,我奶奶22号住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我妈给吴教练打电话,问能不能让我提前回来。吴教练就问我机票能不能改签,可改不了。我爸是独生子,奶奶只有我这么一个孙女……我都不敢给我妈打电话,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回来三天以后,腊月二十九我奶奶还是去世了。

  记者:去年一直在坚持训练,但状态和今年解禁之后应该不一样吧?

  佟文:不一样。去年那时候因为没有比赛任务,不管怎么练都没这么有动力。虽然现在我年龄大了,伤病也多,像腰间盘突出三节,半月板也摘除了,但和又能重新比赛相比,这些困难就什么都不是了。

  记者:再出来比赛会有压力吗?

  佟文:没人给我压力,但佟文再出来就还是得拿冠军。我教练最近老跟我说:“佟胖子你现在怎么比我还爱吹牛?”因为我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悬崖边上,没有退路。我的目标就是明年的奥运会,也许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困难,但一定要想办法去战胜。可能我的竞技状态不见得有2008年好,但我的内心比那个时候更强大,对柔道的理解也更深。毕竟经过这么大的事情,我是死里逃生逃出来的。

  本版撰文 晨报记者 葛晓倩

  ■记者手记

  单纯的快乐

  付村训练基地在津涞公路上,昨天驱车赶来的我们在桥上桥下绕了半天才找到。基地里有几栋高矮不同的建筑,佟文所在的柔道队就在其中。300平方米的训练馆在楼上,她住在楼下,过去14年这里几乎就是她生活的全部。

  早上6点钟出操,时间是一个半小时。上午9点到12点、下午时3点到6点是两场训练,中间有吃饭和午休时间。小队员晚上还要训练,一直到八九点钟。但佟文终于“熬出头”,“晚上我和另外一个老队员都不练了”。吃过晚饭、洗完澡7点多,做做理疗,9点半熄灯睡觉。听起来枯燥,但佟文说她一点也不觉得,而且晚上不用练她已经很知足了。

  当然,她也有业余生活。去年10月,吴教练托朋友买来5头小猪,如今它们都已经超过了100斤。还有6头羊、一群鹅、一群鸡。这些都丰富了队员们的生活,佟文她们有事儿没事儿地去喂喂,和大喜、大庆两只狗玩会儿。没有卡拉OK、没有电影,却有单纯的愉快。

  吴教练说过两个月就杀头猪给大家改善伙食,自从禁赛之后佟文已经一年没有吃过猪肉了。“这些是为了奥运备战准备的,都是奥运猪,”吴教练开玩笑说:“过些日子我再找人买一些。”

  ■教练寄语

  吴卫凤:受点委屈有利成长

  佟文是个健谈的姑娘,这一点和教练吴卫凤很像。13岁那年,佟文被吴教练选中,从此之后师徒两人开始了为荣誉而战的柔道岁月。“14年啊,一晃就过去了。”

  去年国际柔联禁赛结果出来的时候,吴教练正带着佟文在楼下训练。其他教练在网上看到消息,下来通知她。虽然当时她心情低落,但为了照顾弟子的情绪,她还是坚强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担心佟文胡思乱想,她把佟文叫到自己的房间,喝茶聊天。直到夜里1点钟,才让她回去睡觉,而她自己却睡不踏实。

  之后的一年里,吴教练一边帮助佟文坚持训练,一边还要带新人,她说不能让别人因为这件事把自己和队里看扁了。于是,秦茜出来了,小将们也陆续获得了不错的成绩。如今,佟文已经解禁,吴教练比任何时候都感到宽慰。“我们挺过来了,也变得更加强大了,受点委屈有利于成长。”

  2008年北京奥运会夺冠之后,吴卫凤一把搂过佟文:“佟胖子,咱值吗?”“值!”不知道2012年之后,这对成长了的师徒会不会在伦敦上演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