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2011年全国两会 >

[视频]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个税起征点不是越高越好,3000元更合适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12日 19: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个税起征点不是越高越好,3000元更合适

    【郎永淳】:您说到公平的问让我们不得不想到收入分配的问题,有的网友说,目前中国的收入分配现状到了一个极不公平的边缘,可能并不准确。他举了一个数字,城乡的差距从改革开放初期的2.1:1,目前已经到了3.3:1,那么如果从世界的平均数字来看的话,应这些说是很危险的。

    【贺铿】:很不公平。

    【郎永淳】:就是您说的很不公平的问题,您认为应该怎么解决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

    【贺铿】:我在一个论文上提出过这个观点,收入分配问题现在已经到了极不公平的边缘。除了你刚才说的这个数字之外,还举了国有企业的高管和一般老百姓收入的差距,相差128倍,这是有的研究机构提出来的。

    还有,基尼系数,这个基尼系数也是衡量一个地区、一个国家收入分配的公平程度的一个经济指数。我们政府没有定期公布这个数字,但是世界银行是定期公布的。我们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0.5,0.4就是警戒线,我们已经超过了0.5,世界银行公布的。这个0.5是个什么概念呢?比美国、日本,比大多数国家都大,也就是都不公平,只有巴西等少数几个国家比我们大一点。这也说明了,至少说明了,我们个人之间的掺入分配已经到了相当差距大的这么一个程度。因此,必须把收入分配结构的调整问题,当做今年和整个“十二五”期间一个重要的任务来解决。这个我想在“十二五”规划草案当中,在今年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都体现得非常的清楚。

    【郎永淳】:能不能给我们解读一下这种思路?

    【贺铿】:要解决这个问题,收入分配是两个层次的问题:

    一个曾经就是初次分配。初次分配也就是GDP当中用于居民的这部分,劳动者报酬的这部分,和用于行政资本的这一部分。那么我们这个结构已经很不合理了。我们在1978年,GDP当中的最终消费率是62%,那么我们现在的最终消费率已经将到了48%。世界平均,各国平均数,我记得是65%,那么我们比平均数低,比我们改革开放的初期低。这个结构它是怎么变到这样不合理的呢?就是我们过分的追求GDP,而这个GDP追求的时候又是用投资来拉动,所以用投资来拉动改变了这个结构。这个结构是几十年,让它变成这么一个不合理的结构的,现在总理的报告里面也说了,“十二五”规划草案也说了,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建议当中也说了,就是叫做两个“同步”。人们收入增长的速度跟经济发展的速度要同步,收入的增长和劳动力的增长要同步。我提过一个建议,我说仅仅做到同步是不够的。

    【郎永淳】:那还要做什么呢?

    【贺铿】:那也就是说,收入的增长应该比经济增长的速度要高一点。因为你原来这么一个不合理的结构是多年来收入的增长低于经济的增长,所以才改变了这个速度,改变了这么一个结构。那么现在要把这个结构调到合理的上面去,合理的状况上去,那你只有收入增长比经济增长还要快一点儿才调得过来。但是无论怎么说,提出来两个“同步”这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了,初次分配要解决。

    那么个人之间的收入,总理的报告里面强调了,对于高收入者,要严格的规范,对于国有企业的高管,财政部也在制定方案,要管理好。那么对低收入者,要想办法让低收入者的收入增长得更快一点。比方说我们这些年来,对于农民的增收问题采取了许多措施,对于城市上的这些比较低收入的职工,进行最低生活保障费的提高,以及离退休职工的工资加了两三次,这些都是对于低收入群体的一个办法。

    另外,对于企业,要规定合理的最低工资限额。去年我注意到,全国有10个省市的最低工资标准提高了10%,有20个省市的最低工资标准提高了20%,这是一个很得力的措施。那么,低收入群体的工资收入增长得快,高收入者的收入又得到限制,那么这个收入差距就会慢慢地变小。

    【郎永淳】:您说到收入分配问题,也以统计学家的身份给我们列举了很多数字,我在这儿也想给你提一个数字,这个数字是5千元,也是跟收入相关的,就是个人所得税,您有了收入就得交个人所得税。现在有的代表在5千元以上征收个人所得税,把5千元作为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您觉得这个建议的可操作性有多大?

    【贺铿】:我不赞成提到5千块。

    【郎永淳】:您觉得多少比较合理?

    【贺铿】:我觉得提到三千块就比较合适了。

    【郎永淳】:为什么呢?

    【贺铿】:我给你算算账。我们现在起征点是二千块,有多少人需要交个人所得税,你知道吗?

    【郎永淳】:我这里没有相关的数据。

    【贺铿】:我告诉你,只占11%的人。也就是说,我们13亿人当中,真正交所得税也就是1.4亿左右。

    【郎永淳】:从二千块钱这个点来结算,如果到三千块呢?

    【贺铿】:如果到三千块我没有算,当然比例又要缩小不少。这是一个数字,就是说我们现在在这个起征点上,真正向国家交税的人是不多的,只有十分之一左右。

    第二个,确定起征点的依据究竟是什么?比如你刚才说许多人提出五千块,根本是什么,为什么要定在五千块?这是一个大问题,我认为,起征点一要考虑收入水平,二要考虑物价水平,现在适当地由二千块往上提我是赞成的。但是我们去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城市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平均是一万九千多块钱,年收入,不到两万块钱。农村纯收入是不到六千块钱,五千多块钱。一个两万块钱,一个六千块钱,再按照农村和城市人口的比例来算,我算了,全国年平均收入也就是12600块钱。再把这个税收加上,估算一下,了不起可能也就是15000块钱。那么我们二千块钱的收入,那就是这个人的年收入是两万四才开始交税。当然一万五是全国的人平均,二千元是具体拿工资的人的收入,我们还要考虑一个负担系数,按照我们国家目前的负担系数来讲,是0.38,那么我们再把这个扩大一点,就算0.5,那么一万五千块钱,再加上负担系数,那么他的收入应该是两万多一点再开始交税,就是平均收入。

    那么我们现在把它提到三千块钱开始交税,这应该是接近这个平均收入,比平均收入高一点才交税,这个是合理的,这是我们确定这个交税的起征点的一个基本的依据,一个基本的原则。不能说我们随意确定一个起征点就可以了,这是从确定的道理上来讲。

    再一点,从交税的道理来讲,我们经常都听见说,你政府怎么搞的,你把纳税人的钱怎么用了?你有了收入,有了比一般平均收入还高收入的人,很多人都不交税,那我们没有资格说这句话。怎么说你政府把我纳税人的钱怎么用了,是不是?所以说,有一定的收入之后,应该承担适当的税收,这应该是天经地义的。

    【郎永淳】:这是每一个公民到了一定的收入阶段之后,必须要承担的义务?

    【贺铿】:对。所以我们不能,我不大赞成好像把起征点提高得越高越好,你要有道理。

    【郎永淳】:今天您以一个统计学家的身份,列举了非常详实的数据,从宏观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然后再到微观的,收入的起征点,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再包括跟老百姓息息相关的房子的问题,股票的问题,甚至是票子的问题,都让我们感觉到眼前豁然开朗,对有些观点也拨云见日。

    非常感谢您用一个小时回答了我们很多疑问,尤其是很多网友提出的问题,再一次感谢贺铿先生。

    【贺铿】:我也希望各位网友能够谅解,我刚才所说的是一家之言,肯定有许多不对的意见,但是作为我的意见提供给大家参考。

    【郎永淳】:谢谢贺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