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2011年全国两会 >

民盟中央副主席李重庵谈教育改革:职业教育可能成为突破点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6日 16: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2011年两会:高层访谈

专题:2011年全国两会

    【郎永淳】:制度的改革就涉及到政府部门。

    【李重庵】:制度的改革涉及的很多,我觉得教育改革其实想起来还是问题很多,任务也很艰巨,需要改的,需要改进的地方也非常多。我觉得有两条很关键的,一条就是说改革的主体有很多,在这些所有的主体里面,恐怕政府这个主体的改革,就是政府的改革可能是最主要的,因为它主导了各个方面的改革,而且掌握了主要的资源等等。

      同时,政府的改革也是比较难的,它自然向来都是比较困难的,这个因为有些习惯,也不是说政府就是下定决心不改革,因为这很多年下来,政府的一个习惯的模式,习惯的管理模式,就直接管,特别是管理里边管的多,理的少,所以这个他的一种习惯比较难转变。

     第二,我觉得第二个需要注意的就是说,我们需要改革的地方很多,但是在众多的改革里头,我们最好能够找一些改革的突破点,通过这样一些改革,它能够带动或者能够引导对整个教育体系的改革。

    【郎永淳】:您觉得突破点应该是?

    【李重庵】:我觉得这个问题就是一个需要非常很好的研究的问题。我举个例子,比如说职业教育就有可能成为能够带动教育全局的改革发展的一个突破点。这个提法曾经在我们教育发展的一些文件里面也提到过,我是很认可这样一个提法的。因为职业教育的改革,首先它可能比较容易成功,这个有很多条件,咱们就不多说了。第二就是说,职业教育的改革和发展,它能够产生比较明显的好的社会效果。第三,它有可能减缓,职业教育的改革和发展,它能够减缓中等教育、高等教育等等这样一些领域它受到的压力和改革的阻力,给它们能够创造一个比较好的环境。而且我认为职业教育的改革,有可能成为一个突破口,还体现在我们经常说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问题,有人讲素质教育喊的推行的轰轰烈烈,应试教育又扎扎实实。我们打个比方,应试教育它产生的一些弊端,如果是一个碉堡的话,这个碉堡很顽固,多年拿不下来,我们正面攻,攻不下来。那么把职业教育搞好了,很可能就是迂回包抄、釜底抽薪,可能就把应试教育解决了。职业教育办好了,除了那个独木桥以外,你开通了一个非常广阔的阳光大道,更多的人他就可以走职业教育的道路,不一定非要通过普通高中,高考上学术性的或者普通的本科大学,走职业教育这条路,他同样可以有体面的生活,他何必去挤呢,这样一下就可以把压力减缓了。

    【郎永淳】:现实生活当中涉及到就业的问题,其实也体现了这个方面的一些情况,比如说高职毕业的学生很容易就找到自己比较满意的一个工作,大学毕业生、硕士生、博士生,可能现在就业非常的困难,有的人批评他们说是眼高手低,您怎么样来看待这种现象?

     【李重庵】:首先职业教育的现状还是一个有各种各样的情况,有一部分职业学校,他的毕业生就业非常抢手,办的很成功,按照规律办了。但是另外还有一个情况就是现在多数的上职校的学生,他的选择还是一个被动的无奈的选择。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中国的职业教育还不是一个合理的、理想的状态,或者说还是有一些病态。有一个数字,就是85%,中国职业教育学生的85%来自于农村和城市低收入家庭。

    【郎永淳】:就是现有的这个结构。

    【李重庵】:咱们现在的状况就是这样,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特别是对照,我们现在的高等学校,就是普通本科高等学校的学生和若干年前比,农村来的孩子是一个减少的趋势,在那个地方,绝大部分不是来自于农村和城市低收入家庭,这个反差。

     还有一个反差,前些年我到欧洲去调研职业教育,在瑞士也有一个85%,就是瑞士它的义务教育完成以后,它有85%的学生是选择了职业教育,他是自愿选择的,为什么呢?瑞士这个国家它有这个传统,注重技艺,所以他走这条路,他一样非常体面,一样可以有很好的收入,他是主动的,不是说淘汰下来的才选。所以中国职业教育的情况还是需要改进。

    【郎永淳】:您还有一个职务就是中华职业教育社的副理事长,长期关注职业教育。我也知道您是北大学力学的学生,60年代的大学生,那么后来长期从事教育的工作,现在也一直在推动职业教育这一块,您觉得从转变经济发展的方式,调整产业的结构,经济发展的结构,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职业教育这一块,你去大力发展的话,它会起到什么样的良好的作用?它的优势应该是体现在什么地方?

    【李重庵】:职业教育的优势,职业教育它在各类教育里边,首先我们讲职业教育它是一个教育的类别,它不是一个教育的层次,有一种误解就是说职业教育是比普通教育要低一点,普通教育上不了,我上职业教育,它就低一点,它是一个类别,这个类别它是对经济的结合服务,它应该是最直接,它应该是最有活力,发展活力,因为它和企业结合的最密切、最直接,它能够得到的这种支持的资源也应该是最多的。

     那么它对我们建设,比如说制造业,各种各样的服务业,各种方面的支持也是最直接的。我们现在经济方式转变,无非一个是技术,一个是人才,这个人才既包括高端的院士,也包括在一线的那种有非常好的技能的这种工人。这两方面,我觉得都和职业教育是直接相关的。如果说职业教育做不好的话,我们这个方式的转变,这个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

    【郎永淳】:您刚才也提到了纲要的问题,你说要走一个内涵式的发展的道路,讲到既重视数量,更要重视质量,那么质量如果上不去,量也不达标,这也是某些年份当中职业教育的一个相对发展的一个,或者说是现状,或者是曾经出现过的一些情况,那您觉得怎么样来使职业教育的质和量都能有所提升,需要做哪些工作?

    【李重庵】:职业教育,或者说更大范围讲教育,恐怕现在主要的矛盾还不是在量,还是在质。从职业教育现在这个数量来说,我们现在比如说就是在中等和高等教育这个层次里边的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的比例,大体上是1:1。在未来五年、十年,这种职业教育数量的发展,在规划里面看不出来有大的数量的发展,主要是质量,这个质量它就也包括它的这种适应性,包括对职业教育它的这种规律的认识,职业教育学生需要受到什么样的训练,具备什么样的素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说,他要得到社会的认可,作为一个主动的选择,或者说要提高职业教育的吸引力。现在职业教育的吸引力还远远不够,所以才有刚才说那个85%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