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年近六旬“独臂校长”冰冷江水里救起落水老人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02日 10: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今日早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当时什么都没有想,直接就跳下去了,如果想一想的话,或许就会犹豫了。”说起跳河救人,龚金川说,缘于本能反应,当时并没想太多。

  今年59岁的龚金川是奉化一所小学的校长,小时由于一次事故,手臂只剩一只。然而,正是这一只手臂,将落水的阿婆救上了岸。

  想也没想就直接跳了下去

  “当时情况很紧急,真的什么都没想,后来才知水很深。”龚金川有点后怕。他会游泳,但没救过人,水性也不太好。

  10月30日6点多,他和往常一样去惠政大桥附近打太极。当天下着雨,天很冷,锻炼的人比前几天少了很多。6点20分,刚做好准备活动开始锻炼,突然听到“扑通”一声,离他三四米的地方有人掉进了桥下的县江。

  很快,旁边一位中年女子大声呼救。龚金川忙冲过去,看到江中有位老太,头发有些白了,穿着棉袄,脸朝下闷在水里,慢慢在往下沉。龚金川把跑鞋踢掉,跨过江边的栏杆,就跳了下去。

  “我以为水很浅,没想到很深,根本站不住,水也非常冷。刚开始还呛了好几口水呢。”龚金川赶紧调整好自己,往老太那边游过去,把她的身子翻过来,发现还有气息。

  “我用独臂托着她的头,这样她就不会再呛水。再用左手划水,慢慢把她推到江边。”龚金川说,救人过程非常艰难,到了江岸后,发现岸是垂直的,站不牢。这时岸上已聚了很多人,不知谁从哪找来一根绳,让他把老太绑好。

  “我说我只有一只手,绑不来。”大家就开始想办法。“一会儿,绳子扔下来,上面有个活结。我把残肢伸进去。岸上有人拉,把我吊住。我用左手把老太托起,有位保安伸手够到了老太,终于把老太拖上了岸。”

  救人上岸后他悄悄离开了

  老太上岸后,由于那块地方太陡,龚金川又游了10多米,在一个可爬上来的地方才上的岸。

  “我看到老太太没什么大的问题,很多人围着她在救护,还有人打了120,加上我自己刚从水里上来,也非常冷,就急着回家去换衣服去了。”龚金川说。

  回到家后,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这件事。老婆问他:“你一身湿淋淋的,怎么回事啊?” “我就说我不小心掉河里了。”龚金川笑着说,不过后来,想到事发处那深不见底的江水,龚金川有点后怕:“如果老太把我左手抱住,那我们俩都有可能淹死了。”

  “如果当时我不跳下去,没人会怪我的,但见死不救,我做不到。”龚金川说。

  现在,龚金川残缺的右手肘上留着一道紫血印,清晰可见,这是绳子在他残肢上留下的痕迹。他说:“都两三天了,紫血印很快就会褪掉的。”

  当天早上,落水老太被送到医院,后又被接回家。家里人说,老太有老年痴呆症,自己也不知怎么地,就落水了。

  事发后, 惠政大桥附近围观的市民纷纷打听救人者:“这独臂英雄是谁?”有人说,好像是一位数学老师。这话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奉化市教育局。教育局工作人员说:“奉化只有一位数学老师是独臂的,那就是奉化城东小学的校长龚金川。”

  “独臂校长”龚金川在奉化教育界可是一位名人。他身残志坚,40多年来一直坚守在乡村小学。今年8月还获得了奉化市“最美教师”提名。他还兼任奉化市肢残协会主席。“这没啥,我就喜欢教书。”龚金川说。

  59岁的他非常珍惜教师职业

  现年59岁的龚金川出生在奉化西坞一农民家庭,兄弟姐妹6人。由于负担太重,小学毕业后,龚金川便辍学务农。在玩耍时触电,不幸被截去右手。那一年,他才14岁。

  “活也干不成了,不如继续去上学。”龚金川说,如果不是因当时的残疾,他可能不会继续上学,也不会走上教书岗位。

  伤愈后,龚金川上了初中。他开始学着用左手洗漱、穿衣、吃饭、写字……没多久,他的左手就运用得像右手一样灵活了。他说,只要有信念,学起来也不难。

  1973年2月,初中毕业后的龚金川到当时的西坞区校任教,成了一名民办教师。

  对于这份工作,他非常珍惜。他心里始终有个念头:不能因自己是残疾人,而要求别人放低对自己的要求。当时学校安排他教数学,为了能使板书写得更工整,他每天利用休息时间,都要在一块小黑板上不断练习粉笔字。日复一日,左手也能像别人的右手一样,写出优美的板书来。

  通过一年的努力,他所任的两班六年级数学成绩得到了校领导的肯定与赞扬。第二年,他便成为了校领导班子成员。1979年9月,龚金川担任西坞石桥小学校长。1991年9月,调至舒家中心小学担任教导主任。1995年9月,调到现岳林街道城东小学担任校长。

  他从来不当自己是残疾人

  “我从来没把自己当作残疾人。”龚金川说,“别人两只手可以做到的,我一只手照样可以做到。只要不自卑,别人就不会把你当残疾人看待。”记得当年在石桥小学当校长时,他把学生勤工俭学捡来的稻穗装上船,一个人一只手摇着船,到两三公里外的西坞粮站去卖。

  近几年来,城东小学开始整合到其他学校,已连续3年没招生了。城东小学目前只有四、五、六年级60多名学生,绝大多数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弟。这些孩子流动性很大,给教学带来不小难度,但龚金川和同事们始终没放松,教育质量和成绩均高于全市完小平均水平。

  “孩子们很可爱的。”龚金川还兼做数学老师,教五、六年级。每次给新的班级上第一堂数学课,当他的残肢抵着三角尺,用左手画着堪称完美的数学图形,底下40多双小眼睛都睁得大大的。

  “他们很好奇我的手,要悄悄翻起我的衣袖看个究竟。”龚金川说,“以前我夏天也穿长袖的,这几年我年纪大了,也想通了,我就大大方方给他们看。告诉他们,身有残缺没什么,心却不能有残缺。”

  从教近40年来,龚金川先后获得奉化市第一批教坛新秀、市优秀党员、省普及教育先进个人、市先进工作者、市人民教育奖励基金育人奖,和市自强不息优秀残疾人等荣誉。

热词:

  • 独臂校长
  • 江水
  • 落水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