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中小学遭遇班主任荒 钱少事杂多重角色压力过大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8日 15: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天津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教师身心压力过大,往往会无意识地在日常教育教学中将这种压力部分地传递给学生。素质教育不能只是给学生减负,还要给教师减负,不然压力的传递不会停止。

  专家建议,缓解教师身心压力,应当在完善政策规范、普及健康知识、明确平台载体、落实经费保障、建立动态长效机制五个方面予以强化和重视。

  天津日报记者 刘耀辉 摄

  班主任,学校中全面负责一个班学生的思想、学习、健康和生活等工作的教师,是一个班的组织者、领导者和教育者,也是一个班中全体任课教师教学、教育工作的协调者。曾经,班主任是学校里人人羡慕的岗位;而现如今,不少学校却闹起了“班主任荒”。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现象的发生呢?近日,记者就此现象展开了调查……

  探 究

  1

  工作繁琐 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

  在本市一所小学,班主任余老师“晒”出了今年她担任班主任和去年担任普通任课教师时的“同月份”工资条。在这两张工资条上,记者发现差别只有360元。

  早晨6点起床,7点半到校检查学生晨读,八点上第一节课,每堂课的课间到教室巡视,上午十点与学生一起到操场参加阳光体育活动,中午12点30分进班级检查学生午休,并约谈学生,下午2点回到办公室进行备课与教研活动,五点学生放学后在班级指导值日生做卫生,并约谈学生家长。六点半下班回到家里后备课、批改作业或是家访……

  这是本市某中学初二班主任姚爽的一份工作日记表,而事实上,作为班主任的姚爽,每天的工作并不仅仅是这些。除了正常的教学任务外,姚爽的职责还包括学生日常思想品德教育、培养班级干部、与学生家长交流和联系,组织班级集体活动(如开班会、出黑板报、开展社会实践、开展各类主题教育活动等),指导学生课外活动、兴趣小组和各类竞赛活动,看护学生做操、用餐、打扫卫生,写品德评语、填写成绩单等。“在学校,班主任是与学生联系最紧密的人,学生的所有事情几乎都与班主任有关。现在社会竞争如此激烈,学校和家长都十分看重学生的成绩,每个老师都在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当一名班主任的压力就更大了。”正是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之下,上学期期末,姚爽走进校长办公室,向校长请辞,不想再担任初三年级的班主任。

  班主任与其他任课教师在工作量上的差别比较大,那么在工资待遇方面是否也有着较大差别呢?在本市一所小学,班主任余老师“晒”出了今年她担任班主任和去年担任普通任课教师时的“同月份”工资条。在这两张工资条上,记者发现差别只有360元。而另一名中学班主任秦老师也表示,班主任每月的工资只比一般任课教师多出400多元。“现在几乎不会有老师为了每个月多的那么几百块钱而选择当班主任。”余老师说。

  而事实上,现在不少学校在优秀教师评选等多个方面都做到了向班主任“倾斜”,但依然无法提高老师们当班主任的兴趣。“其实学校对老师的考评形式很单一,最主要的考核指标就是学生的分数。而班主任的考核指标肯定是全班的分数,也就是说,作为班主任你不能单纯只关心你所教的科目,还有其他科目的成绩你都要负责。可是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即使期末的时候给你评个优秀班主任,或是每个月多给你几百块钱,这些跟我们的付出根本就不成正比。”一名高三班主任说。

  探 究

  2

  学生管理难 多重角色致压力大

  比起辛苦和劳累,许多不想再当班主任的老师都表示,现在的学生不好管,“说轻了没用,说重了家长有意见。做班主任就好像每天都在走钢丝,左右分寸不好拿捏”。

  去年,本市某小学语文老师李梅开始担任该校五年三班的班主任。在李梅接受这项任务前,该校校长已经“约谈”了三四位老师,但是大家一听是五年三班,都摆手拒绝了,因为这个班级里的“问题”学生很多,在过去的三年里已经换了三位班主任。最后在校长的“恩威并重”下,曾被评为区里优秀教师,并担任学校语文组副组长的李梅答应试一试。刚接手班级时,李梅便遇到了不小的麻烦。不仅班级的各项评比在年级中都处于劣势,而且几乎每周都有来告状的任课教师。“那时候我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但依然还是状况百出。今天德育处的老师告诉你说你们班有学生在操场打架,明天数学老师会找到你说班里有几个学生表现特别不好,后天还会遇到其他的状况。而比起这些让人焦头烂额的事,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家长的不理解。”李梅说。第一学期期中考试成绩出来后,当家长们得知班级综合成绩在年级排名倒数第一,便决定联名给校长写信要求更换班主任。“我坐在校长办公室哭了足足一个小时,我甚至开始后悔当初自己接下这个班的决定。”虽然事后经过学校的调解,家长们同意李梅继续留任,而且经过李梅的努力,五年三班在升入六年级时,学生们的成绩已经取得了大幅进步,但是上学期期末,李梅还是找到校长表示不会再担任班主任工作。“现在我只想教好我的语文课。”李梅说。

  采访中,像李梅这样觉得委屈的班主任不少。某中学班主任项老师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自己班上的一名学生因为考试作弊被其他监考教师发现,可是当她负责通知家长这件事时,情绪激动的家长却在电话里告诉她,如果孩子因此而受到刺激,绝对不会放过她。“如果你选择了当班主任,你就得做好受委屈的准备。现在家家就一个孩子,都像宝贝似的宠着,学校管理起来的难度不小。特别是班主任,作为跟家长沟通最直接的人,必须要学会处理好其中的关系。”项老师说。

  “学生管理难度大”给不少老师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压力,在这种情况下,“职业倦怠”也成为班主任“难产”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据了解,不少小学老师在30多岁时便已经拿到了中级(小学高级教师)职称,由于小学没有设立高级职称,所以这已经是小学教师职称的最高级别。“许多老师年纪轻轻便已经拿到了最高职称。在此之后,由于缺乏工作动力,很容易产生“职业倦怠”。而对于这些老师来说,学校里制定的职称评定需要考核班主任年限等相关政策就失去了意义。这时,老师们通常都不太愿意挑战压力和难度更大的班主任工作。”一位小学校长表示。

  此外,目前女性占到了中小学教师的绝大多数,这些教师不仅要面对学校内部激烈的竞争,还要承担着来自家庭的责任和压力。在今年的中考当天,记者在南开区一所学校的门前见到了前来给学生加油打气的初三班主任古菲。站在一群送考的家长中,怀孕八个多月的她很是显眼。她微笑着跟班里的每一个学生击掌,鼓励他们加油。直到开考铃声响起,古菲才在丈夫的搀扶下离去。望着她有些“笨拙”的背影,家长张女士感慨地说:“现在的班主任真是不容易。古老师的妈妈生病住院,她自己又怀有身孕,可是就是因为放心不下这些孩子们,她一天假都没请,硬是坚持到最后一天。”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古老师笑着说:“班主任肯定要比其他老师付出更多的精力,但是既然选择了当班主任,那么你就肯定要对班上的每一个孩子负责,至于其他压力只能自己想办法调节。”

  现 象

  校长之“愁”:

  班主任定不下来

  哪有心思放假?

  记者随机采访的20名中小学老师中,愿意当班主任的老师只占到了四成。

  暑假原本是师生们放松身心的好时光,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本市某中学王校长却一直忙碌着充当“说客”这一特殊角色。令王校长无心放假的原因是,面对即将到来的新学期,学校里还有几个班级的班主任人选到现在还没有确定下来。“班主任的事定不下来,我们哪有心思放假呢?”面对记者,王校长无奈地说。

  其实早在上学期期末考试前,学校便已经向全校老师发出了“征选”班主任的通知。“我们学校初中和高中部共有40多个教学班,其中大概只有不到30个班的班主任愿意随着自己所带的班级一起升入到下一个年级,10多位班主任都没有选择继续留任。而原本不是班主任的老师报名当班主任的就更少了。”王校长介绍说。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与学校的其他领导一起给老师们做思想工作。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多所中小学,发现王校长正在面临的班主任“难产”问题在本市中小学并不是个别现象。而在记者随机采访的20名中小学老师中,愿意当班主任的老师只占到了四成。

  “最近几年,每到学年结束时,学校都会面临这个难题。我们基本上提前两个月就会给老师‘做工作'。”另一名中学校长坦言。而和平区一所小学的年级组长刘老师则直接表示:每到定班主任之前,自己都要动用私人关系,有时甚至是求着老师们给自己“帮忙”。“现在愿意当班主任的老教师越来越少了,我们真正能说动的几乎都是年轻老师。”刘老师说。“为什么年轻老师愿意承担这项任务呢?”对于记者的问题,刘老师说:“年轻老师刚毕业进入学校,一般都希望也愿意尽快展现自己的实力,对于学校和领导的决定一般也会格外‘尊重'”。

  此外,记者了解到目前几乎所有的中小学都把班主任工作列为老师评优、评先、职称评聘的重要指标之一。而且不少学校都对老师在评定职称时做班主任的年限进行了具体规定。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当班主任的经验,并且达不到一定的年限,是没有资格参加职称评定的。所以由于考虑到职称评聘问题,一些老师还是会主动提出当班主任,但是一旦从事班主任工作的年限达到了评聘职称的要求,就不会再选择留任。

  观 点

  专家:教师也应减负

  天津市教科院法制所从事教育政策研究的汪莉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教师压力过大会带来诸多弊端。

  在身体健康方面,教师的职业病现象较为普遍。如慢性咽炎、声带嘶哑、颈椎病、肩周炎等职业病症。头痛、失眠、高血压、心脏病等病症在教师群体里也并不鲜见。教师身心压力过大,往往会无意识地在日常教育教学中将这种压力部分传递给学生。素质教育不能只是给学生减负,还要给教师减负,不然压力的传递不会停止。

  此外,教师职业幸福感减低会影响教师对教育事业的热诚度和职业晋升、职业素质提升的积极性,教师职业吸引力降低不利于吸引优秀人才充实教师队伍,也不利于教师队伍整体素质的提高。一方面,教师身心压力过大,使得教师之间很难合理对待竞争与合作的关系,容易使教师之间产生矛盾,影响学校教育教学和日常管理的有序开展;另一方面,教师身心压力过大,在处理师生关系、与家长进行交流时,很难平心静气地与学生、家长进行沟通和联系,这样容易产生学生、教师与家长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剧学生与学校纠纷的产生。

  汪莉建议,缓解教师身心压力,应当在完善政策规范、普及健康知识、明确平台载体、落实经费保障、建立动态长效机制五个方面予以强化和重视。应完善政策规范,构建教师压力纾解的政策环境。普及身心健康知识,营造教师压力纾解的知识氛围。应明确平台载体,打造教师压力纾解的运行机制,解决教师职业发展困惑、丰富教师文娱生活,并切实落实教师年度体检工作,疏通教师心理压力的释放渠道。此外还应落实经费保障,夯实教师压力纾解的经费基础,构建教师身心健康保障长效机制。教育主管部门应定期组织调研,关注和了解教师身心健康状况的变化情况,及时完善和改进政策规范,构建教师身心健康保障长效机制。

  ■天津日报记者 张雯婧

  教师心里话

  刚刚送走了毕业班的初三班主任刘小晴,不久前向学校提出了请辞班主任的申请。她坦言,从当上班主任开始,自己便成了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再也停不下来了。“最大的问题就是每天的睡眠严重不足。早晨六点起床,晚上九点半到家后还得批改作业到下半夜。也许其他任课教师可以利用中午时间‘补觉',可是班主任肯定不行。因为不放心学生,每天午休时我都会在教室里转转。这样学生们有不会做的题可以问我,我也可以与他们多交流。”除了上好自己的课外,班主任还要时刻关注班里同学的成绩和心理变化。“这一年里,我几乎天天都睡不好觉。特别是这个学期,每天晚上躺在床上,脑子里闪现的都是学生们的考试分数,谁这次测验没发挥好,谁这次退步了……中考前,我比学生都紧张。”不久前中考成绩出来后,刘小晴所带的班级发挥得不错,这也使得刘小晴得到了不少心理安慰。但是她依然找到校长,委婉地提出了自己不想再当班主任的想法。“这一年真的是太难熬了,当老师累,当班主任更累。”刘小晴说。

热词:

  • 难产
  • 班主任工作
  • 教师职业发展
  • 教师心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