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西安一农民工中暑身亡 亲属维权难无奈“私了”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6日 08: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工人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刚刚签了协议……有了一个结果,一会儿就去医院把父亲拉回去,家人都希望他早点入土为安。”8月3日下午5点,心力交瘁的田玲告诉记者。从父亲田保善7月29日高温中暑身亡至此,年轻的她陡然无可退缩地担起“主事”重担,度过了5个悲伤、疲惫的日夜。

  高温下捆绑钢筋4个半小时

  7月29日,烈日烘烤,西安笼罩在39.9℃的高温中。中午12点多,在西安打工的田玲接到一个陌生人用父亲手机打来的电话,说父亲在路边昏倒了,正由工友送往医院,让她赶紧过去。田玲一路紧张、害怕,一边往医院赶,一边和父亲的工友联系。

  田玲是陕西省山阳县十里乡的农家女,是家里的老大,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弟弟尚在家上学,她和父亲、一个妹妹在西安分头打工。今年49岁、曾经当过兵的父亲要不时回去照顾家,就在西安长期打短工,基本是通过老乡介绍,哪里需要哪里去。这次来这个工地,也才刚刚干满两天。

  事后方方面面的信息汇集一起,基本描述出田保善出事的完整过程:

  从早上7点半开始,田保善和工友们一起在西安市未央区东风路的未央区农村信用社住宅楼建设工地绑钢筋;

  中午12时许,他和工友们一起去附近饭馆吃饭,途中,有工友听到田保善说自己有些头疼,但都没在意;

  到饭馆后,他点了一大碗面,但只吃了一口就不想吃了,喝了一口面汤后,他对工友说没有胃口,就独自提前离开了;

  约12时15分许,走到不远处的十字路口,田保善突然昏倒在地,身体抽搐,咬舌,口中不停吐出东西,被在附近干活的农民工、路人发现,其中有人掏出田保善身上的手机,给他老家、女儿田玲、工友打电话;工友们赶过来,见他已经昏迷,立即拨打120,将田保善送往较近的凤城医院;凤城医院见情况危急,让直接转往长安医院;长安医院确诊田保善患了热射病、热衰竭、呼吸衰竭、电解质紊乱、急性胃黏膜病变,并展开紧急抢救;约7小时后,田保善不治身亡。

  “我赶到医院时,父亲已经在里面抢救,我忙着办各种手续,直到最后,始终没有和父亲见上面。”噩耗传出来,田玲觉得天塌地陷。

  谈判像拉锯般艰难

  7月30日,田玲和舅舅以及闻讯赶过来的亲朋、同乡等来到工地“讨说法”。

  几经周折后,田玲他们见到了为该工程项目提供劳动力的陕西旺烽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田保善正是由老乡应该劳务公司的要求介绍到此打工的。

  但是,劳务公司称:田保善昏倒的时间非工作时间,昏倒的地点也非工地;死亡原因是不是中暑,需要调查;究竟由谁来负责任,要通过法律程序来认定。然后,劳务公司方丢下一句话“明天派律师来解决此事”就不再露面。

  7月31日,田玲他们一大早就来到工地,但劳务公司方不见人影,电话也打不通。无奈之下,他们一方面求助媒体,一方面到未央区政府上访。

  最后,在区政府信访办以及草滩街道办的强力主张下,才将施工企业和劳务公司叫过来,田玲开始和他们正面接触。

  谈判像拉锯般艰难。

  政府两边做工作,让谈判不要陷入僵局,希望尽快有个结果。

  劳务公司最初坚持:死亡不在工地,不在工作时间,也没有劳动合同,因此不能按工亡、职业病论,但从同情的角度,可以一次性给2万元。

  田玲和亲朋们坚决拒绝:“农民工的命再不值钱,也不止2万元吧。”并据理力争: “尽管本人没有签订劳务合同,但并不影响其工作事实,有工友证明。”“中暑有医院证明。”

  谈判时而激烈争吵,时而长时间陷入沉寂,就这样在煎熬中持续着。

  “这都第5天了,我真受不了了,吃不好,睡不好,放下一切事在这里耗着。”8月3日,田玲的表哥郭振青疲惫不堪地告诉记者。

  最终,田玲他们选择了“私了”。家属及亲友们连夜把田保善拉回了老家。

  悲剧原本可以避免

  不过,这起农民工维权案件却给人们留下了不少值得关注和思索的地方。

  近年来,全社会高度重视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纵向比,维权环境有了十分显著的改善,但农民工一旦遭遇权益侵害,要讨个说法并不容易。农民工在维权中的弱势地位仍未根本改观。

  田保善身亡第二天,亲属开始讨说法,但最初他们并不知道该去找谁,向谁求助,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采取了农民工维权常用的拉横幅、围堵工地等方式;在谈判中,田玲一方并不清楚该依据什么标准去谈,实际上谈判变成了“摸黑走路”和比拼谁更能“耗”;长达5天的谈判,田玲等一方面忍着亲人亡故的巨大悲痛,一方面要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与强势的对方周旋、拉锯,还有几十位亲朋放下各种生计前来助阵,等等悲痛和压力,使田玲等亲属心力交瘁,在此过程中,维权底线只能不停退缩。

  当事各方或有意或无意地倾向“私了”,表明强化社会的法制意识仍然任重道远。主持谈判的地方政府一手托两家,当然希望尽早息事宁人;劳务公司只有在“私了”中才可能减轻责任;农民工选择“私了”是由于耗不起。

  但是,“私了”往往是以牺牲农民工的利益为代价。

  记者侧面了解,最终的赔偿与认定职业病的赔偿相差甚远。

  陕西省总工会困难职工援助中心公职律师张玉林说:“其实,对于本案,依法申请认定职业病并不复杂,也不会用太长时间。”

  另外,劳动法规的落实、农民工的劳动保护不容忽视。7月26日至29日,西安气温连续超过摄氏38℃,这样的高温,按有关规定,每天露天作业累计不得超过6小时,气温最高时段3小时内不得安排露天作业。

  但据田保善工友反映,因为工程进度有要求,平时中午休息两小时,每天要干够9个半小时;还有工友说,有时太热了去喝口水,时间稍长也会遭呵斥。他们表示,这种情况在各工地比较普遍。

  记者实地察看了田保善打工的工地,炎炎烈日下,毫无遮拦,这样的环境不要说重体力劳动,就是站一会儿都汗如雨下。

  据了解,热射病属于最严重的中暑,属长时间在高温、高湿条件下,大强度劳动所致。也就是说,如果有关高温的劳动保护法规得到落实,田保善中暑身亡的悲剧应该可以避免。

热词:

  • 田玲
  • 田保善
  • 高温中暑
  • 私了
  • 工友
  • 讨说法
  • 钢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