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约八成中老年司机亚健康 公交呼唤强制健康关怀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9日 11: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江苏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江苏网6月19日讯 6月8日下午,南京公交312路司机许师傅将车开到底站后突然晕倒,后因心梗抢救无效于当晚去世,年仅55岁。

  近年来,这一场景不时出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2009年11月,南京46路公交司机谢二喜突发脑梗,倒下前顽强地踩下刹车;2010年4月,南京中北公交司机陆发海小脑突然出血,昏倒前奋力将车停在路边……在江苏乃至全国,如此“令人悲伤的感动”并不鲜见,仅去年上海就有3位公交司机行车中突发疾病而离世。

  公交司机,是公共安全的“掌舵人”,他们的健康,同社会安危甚至每个家庭息息相关。因此,关注公交司机的健康,其实就是关注我们自己,也是为了更多的“许师傅”们不再猝然倒下。

  八成中老年司机亚健康

  记者在中国精神卫生网搜索到,近10年,江苏、上海、浙江、云南等省的医学专业人员,先后对公交行业司机的健康状况做过多次调查,结论惊人地一致约八成中老年公交司机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不健康程度随工作年限延长而趋于加深。

  去年上海“两会”期间一份提案显示,3万多名公交司机中,中老年成了主力军,其中55岁以上的超过8%。据对某公司465名55岁以上司机抽样调查,86.95%患有各种疾病。上海市人大的一份公交专题调查也指出,某公交企业55岁以上的2337名司机中,患有各种疾病的占80.95%,中青年亚健康程度也普遍上升。

  南京公交行业的情况也大致如此。几年前,南京公交总公司曾组织350名一线司机劳模和先进工作者检查身体,发现超过八成人的身体呈亚健康状态,其中,绝大多数患有腰椎、颈椎职业病,不少人已达到颈椎病最严重的负9级系数,须住院治疗;两成以上人存在心脑血管疾病或隐患,而出现胃肠功能不好、失眠、精神紧张、免疫能力低下等状况者比比皆是。

  “还有看不见、查不出的‘心病',那更可怕。”南京公交46路车队安全员王安俊对记者说。几年前,南京一公交司机泄私愤开车撞人事件,就是心理失衡造成的恶果。

  上海“强制健康关怀”已经上路

  记者去年曾采访上海公交司机福利情况,得知他们正酝酿“大动作”。许师傅猝死事故发生后,记者迅速连线上海公交部门,打探其最新动向。

  “上个月,上海市公交‘强制健康关怀工作'启动,目前尚在试点阶段。”上海市交通港口局相关官员告诉记者。

  去年,上海市委、市政府把解决公交一线老龄驾驶员的健康问题列为办实事项目范畴。

  该市总工会、市交通港口局、市人保局制定了《关于关心本市公交老龄驾驶员相关工作实施细则》,核心是将符合条件的一线司机退休年龄,从60岁提早至55岁,同时可自愿续聘。这在全国属于“吃螃蟹”之举,对方的回答因此相当谨慎。

  记者随后采访上海巴士集团运营监督部曹经理,他证实,经多次听证、论证,该方案5月份已在集团内部摸底实施。“12000名一线司机中,符合提早退休条件的,本人自愿且身体不适合继续开车的有800人。现在叫人头疼的是,如果这800人全退了,谁来顶?”烦恼的同时,他也由衷地认为,“这项新举措对公交行业来说,确实是个好消息。”

  据了解,公交“强制健康关怀工作”还包括,一线公交员工每年体检一次,建立健康档案,对确实患有影响安全驾驶疾病的,予以调离驾驶岗位,安排其他工作;公交企业严格执行国家和本市关于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的规定,控制加班加点;公交企业每1至2年安排在岗55岁以上男驾驶员、48岁以上女驾驶员参加疗休养等。

  多些平时关怀,避免“方向盘上的感动”

  采访中,南京公交9、18、46、312等线路司管人员告诉记者,一线公交人员的社会地位和待遇日渐提高,如冬季可免费享用3个月“温暖早餐”,夏季天天有绿豆汤、冬瓜汤等,但还有改进空间,尤其在制度层面上要切实为他们减负、减压。

  对上海司机提早退休年龄,他们认为是顺势而为的务实之举。“人过五十,视力、体力、反应能力都有所下降。”公交18路53岁的张司机深有感触。

  “现在4年才体检一次,老许要是能早点体检,说不定能发现问题。”312路许师傅的同事感叹道,并反问记者,“给50岁以上的老司机每年体检一次,不为过吧?”

  “南京现在是‘堵城',考核指标一定要调下来。”公交司机们向记者透露,考核主要是两大指标,一是盈利数,二是单位时间里程数,属计件工资性质。如定额每人每天跑8趟来回、120公里,现在由于拥堵等原因,只能跑7趟或6趟,一个月下来就亏空很多。结果是,要么少拿钱,要么拿休息日出来加班、补亏欠。

  “大家几乎没有不加班的!每周连休息一天都达不到,久而久之,等于给身体埋下‘定时炸弹'。”他们对此忧心忡忡,却又无可奈何。

  10日,记者联系到仍在南京中大医院进行康复治疗的“好人司机”谢二喜。“许师傅的事我看报了,”由于病情的缘故,他的声音在电话中显得有些含混,“不要争单次(公里数)、不要争分夺秒,安全第一!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这既是一个老司机对同行出自肺腑的叮嘱,也是对实行更加社会福利化、人性化公交制度的呼唤,这呐喊,来自他已入住近3年的病房……但愿这些公交司机的倒下,能加速一个行业公共福利制度的变革,不妨从上海学起。

热词:

  • 公交司机
  • 亚健康状态
  • 公交行业
  • 公交企业
  • 健康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