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去世 一生痴醉只为《红楼梦》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02日 09: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广播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 资料图

  中广网北京6月2日消息(记者冯会玲)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5月31日凌晨1点59分,95岁的著名红学家周汝昌与世长辞。你可以想象不到,生前,他的左眼早在57岁时就已全盲,而右眼视力仅有0.01。

  著名作家刘心武曾说,周先生写给他的信“每个字足有铜钱那么大,总是一个字叠着一个。”而你也可能更想象不到,这位老人的双耳亦几近失聪。在将近30年的时间里,他都待在北京城东的一方斗室里。

  可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却留给世人60多部红学著作。他更是继胡适等人后,新中国研究《红楼梦》的第一人。一位与红学相伴60多年的老人,他的一生会有怎样的遗憾?大师远去,他又为红学留下了多少财富?

  生前出现在公众场合时,周汝昌先生最喜欢穿的就是中山装,许多人都喜欢在他耳边尊他一声“红学大家”,却不知,当年走进燕京大学校园的时候,他的志向与红学无关。

  周汝昌:那个时候,我的学习目标仍然是学好英文、英语,来翻译、传达中华文学文化的东西。我现在觉得有点狂妄自大,你有这个资格和能力吗?当时确实是这样做的,在翻译一个很难的古典名著,但当时并没有想起我要同时进入红学。

  仅仅是因为兄长在书信里嘱咐周汝昌,希望能够寻得和曹雪芹有关的重要诗句,没想到这一找就发现了极为重要的《懋斋诗钞》,就连时任北大校长的胡适都亲自写信称赞:这是先生的大贡献。也是从那时起,周汝昌与红楼的情缘再难割舍。

  周汝昌:我从1947年那个秋季学期的下半开始分出一半给西文,我的英文翻译之外,整个的时间精力就开始搜罗有关曹雪芹本人和他整个家室的文献资料,一直持续到48年的上半年,基本是在我们那个图书馆里大致完成我搜索的工作,看书1700种,后来采入《红楼梦新证》的700多种。

  1953年,周汝昌先生的《红楼梦新证》出版,那一年的全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上,几乎人手一本他的新书。35岁的年纪,短短的5年时间,周汝昌留给世人红学史上的里程碑式的著作。就连远在大洋彼岸的胡适也忍不住向友人推荐,那是一部“很值得看的书”,甚至毫不吝啬地说周汝昌“是我"红学"方面的一个最后起、最有成就的徒弟”。

  90岁那年,周汝昌先生被邀请到《百家讲坛》评点四大名著,他用手理一理雪白的头发答应了,让更多人了解中国的名著,了解红楼梦里藏着的百转千回,他说“只要有3个人愿意听我讲,我都会像数百上千人听讲一样去认真对待,无分长幼贵贱。”因为醉于红楼梦,他总喜欢把曹雪芹称作“芹兄”;因为痴爱,对所有因他而起的争议,他笑答:“论学从来有异同,何伤交谊共研《红》”;也因为痴迷,他总愿意笑眯眯地拉起晚辈的胳膊一起同行。刘心武说,正是周先生用肩膀扛着,才让他进入了红学研究领域。

  刘心武:我记得第一篇应该是1991年发表的读书杂志叫话说赵姨娘,那个时候引起了老红学家周汝昌先生的注意,他看见我这个文章就给我来信,鼓励我就说你对红楼梦叫做善察能悟,很多别人不去注意的这些文本现象你能注意到,他说你属于善察,因为红学已经一百多年了,很难再有新的话语出现,他说你还能有新话语,他就鼓励我(自述)。

  那个要把两个放大镜摞在一起才能勉强看点资料的周汝昌永远地去了,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刘梦溪慨叹:先生是目前中国红学学者中学问最好的一位,他的红学研究不是从“红学”到“红学”,而是从中华文化到红楼梦。 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孙逊说,现在很多人都研究《红楼梦》,有很多红学专家,但周先生是真正的喜欢红学。从1947年开始埋头在图书馆查找曹雪芹资料到现在,65载春秋,周汝昌先生不曾远离《红楼梦》。65年“为芹辛苦见平生”,他说,虽然有愧,但却不悔。

  周汝昌:我写过一篇散文,题目是有愧一个破折号又两字不悔,这就代表了我的整个的人生态度,你就吸取我这一点痴情傻劲,这个“傻劲”是名小说家吴祖先赐给我的,他说“周汝昌的红学观点我不一定同意,但是我非常佩服他为了这个工作他那一股傻劲,谁也比不了。”

  周汝昌逝世后,她的女儿周伦玲宣布:“按照父亲遗愿,不开追悼会,不设灵堂,让他安安静静地走。”我们也希望这位红学泰斗能够走好,也希望红雪研究能够后继有人。

热词:

  • 周汝昌
  • 红楼梦
  • 红学
  • 红学家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