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公务员饿死老母幕后:家族房产争夺战让人唏嘘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9日 06: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钟兆洪居住的复式房子。

  网曝“不孝子饿死老母”幕后 一场让人唏嘘的家族房产争夺战

  侄女控诉四叔虐待奶奶

  四叔辩称侄女为夺房产故意抹黑

  真相扑朔迷离争斗两败俱伤

  有邻居说他是个大孝子,老母亲平时洗澡都由他负责;也有人说,他将九旬老母关在一楼柴房中只为一套房产,并假冒母亲名义状告家人。这些截然矛盾的评价,竟然同时指向一个人——武平县中小企业服务中心干部钟兆洪。

  连日来,网曝“不孝子饿死九旬老母”事件掀起一片沸沸扬扬,事件主角钟兆洪也被推上风口浪尖。12月6日,他对本报记者说,这些天他面临很大压力,没睡一个好觉。而事件中另一位主角钟艺珍也找到本报记者,称自己有话要说——四叔钟兆洪是在说谎,在公众面前装好人,他根本不是“大孝子”。

  如今,双方各执一词,都称要为老人讨回公道,诉讼拉锯战仍在进行中。谁是最终的赢家,仍是未知数,事件的真相也越发扑朔迷离。从目前来看,这场家庭争斗没有赢家,似乎注定两败俱伤。

  文/本报记者李华、 肖欢欢

  图/受访者提供

  在得知网曝自己“虐母”的当天,钟兆洪便实名发帖《对网帖〈福建武平县外经贸公务员 活活饿死九十岁老母亲〉的诽谤真相》。钟艺珍的丈夫王平(应当事人要求化名)看着忍不住唏嘘,他表示,回帖中的一些不实细节不想回应,钟兆洪虐待老人才是重点。

  孙女钟艺珍

  奶奶为何“重度营养不良”

  “今年7月还精神矍铄的老人,为什么会在撤掉钟兆洪的诉状短短两个多月后,就成了活骷髅,最终重度营养不良、器官衰竭而死?”钟艺珍说,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也是控诉四叔钟兆洪虐待老人的关键。

  王平给记者展示了一份名为《武平录像证据》的视频,其中显示今年7月5日,钟艺珍从深圳回到武平,准备应对钟兆洪对她未尽赡养老人之责的控诉。当时老太太叶海兰精神不错。

  然而,9月28日9时15分,钟艺珍应对第二次控诉时,却发现老人下半身裸露躺在一张凉席上不能动弹,奄奄一息,大小便失禁。她感到非常震惊与心痛,拍下视频作为证据,同时报警,并向妇联反映情况。

  视频中显示,10时17分警察赶到现场。“惨不忍睹,”警号为850012的警员说,“最好的办法是去法院起诉。讲句实在话,这也是虐待,最起码他(钟兆洪)没有尽到赡养老人的义务。”

  10时45分,妇联工作人员到达现场,一名领导(王平介绍说,此人是妇联副主席林晓平)表示,赶紧把老人送医院,同时电话联系钟兆洪,“我在你家门口,你再不回来,我就找你的领导。”

  10时55分,120急救车将老人送往医院实施抢救。值班的钟医生说:“老人骨瘦如柴,身体非常虚弱。各方面的功能都出现了衰竭的现象。”他强调,老人瘦是生病所致。

  随后,武平县医院下达病重通知单,诊断结果为“重度营养不良”。

  据王平说,钟兆洪自始至终没有来过医院。9月30日,在医生表示对老人病情无能为力后,家人决定让老人在家度过最后的时光,并由二儿子钟兆祥签名同意出院。随后,叶海兰于10月6日去世。“老人家的住所、生活、身体状况能证明他是个大孝子吗?一个仅几平方米大的杂物间,无水无厕所无采光无通风,是人住的地方吗?”钟艺珍说。

叶海兰生前居住的楼梯间。

  儿子钟兆洪

  “老人一直都这么瘦”

  对于是否觉察老人近2个月明显消瘦、为何不及时送医院的询问,钟兆洪解释,“老人一直都这么瘦,她没病,我送什么医院!”他也曾对媒体表示,老人患有痴呆症,送医院也没用。之后两个月母亲不能进食时,他请了一名做医生的亲戚来看过,说是快不行了,就没想要送医院。

  钟兆洪在武平县平川镇有一栋6层小楼。钟升庆承租了一楼的店铺开家庭饭馆,夫妻二人曾于7~9月期间受钟兆洪所托,给老人送饭。钟升庆也说,“老人一直这样瘦”。

  他透露,钟兆洪给了他2000元伙食费,用于给老人买菜,“伙食还可以”。他认为钟兆洪是孝顺儿子,端屎、端尿,给老母亲洗澡。

  钟兆祥表示,他常年不在家,没有跟母亲、钟兆洪一起生活,不知道钟兆洪对母亲如何。

  事发后,钟兆洪所在单位武平经贸局纪委书记罗时信等介入调查。他告诉记者,经调查钟兆洪没有虐待母亲。“我们单位的人对他(钟兆洪)有些看不惯,他把钱看得太重了,但是对老母亲还不错”。

  9月29日,妇联曾召集双方当事人调解,争议在于征地拆迁中财产的分割,最终调解没成功。林晓平说,后来老人半裸的视频和照片在网上传播,损害了逝者的尊严,“叶海兰二十天来已经屎尿失禁,只能进食流质食品,钟兆洪没及时送医院诊治,做得不到位。”工作人员说。

  谁在说谎?

  双方均“为老人讨回公道”

  就在叶海兰逝世,钟兆洪变更为原告起诉钟艺珍之后,钟艺珍也于今年11月30日向武平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报警,并于2011年12月1日到法院提交了《刑事自诉状》,均在等待立案回复。

  双方的诉求都是“为老人讨回公道”。不同的是,钟兆洪希望钟艺珍支付赡养老人的费用;而钟艺珍则希望钟兆洪认识到自己照顾老人不周,对老人说一声“对不起”。

  “房产纠纷法院怎么判我怎么认,我一定要为奶奶讨回公道。”钟艺珍强调。

  钟兆洪似乎也有一肚子话要说。“网友怎么骂我都无所谓,但看到母亲凄惨的照片在网上流传,特别伤心。她都过世了,还要受这份罪。”他说,母亲有权利继承房产。“我要还老人一个公道。”他甚至表示,如果侄女不停止对他的人身攻击,他或将起诉她诽谤。

  如今,双方各执一词。究竟谁在说谎仍难判定。

  王平矢口否认帖子和视频是他或钟艺珍发的,他说可能是在准备控诉时不慎将材料外泄,由好心网友发布。对帖子引发广泛关注,他对网友“心存感激”。但是,钟兆洪却认定是钟艺珍所为,“网上的资料与她呈给法庭的证供一模一样”,他认为钟艺珍为夺房产故意抹黑,试图错误引导法官,制造舆论压力。

  真相疑云

  老人命丧只因房产纠纷?

  钟兆洪口中的房产,是指位于武平东门市场的一幢4层高、面积为512.61平方米的房子,一楼商铺100多平方米,用于出租。该房原属大儿子钟兆亨(即钟艺珍之父),已于2006年9月过户给钟艺珍。

  钟艺珍也一直纳闷,她父亲生前过户给她的房产根本不是遗产,钟兆洪谈何“继承”?但是,钟兆洪并不这样认为。他告诉记者,一方面,房产是在钟艺珍胁迫之下转交的——2004年钟艺珍之父染上了尿毒症,无力承担巨额透析费用,由钟艺珍支付共计40多万元。钟兆亨就把房产证“押”给了钟艺珍,之后她又以药费为由将房产转移到自己名下。另一方面钟兆洪认为,这么多年都是他独自赡养老人,老大钟兆亨有责任出一部分费用,他便以母亲的身份提请法律援助,要求继承其大儿子的遗产。

  他表示,根据我国《继承法》规定,遗产继承的第一顺序为配偶、子女、父母。叶海兰有权继承儿子钟兆亨的部分遗产,他是代母提出诉讼。

  东门市场这座门口污水横流的破楼价值本来不过三五十万元,钟艺珍说,她怎么也想不通四叔为什么坚持要分割部分房产。2011年11月25日,村镇的一份拆迁通知让她明白了——原来该楼房要拆迁,价值飙升至数百万元。经贸局本身是拆迁负责单位之一,在其中工作的钟兆洪应该早知,并了解该房的补偿价值。

  罗时信也告诉记者,经贸局在今年五、六月就收到东门市场改造的消息,且有一名副局长被抽调去筹备拆迁、改造的事宜。

  然而,钟兆洪对此否认,他称房屋在东门市场地段,不拆迁更值钱。

  在钟艺珍看来,奶奶叶海兰正是由于房产纠纷而被活活“饿死”的。在钟兆洪6月23日提起第一次诉讼后,叶海兰表示不知情并撤诉。之后便遭到了“虐待”,直至“器官衰竭而死”。

叶海兰老人在今年7月份的照片。

  结局难料

  家庭诉讼拉锯战未止

  钟兆洪前后起诉了钟艺珍两次和一次变更原告起诉,其间经历了起诉-撤诉-再起诉的拉锯战,焦点仍是围绕钟兆亨的遗产分割。

  钟兆洪说,2011年的清明时分在商量叶海兰的赡养费用问题时,六弟郑雄彪(已送养)提出钟兆洪、钟艺珍各出800元,他资助200元,共计1800元由三嫂脱产护理,可钟艺珍提出要她出钱就要钟兆洪与母亲脱离关系,钟兆洪勃然大怒。

  于是,2011年6月23日,钟兆洪以母亲的身份提起诉讼,要求分割钟兆亨房产的八分之一。在审理过程中,钟艺珍表示愿意支付每月800元,因此钟兆洪决定撤诉。

  然而,钟艺珍则表示,此次诉讼是因违背叶海兰的真实意愿才撤诉。记者从视频中看到,钟艺珍询问叶海兰是否知晓钟兆洪告她,叶表示:“我不知晓,这没有道理。”视频中,叶海兰当时身体状况良好。

  8月18日,钟兆洪以叶海兰法定代理人的身份第二次起诉被告,理由是法官三次电话要求钟艺珍付款却遭到回绝,同时他发短信催促钟艺珍交800元,同样遭拒。对此,钟艺珍表示,不是不愿给钱,而是希望见到奶奶生活条件改善再支付。

  第二次起诉初定2011年9月23日开庭,却因意外延至9月30日。9月28日钟艺珍回乡时看到叶海兰的惨状,并拍摄了视频,初衷是保留证据。次日,妇联调解不成后,30日网上便出现了“饿死九旬老母”的帖子和视频,掀起轩然大波。

  开庭当日,法官通知再次延期至10月11日,在钟艺珍的要求下又延至11月1日。10月6日老人去世后,10月12日钟兆洪以其继承人身份变更为原告,要求继承十六分之一的房产。该案目前仍在审理中,谁是最终的赢家,是未知数。

  记者手记

  一场没有赢家的家庭纠纷

  据双方当事人及相关家属反映,当事人两家关系一直很融洽,直至打官司撕破了脸皮。两家在当地都算得上是体面的人家,何以走到今天这步,着实让人费解。

  “虐母”风波,让家里的四叔遭受了巨大的舆论压力,而侄女将过世奶奶的照片放到网上,其良心上也必然受到不小的压力。

  采访中,王平告诉记者,钟艺珍到目前仍没有与四叔钟兆洪正面争论,仍寄望两家能和好。钟艺珍的意思是,只要钟兆洪肯认错,向奶奶叶海兰说声对不起,她可以和钟兆洪和解,重新成为一家人。而钟兆洪也向记者表达了类似的意愿,“只要钟艺珍道歉,愿意支付赡养费,一切都可以商量”。

  钟兆祥表示,他现在“里外不是人”,也希望两家能够和好如初。

  送养的郑雄彪则表示:“网友的评论也许是基于对我母亲的尊重或同情,反应不一,我们表示衷心感谢。但我仍然请求网友口下留情,客观公正地看待这一事件。我们诚挚地呼唤亲情,但愿亲情能融化这所有的一切。这故事本属胡闹,也就没有赢家。为此恳请广大网友理性地看待这一切,还我们兄弟叔侄之间亲情回归的土壤和空间,让他们都有个自省的机会。”

热词:

  • 刑事自诉状
  • 房产纠纷
  • 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