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我的打工故事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4日 02: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糕点琳琅满目,忙碌的生活已成常态

  1985年出生的陈晓锋,现在是仟吉食品有限公司的高级技师。

  25日一整天,除了接受记者采访时喘了口气,陈晓锋忙得停不下脚。

  早上6点,陈晓锋便匆匆往公司赶,车已经停在门口,今天两家分店在合肥开张,作为技术指导,他必须在开店之前赶到。早上9点,合肥宣城路,仟吉第十一家分店,顾客盈门,柜台后面的操作间里陈晓锋一身大厨装,却在猫腰扫地,“我就是一打工的,大伙儿都一样,什么活都要干。”陈晓锋呵呵地笑,一张娃娃脸看起来阳光灿烂,不高的个子配上平头很显干练。

  戴上口罩、帽子,记者走进操作间,一股香味扑鼻而来,不足10平方米的空间里,电烤炉占据了大半空间,虽是寒冬,但是操作间的温度仍然有近20度,陈晓锋工作服里只穿了件短袖。“吱!”每隔5分钟,电烤炉都会发出刺耳的尖叫,提醒糕点已经烤好,外面柜台摆放的糕点琳琅满目,想不到操作间却是如此单调乏味,不到20分钟便让记者浑身冒汗。“这不算什么,夏天最高的温度超过50度,虽然有空调,但是作用也不大。为了不让汗水滴进面包里,大家还要戴上帽子和头套,摘下来不用拧就能出水,习惯就好。”陈晓锋淡淡地说。

  中午12点,大家轮换休息,陈晓锋在隔壁快餐店匆匆扒完两口饭,便往另一个新店赶,新店店长着急地说:“怎么才过来,赶紧进去吧,港式面包已经缺货了。”陈晓锋打趣道:“你不给我打车费,我只能跑过来,当然慢了。”

  刚才还是嘻嘻哈哈,但一踏进操作间陈晓锋的脸立马沉了下来,伸手捡出一位厨师肩上的掉发,“以后进操作间后,大家必须相互检查头发,不能有一丝马虎。”这份严肃与他那张娃娃脸显得不太相称。“干我们这行的,就怕出卫生问题,要对公司和顾客负责任。前几天,为了一个卫生问题光排查我就干到了晚上12点。”

  拿起奶油袋,陈晓锋熟练地开始在面包里挤奶油,手腕轻巧地转动,如同绘画一般。在这一行已经呆了5年了,虽然不如体力活那么辛苦,但是吃饭不规律,容易得胃病。“时间长了,我已经闻不出来面点的味道。”他使劲地吸口气,无奈地笑笑:“真的闻不到了。”一直到现在,他仍然记得第一次走进操作间时,那股面包的甜香,每每回忆起来,都忍不住咽下口水。

  陈晓锋说,每个星期,他必须在12个分店来回打转,最少需要转两圈,每天早上7点起来坐公交,晚上回去的晚,公交一旦停了,就得打车,为了省钱,往往要走很长一段路,然后再坐面的。晚上9点,分店电话打过来,陈晓锋抱歉地告诉记者:“有点事情,分店让我再回去一趟。”矮小的身影瞬间便挤进了公交车,今天一天,他已工作了10余个小时。

  从临时工、学徒成长为高级技师,靠的就是一股子牛劲

  陈晓锋的打工故事,是五味交织的大杂烩。

  陈晓锋是重庆市黔江区石柱县临溪镇前进村人。18岁高中毕业后,他与5位同学一道,离开家乡,开始打工。然而,和大多数外出务工的年轻人一样,他们没有目标、没有规划、没有技能,有的只是力气和青春。

  几年里,陈晓锋的打工足迹遍布中南部,在温州做过装修、福州干过建筑、广州修过大桥。“从不知道存钱,过一天是一天,最长的工作也干不到半年。”不到3年的时间,便换了十余份工作。

  人生的改变源自他第一次走进面点车间。

  2005年,陈晓峰又一次辞职,在温州人才市场,一位工作人员建议他谋得一技之长,并介绍他进入温州一鸣糕饼店做学徒。第一脚踏进生产车间,陈晓峰便被那诱人的香味迷倒。从洗毛巾开始,每天工作10小时,每月工资仅仅300元,还不如做苦力!但是每次打退堂鼓时,他都会想到那股甜香:“好想自己做面包啊。”

  工厂对于技术管得很严,一般不允许外人在旁边,陈晓锋借口加班,每天泡在车间跟着糕饼师傅打下手,偷偷记着每一个程序。那个时候,他每天早上8点上班,凌晨3点才跟最后一班工人回家。半年后,他从学徒升级为车间工人,满以为可以大展身手,谁知道上岗没几天便出了个大问题,一天,趁着师傅不在,陈晓锋靠着记忆做了一箱面包,结果却忘了放盐,一箱面包全部成了废品,陈晓锋被罚掉半个月工资,并且调离了生产线。

  陈晓锋属牛,身上也有股子牛劲,不让干,咱偏要干好!他自己买来各种糕点书籍学做面包,并掌握了基本的操作程序,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仟吉的创建者之一,并加入了这个新的团队, “我很幸运,进入了这个行业,并且发现了自己真正的兴趣。”

  在仟吉,陈晓锋得以向各地名师学习制作技巧,有一次,因为面包调料时,搞错了两样材料的顺序,师傅孙志林大发雷霆,罚他一天不许吃饭,饿得他都站不稳,挨骂更是家常便饭。陈晓锋憋着一口气:学好技术,将来一定要混出个样子来。初级技师、中级技师、高级技师!如今他已是公司的技术骨干。回想起来,他对师傅当年的严厉和追求完美感激万分。

  记者本以为成为高级技师,陈晓锋应该已经感到满足了,但他却引用了台湾一位面点大师的话:做了28年面包,到第25年才发现自己刚刚入门,“我才做了5年,还远的很哪。”他笑道。

  这个行业每天都在变化,不学习肯定不行

  陈晓锋的家,在位于包河区城郊结合部的包河花园,这里是合肥市最大的回迁小区之一。说是家,事实上却没有家的味道。一个三室一厅的租屋里,是公司给他和其他三名同事租用的宿舍。客厅中间用纸箱子搭起了一个餐桌,几个空啤酒瓶横七竖八,桌子对面摆放着一台20寸的彩电,整个屋子都积着厚厚的灰,厨房里更是没有一点油烟气。

  陈晓锋自己住着一个居室,5平方米的蜗居里,一张床、一个文件柜将房间摆得满满当当,一根连着窗户和门楣的铁丝被拿来当做衣架,整个出租屋里,最值钱的就是他那台电脑了。“电脑是为了学习才买的。”陈晓锋说:“这个行业每天都在千变万化,标准在变、样式在变、口味在变,不学习肯定不行。”

  天渐渐黑了,小区周边的大排档陆续营业,浓浓的油烟有些呛人。陈晓锋带着记者光顾了一家常去的牛肉汤馆。“多放点辣椒。”点餐时,他总是要强调一下。虽然已经离开重庆8年多了,但是他一直很怀念那麻辣的口味。只要有机会回去,他都要好好吃一顿火锅。

  家在哪里?陈晓锋说不清楚,由于家乡修建水电站,一些农田被淹,区里建议搬迁。陈晓峰咬咬牙,将自己这么多年的积蓄拿出来给父母办了户口,还买了15年的养老保险。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但是奔六的父母现在还在温州打工,他希望他们尽快回到重庆。

  陈晓锋更希望能够到武汉,在武汉开一家蛋糕店,那里有他相恋4年的女友,如果不是相隔两地,也许今年就该结婚了,但是由于太忙,最后一次见面还是5月份。前两天喝多了酒心情不好,把女友熊了一顿,“得好好想想怎么道歉。”说这话时,他表情颇有些落寞。

  朋友多的地方才有家,8年前,5位同学兼好友相约出来闯荡,如今有的误入歧途,有的四海漂泊,大家没有时间相聚,只能电话里嘘寒问暖,共有的感受是人情味越来越淡,融入一个城市越来越难。“买房、户口还有将来子女的上学,都是困难。”陈晓锋感慨:“曾经考虑在武汉买一套房,但是父母不同意,希望我们还是回老家,结果房价眼看着往上蹿,为这事没少跟父母吵过。”

  在陈晓锋看来,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事业在哪里,家就在那里,因此他努力地 攒着每一分钱,希望能够开自己的店。现在他的工资是每个月3000元左右。“每个月能省下2000多,很不错了,30万就能开个小面包店。”他开心地憧憬着,为了提高自己的管理水平,陈晓锋开始报名参加各种夜校,“还是应该多读读书啊。”

  记者手记

  记者在采访中接触了很多为梦想而努力的农民工:21岁的宿州小伙魏礼东,中学毕业后进城务工,如今已经成为技术专员;25岁的庐江姑娘汪小芹,从对电气行业一无所知,到现在成为厂里最年轻的车间主任;26岁的陈晓锋,靠着自己的努力,成长为年轻的面点行业高级技师……

  虽然学历不高、虽然起点很低,但是他们同样有梦想、不怕苦、在努力,成功的钥匙牢牢地握在他们自己手里。城市的发展,迫切需要这些有憧憬的年轻人,他们的梦想、他们的成长,伴随着城市的梦想和成长。

  然而,当他们一提到成为城市人时,仍是一脸的无奈,买房遥不可及,公积金没有办法,户口没有办法,家人两地分居。城市,并没有容纳他们。到今天为止,农民工如何融入城市,仍然是一个难题。一个发达的城市,理应具有一种海纳百川的胸怀,为这些农民工提供平等的生活、发展创业以及受教育的机会,给他们家的感觉。这不仅是政府的事,也是大家的事,只有给农民工更多的关注与体谅,城市的未来才会更加美好。

热词:

  • 陈晓锋
  • 温州人才市场
  • 故事
  • 临溪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