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教授批高校学生会成特权阶级 学生揭“四宗罪”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4日 05: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大洋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大学学生会,作为一个学生组织,为学校生活提供了一些丰富的活动,也锻炼了学生会的成员,一些有才之士争进学生会,从学生会出来的人也是“大不同”,但却也有“阴暗”的一面,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陈伟怒言:“大学的团委和学生会, 已成为高校的藏污纳垢之地。”他批判高校学生会官腔连篇、言不由衷,是学校的“特权阶级”。

  记者深入广州多所高校学生会,受访学生会成员和学生指出学生会几大“罪状”,进入学生会时有“学问”,进到后“规矩”多,“混完学生会”好处多多考试有加分就业有老师推荐,甚至不用面试就被录取。一些学生管理者承认,学生会功利化和官僚化确实存在,解决办法是让学生会从学校独立。

  “罪状”一:暗箱操作

  混进学生会,靠人情家庭背景

  不公平,是同学们对高校学生会的最大诟病。一些高校学生会成员透露,学生会存在“暗箱操作”,在学生会里要上位,除了要讲人情外,还要靠外貌、家境、背景等各种自身实力以外的因素。

  记者了解到,虽然不少高校学生会的章程提到,只要是会员就有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和表决权。但大部分学院在选取学生会主席时,是通过一些辅导员和前任学生会干部的面试来决定的。据多位学生会内部人员透露,很多干部都是通过辅导员推荐,甚至是家长关系,直接进入学生会的。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一些学生反映,在每年学生会和团委的换届选举活动期间,“学问就大了!首先,你对于前部长副部长,可以接近就接近,能多友好就多友好,就算你再不行,当不了部长,你也可以混个副部长做。因为,部长是由各大前部长、副部长选出来的,而副部长则由部长直接任命的。”曾在该校学生会工作过的大三学生小陈说。

  曾在学生会工作过的广东某理工科高校学生小李说,学生会已是宛如“江湖”一般。“说好话,请吃饭,跟老师套近乎……这些都是学生会里面的把戏。”

  还有一些学生会成员告诉记者,老师在选拔学生会干部时,重视学生的家境。“老师的想法是,做主席的人最好家庭环境好一点,因为到时候可能要为学院的一些活动先垫一些钱。”某学院的前任学生会骨干小李如是说,而家境一般的同学是比较难达到这个要求的。

  “罪状”二:收受好处

  混在学生会,被利益部门请吃喝

  一些大学生对记者说,学生会干部在校内可算是“特权阶级”,因此学生们“前仆后继”地挤入学生会。最“经典”的是,就连饭堂等校内学生服务机构也会有意“讨好”学生会。

  在众多学生看来,学生会应该帮助学生群体反映饭菜质量以及监管饭堂卫生等问题,但在大学城的一些高校,学生会被饭堂贿赂的事曾有发生。小冯是广州大学城某普通高校的学生会成员,他就亲自享受过饭堂的招待。当时,学校饮食集团的大老板组织饭堂经理年会度假的时候,也把学校学生会和自律会的学生干部也一块请过去了。小冯一行游玩的是番禺莲花山,唱K跳舞,晚上在半山宾馆住一晚。饭堂老板还跟小冯一行说,如果学生会主席团成员生日,饭堂可以免费送蛋糕,平时在饭堂开的餐厅吃饭,还可以打八折。

  不过,吃人家的嘴软拿家人的手短,学生会当然会帮饭堂做策划宣传。每年,学生会都会对饭堂的饭菜质量、价钱、卫生做调查,调查报告的分数也给得挺高,这无形中提高饭堂在学生心目中的形象啊。“最重要的一招,就是在学生会下面的刊物刊登这些调查报告或者是饭堂的美文,因为学生刊物的影响面比较广,所以对学生重新选择饭堂或者减少对饭堂的敌对情绪有很大的帮助。”小冯告诉记者。

  “罪状”三:学摆官架

  混在学生会,爱学老官员迷糊圆滑

  不少大学生反映,加入了学生会,尤其是担任了干部后,就摇身一变成“官员”,彼此说话办事官味十足。在广东商学院,曾作为学生会主席团成员之一的源同学说,该校某学院的一位主席,有一次在路上遇到部门的一位干事,那位干事没有跟他打招呼。那天晚上,这位主席便在QQ群上指名道姓批评这位干事遇到他没有称呼他“主席”。

  而广州某师范学院现任学生会主席黄同学也坦言,在竞选主席时,主要说一下这些套话,总没有错的:“我竞选的原因有两点,一是对组织的感情。校会的蓝色火焰始终氤氲着我的大学生活,形影不离。二是这是一个新的挑战。服务学生,会聚精彩为学生会的宗旨。今年旨在大力强调我们的服务。”有学生认为,听着这一席话感觉很别扭,“年轻人学着老官员迷糊但又圆滑的那一套,很不搭。”而从该校学生会退出的LULU同学谈到退出原因时,也如是说:“和校学生会师兄师姐们聊天都要很严谨正规,很形式化,让我很不舒服。”

  “罪状”四:拥有特权

  混过学生会,工作加分都容易

  此外,一些学生会成员还指出,拥有学生会工作经历,就业的资本会更多。广东技术师范学院的小陈(化名)在大二时曾担任了一年的学生会秘书部部长,进入大四,小陈的学生会老师已经推荐她到好几个单位面试了。有好几个单位甚至看到是她的老师推荐的,连面试都不用就直接录用她了。

  在博文中,人大副教授陈伟提到:“有的学生对学生工作本无兴趣,但考虑到未来保研加分,只好加入学生会组织。”对此,曾在广技师担任过一年学习部部长的小林(化名)坦言:“不但找工作比较容易,就连拿学分也比其他人容易很多。”

  而在中山大学各学院每年的奖学金评比中,学生会成员的身份都是一个可以加分的因素。以传播与设计学院的加分细则为例:“学校学生会主席3分,学校学生会副主席、常委、校区学生会主席2分,学院团委委员、学校学生会委员、院团委副书记、学院学生会主席1.5分,学生会部长1分……学院团委、学生会干事、校学生会干事0.2分”。

  通讯员 陈少娜 丁妙婉 彭慧明 陈少纯 吴烨 育冬 永胜 不舍 胡骐冰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巢晓

  两个观点:

  风气就这样,功利确实存在

  中大南方学院党委书记陈腾华表示,学生会是学生自己的组织,其宗旨是服务学生,而功利化的现象确实存在,“整个社会风气是这样,学生会存在这种现象也是不可避免的”,不过他认为,其实所谓的功利化从另一种角度看也是学生们追求上进的表现,学生参加学生会社团多多少少都带有些功利目的,综合测评加分,锻炼自己为将来求职积累优势等等,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的,而这与学生会服务学生的目的也并不冲突。所谓的官僚化作风不能说完全没有,但只存在极个别。

  而广东科贸职业技术学院团委书记阮国安则表示,学生从入学到毕业,在学校的几年时间里有许多事情是要依托学生会去进行的。“大部分学生会成员在自己的工作上花了很多精力,也确实做到了为学生服务。一些官场不良作风确实存在,但只是‘副产品’,不是主流”。“只要权力集中,就会滋生一些腐败现象。”阮国安以此来解释高校学生会中存在的某些腐化现象。

  辛苦了,获得好处是应该的

  此外,少数学生会的管理教师也认为,人大副教授陈伟用“藏污纳垢”来形容学生会太过偏激,其实换个角度看,学生会成员工作辛苦,获得一些额外“好处”也是应该的。如中山大学团委副书记唐锐表示,中大学生会就不存在陈伟在博文中提到的“公款吃喝”的现象,“学生会本身没有掌握多少经费,有时候部长请干事们吃个夜宵什么的,都是自掏腰包。”学生会成员要负责许多大型的校内活动,工作相当辛苦,许多成员也很卖力。所以,他认为学生会成员获得综合测评加分是应该的,“他们为此付出了时间和精力。”

  如何解决

  让学生会独立于校方

  那么,如何才能杜绝学生会沾染官场不良作风,走向健康发展呢?阮国安表示,“将权力下放到学生,由学生自己来管理学生会,维护学生利益,这样会更好。”他提到,与国外学生工会不同,目前国内高校的学生会主要还是由学校相关部门领导和管理的。若能效仿国外学生会,让学生会成为独立于校方的学生组织,也许是个办法。但限于国内高校现有的体制,要推行这种新的学生会模式也不能一蹴而就,阮国安也表示,“这需要时间慢慢推进。”

责任编辑:刘禛

热词:

  • 特权阶级
  • 学生会
  • 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