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两岁女孩遭两车碾压 18名路人视而不见未施援手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7日 07: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广播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广网北京10月17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广东佛山,10月13号,一个2岁的女孩,被两辆汽车前后碾压,躺在血泊中,但18名路人漠然走过。微博上疯狂转载的一段监控录像,挑战着人们的道德底线。

  最后一位捡垃圾的妇女伸出援手。她,已经是经过小女孩身边的第19名路人。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18名路人,用冷漠的脚步,拒绝了一个孩子,一个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孩子,无辜的、求助的目光 。

  事情的经过,到底如何?人心冷漠,何以至此?

  这段视频,黑白,无声,却令人发指。

  13日下午5点25分,佛山南海黄岐的广佛五金城里,一名两岁小女孩悦悦,被一辆面包车撞倒并碾轧,肇事司机逃逸。随后,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路人,从悦悦身边走过。5点26分,一辆体积更大的货车,再次从悦悦身上碾过。而之后将近5分钟时间中,第四名,第五名,第六名…第十八名路人先后经过,但没有一个伸出援手。

  18个路人中,有一位母亲,她经过时,拉着女儿快步离开。赶往现场的南方都市报记者王去愚,采访了这位母亲:

  她自己开门见山的说,对,我自己就是被大家指责的那个冷血动物。她说自己从停车场接女儿回来,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小女孩。当时远看小女孩光着脚,躺在那里哭。然后走近来看,头上有血走出来,鼻孔和嘴巴上全是血,脸上也是鲜血模糊。她自己的女儿是四岁。女儿告诉我说:她说她看见小朋友身上全是血,她哭的声音好小。我好害怕。

  这位母亲说,自己不去救的原因,是害怕。而且周围店铺的人,明明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小女孩,也不管不问。她说留那么多血,我才不敢过去拉她呢。现在大家指着我说没有人性,其实我是害怕。我就问傍边那个新华劳保店的年轻人。小孩流血了,是不是你们的,怎么不抱回去。那人双手直摆说不是他们的。这位母亲想:既然他们都不问,那我也牵着小孩走了。

  最终,悦悦被第19名路人,一个拾荒的妇女抱到路边。随后,悦悦的母亲赶到,把悦悦抱走。

  记者试图联系拾荒的妇女,但被告知:拾荒者心情比较激动,她的手机随后处于关机状态。据南方都市报记者说,这名拾荒者是一位朴实的农村妇女。

  所有认识的人对她的评价就是一个很老实,很本分的农村妇女。她的女儿讲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说她妈妈到佛山来的第二年,在路上捡了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有十几万巨款。她妈妈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好路过一个环卫工人。这个环卫工人说:把钱交给他就可以了。她妈妈就把钱交给他,然后就走了。然后我再采访她妈妈,就是施救的这个老太太的时候,她说她当时心里根本就没有想到什么,很自然的一个反应而已。

  当天,小悦悦在佛山一家医院接受手术,切除了后脑盖骨,并转到广州军区陆军总医院重症监护室。小女孩能否度过鬼门关?

  广州军区总医院ICU副主任医师文强介绍,当时女孩在佛山已经做过名为“血肿清除加去骨瓣减压术”的手术,文强说,悦悦转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自主呼吸。

  文强:“14号病情非常危重,所以送到我们医院,到医院后,病人一直没有自主呼吸,各种生理反射都消失,特别是脑干反映消失,瞳孔散大固定。”

  文强说,悦悦抢救成功的几率不大,已经接近脑死亡状态,但是有一丝希望就会全力抢救。

  文强:“临床上面看的话,抢救成功的机会不大,临床上接近于脑死亡状态。这种情况持续超过20个小时的话就很难救治。”

  对于悦悦的病情,悦悦的父亲王先生坚信孩子能够挺过去。

  记者:您小孩情况怎么样?

  王父:暂时没有读过危险期,只是暂时。

  您有没有看到她?

  王父:今天我孩子的妈妈和她爷爷过去了,我在这里抓肇事司机落网,因为这个我没有过去。

  记者并不忍心追王先生,是否知道了悦悦很难被救活的消息。试想一下,如果当时路过的前三个人,能扶一把悦悦,她就不会经受第二辆货车的碾压。如果当时路过的前十八个人,其中任何一位能够早点伸出援手,送悦悦去医院,也许结果会有改观。对于漠然的路人,悦悦的父亲无奈又愤怒。

  王父:我太憎恨这些人了,小女孩躺在路上连扶都不扶一把,而且肇事司机还在逃逸。

  南海公安交警大队宣教室王副主任介绍:当晚九点,货车肇事被警方抓获。昨天,小客车的肇事司机落网。

  交警大队:“这个案件已经按照刑事程序立案调查,案件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对于18个路人的冷漠,网友议论纷纷。昨晚10点,优米网的创始人王利芬这样写道:“那个被车两次压过的小女孩的事,我一想就发毛,情不自禁地看看外面,车水馬龙,灯红酒绿依旧,我再看看周围,好像一切也照旧,但一种深深的不安全感却赶也赶不走,我们处在一个什么环境中?这难道只是个个案吗?我希望是。”

责任编辑:祝新宇

热词:

  • 路人
  • 去骨瓣减压术
  • 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