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价值千万土地疑被五百万贱卖 国土局回应无实据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5日 17: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云南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一块6.8亩的自留地,一份无效的协议,一起村民和老板的相互追偿,又扯出国土部门暗箱操作把价值千万元的土地五百万元就贱卖了。而国土部门回应,县纪委监察局、县检察院及县国土局组成的调查组调查发现,串通竞拍的举报不成立。涉案土地光地皮就卖了590多万元,其价格并不低于国家规定的基准价,加上土地上面的房屋和附着物在内,总价达到了1700多万元。

  村民

  我们被骗了最少索赔2000万

  罗平九龙大道国税局对面的烟草小区旁,有一块面积约六七亩的土地,这块土地属罗平县罗雄镇团结居委会第十六居民小组所有,目前已闲置了整整两年。

  “我们被骗了,我们要告他,价值4000多万的房产被他强拆,最少索赔2000万元。”居民小组刘组长告诉记者,小组有160多户村民,村中土地都被征用了,只剩这块6.8亩的自留地。上世纪90年代初,经全体村民同意,村小组投资三四百万建了一个宾馆、26间铺面,还有一个幼儿园用于出租。由于租金逐年上涨,2009年时,每年租金至少50~60万元,这些房子的价值也上升到4000多万元。

  2009年,一穆姓老板称想和村民一起开发这块土地,并向村民承诺:3月内办下土地相关手续,一年之内建好17层大楼,并将其中的6111平方米无偿交给村民;如村民不要房子,则按每平方米1800元的价格补钱,可以补偿到1100多万元。村民都签字同意了他的计划。刘组长说,当年10月20日,穆老板与村小组签订了联合开发协议,还没经过村民同意,就将房屋全部拆平,拆房时也没给村民补偿。由于宾馆和商铺的租期未到,穆老板又不愿给商户赔偿,村小组只好从他那里借了50万元补偿商户。可没想到,房子拆了快两年了,穆老板的相关手续一直办不下来。

  今年8月20日,因政府部门要挂牌出售土地,村民提出不和穆老板合作了,要求他先赔偿拆除房屋损失1100多万元。而穆老板却不答应,称在今年9月10日前支付200万元,余款在今年12月31日前付清,遭到了全体村民的拒绝,双方因此闹僵了。

  老板

  村民毁约在先,国土局串标在后

  穆老板称自己是罗平县豪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2009年与十六小组签订了联合开发协议,明确规定:村民出地公司出钱,公司向政府部门申请将集体土地变成国有土地后进行开发,公司竞买土地时小组必须配合,若违约小组赔偿公司损失300万元。协议签订后,豪城公司拆除了地上建筑物,并向村民小组支付了50万元安置费,前后花掉了两三百万。随后,豪城公司向罗平县发改局、国土资源局、建设局等13个部门申请立项,请求开发这块土地,这些部门都批准同意豪城公司的立项请求。

  穆老板表示,由于另外有人也想得到这块地,部分村民又得了好处,就给他设置种种障碍,还要他补偿1100万元。遭到拒绝后,村民便不给他签《补偿协议书》,导致他无法参与竞标。“村民违约,给我造成了三四千万的损失,我现在还要告他们呢,最少索赔500万元。”

  “一宗土地三家竞买人,拍卖时两次举牌一次加价就敲定成交,这完全是一种暗箱操作的串标行为。”穆老板说,在罗平县国土资源局的招标公告中有个限制条件,竞买人除先交530万元保证金外,还必须有十六小组开具的《拆迁补偿协议书》。十六小组和豪城公司闹僵后,未给公司开具《拆迁补偿协议书》,导致公司无法参与竞买。9月9日,罗平县国土资源局公开拍卖这块土地,拍卖师说出起拍价后,十六小组举牌,随后拍卖师加价5万元,云南麟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举牌,此后再没竞买人加价,拍卖师宣布拍卖成交。如此黄金地段,居然加价一次就成交,在土地拍卖中非常罕见。这块土地按照罗平现在的市场价,至少可以卖1000万元,这块土地只卖了500多万,肯定是被“贱卖”了。

  穆老板认为,国土局在招标公告中故意设置门槛,地上建筑物早已被拆迁,根本不存在任何拆迁,何来补偿?3家竞买人中,十六小组竞买保证金是麟昊公司提供的,只是他们用员工的个人名义打款而已,这种“作弊”行为很明显。“我们准备起诉罗平县国土资源局涉嫌侵权,他们所拍卖的成交协议无效。”

  国土局

  举报问题查无实据

  “集体土地变成国有土地,必须向曲靖市国土资源局及省国土资源厅申报。涉案土地光地皮就卖了590多万元,其价格并不低于国家规定的基准价,加上土地上面的房屋和附着物在内,总的价格达到了1700多万元。村民和老板受到的损失,都是无效协议惹的祸。”罗平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刘勇说,法律规定,土地从集体土地变为国有土地后,必须公开拍卖,豪城公司和十六小组的联合开发协议是一份无效协议。

  国土局发出招标公告后,有4家单位参与竞标,由于豪城公司没有提供《拆迁补偿协议书》而失去了竞标资格。

  刘副局长介绍,拍卖当天确实只有两次举牌一次加价就成交了,起拍价是588.4125万元,成交价是593.4125万元。涉案的土地不算黄金地段,卖了590多万元并不低于国家规定的基准价。还有该地块上的房屋及附着物、附属物的补偿1180万元,该地块总成本价为1773.4125万元。集体土地变为国有土地后,跟村民就没关系了,十六组参与竞标符合法律规定,报名竞标也并没设置任何前置条件。

  刘勇说,拍卖前一天,豪城公司曾向罗平县有关部门举报:参与竞拍的竞买人涉嫌相互串标。接到举报后,罗平县纪委监察局、罗平县检察院及罗平县国土局组成调查组,对举报材料进行调查,发现举报问题查无实据,串通竞拍不成立。豪城公司与十六小组联合开发的纠纷及造成的损失,调查组建议双方走司法途径。田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