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视频 >

[新闻周刊]本周人物:“逃脱”的捐献者(20110806)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6日 23: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EB74AAD4C21A4ea98050BB1BC8C9A20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8月3日的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白血病患者王传龄躺在无菌病房里,等待着奇迹的发生。15天前,他本该顺利完成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但意外的是,捐献者小李在中途突然变卦,采集到的血液只有需求量的一半。

  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 主任医师孙海英:造血干细胞输入的数量比较少,造血重建肯定会出现延迟,而现在实际上我们最担心的是植入失败\\\他白细胞出现零已经将近10天了。

  解说:15天前,这次造血干细胞移植看起来似乎还是一个“人间有爱”的故事:年轻的女孩小李,2009年在大学同学的鼓动下加入了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她没想有到,当初的随手之举,在3年后竟真的配型成功。

  记者:你填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选中,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答:我想的是不会被选中\\几率这么低,怎么可能

  解说:7月20日,小李来到医院进行血液采集,成为云南省第40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

  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医生喻镁佳:我们采集大概是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当时我们有一个排气阀就频繁排气,本来应该回输到供者体内的,那个血液就频繁排到前面预冲的生理盐水抗凝剂的,就发现那个袋子变红了,液体增多了,然后就发现离心机速度慢了下来

  解说:在达到血液用量一半的时候,血细胞分离机突然出现了故障,医生几次尝试都没能解决,采集只能被迫中止。此时,小李害怕了。

  捐献者小李:他们把我的眼睛蒙住,不让我看血,就说没事没事,机器坏了,后来他们打电话过去,又重启,按照教授的方法,怎么按怎么按,可是没有办法,他们不是告诉我机器是最好的,医生也是最好的吗

  解说:机器故障,让本就对捐献有顾虑的小李有些动摇了,她拒绝到院方安排的另一家医院进行后续采集。而远在徐州的王传龄为了接受骨髓移植,已经将全身细胞和免疫系统全部摧毁,以待新的干细胞注入。这时停止,对他来说是致命的。造血干细胞云南省分库的工作人员开始给小李做工作,还叫来了其他捐献过的志愿者“现身说法”,希望小李能够尽快完成采集。

  志愿捐献者廖明:我说虽然都还年轻,我说你要能体会到生命这两个字的意义,它是机器的原因,是意外,谁也没法预料的,但是你自己如果一开始就决定要做这件事情的话,我觉得不管怎么样,都不应该反悔,都不能够放弃

  解说:在反复劝说下,小李终于同意了继续采集。而当他们打车前往医院时,一直瞒着父母的小李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小李:因为我妈担心我,说如果你要去,以后不用叫我,也不用跟他们联系,就是断绝母女关系。

  小李男朋友:身体上的血在机器里循环,机器突然出故障了,医生还不知道怎么处理,你说出现这种情况谁还敢?\\父母谁还同意捐第二次?

  志愿者小杨:她说她父母不同意,她过不了这一关,她哭了,她大哭,她男朋友也是从一开始的赞成,到后来看到捐献者这样哭,她男朋友也是说不捐了,然后拉着她就跑了,就坐上车就走了

  解说: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尽管此前也有志愿者因各种原因而退出,但这种捐献到一半因为机器故障反悔的,在全国都是首次。事情被媒体报道后,小李陷入了一片骂声,“临阵脱逃”、“不负责任”等批评声不绝于耳,甚至有网友说她“简直就是故意杀人”。巨大的压力下,这个年轻的女孩几乎崩溃。

  小李:那几天不知道大脑里想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每个人要么是骂我,要么是指责我。如果我早知道结果是这样,我宁愿一开始就不入库 。

  解说:经过多次协商,在同意了小李家人提出的“医院道歉、保证捐献者一年内身体健康、赔偿5万元”等条件后,院方等到了小李的最后答复。

  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云南省分库主任李爱华:她说李主任对不起,我不捐了,我不继续往下走了。

  小李:就不捐了,我不想再继续闹下去的。我有点接受不了这种,压力太大了,造干那边的态度也是,记者也是这样,家里也反对,我觉得这件事怎么会这么累。

  解说:机器故障前采集的造血干细胞,已经在第一时间输入了王传龄体内,他不知道十几天里发生了什么,还以为输进他身体的造血干细胞已经能治好他的病了。

  白血病患者王传龄妻子:当天21日,那天细胞来了,给他输进去之后。他打电话跟我说,让我谢谢给输细胞的人。

  云南省第二医院血液科主任 李斌:从理论上来讲,她那个细胞的数量要造血重建我觉得不太可能。

  记者:现在怨那个女孩吗?

  白血病患者王传龄妻子:怨。

  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们)就选择另外的人了。

  记者: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白血病患者王传龄妻子:希望还能碰上好心人给捐献出来,捐细胞出来,因为没有多少钱,熬不起这个病。

  每年 中国约有20%的造血干细胞志愿者在配型成功后反悔

  他们中大部分人缘于家庭压力或自身恐惧

  白岩松:我们没办法去追责小李,毕竟她也曾躺到了捐助骨髓干细胞的病床上,但是仪器的意外改变了结局,在这样一个过程中,说明着我们整个捐献体系是非常非常脆弱的。从个人的意愿到周围家人和朋友的看法,到社会氛围的营造和医疗机构的服务,都不坚固,都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只不过那个在生死边缘挣扎的生命,他还能等待多久。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