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药家鑫父不解儿为何杀人 后悔送其自首前没好好谈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5日 04: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8月3日,药庆卫在儿子药家鑫的屋里,桌上放着药家鑫的照片以及他最喜欢的滨崎步唱片。本报记者 孔璞 摄

  药家鑫家的古筝琴谱依然停留在2010年10月23日翻开的那一页,还有很多东西停留在那一天,比如药家鑫床上毛绒熊摆放的位置。那天上午,药家鑫被药庆卫夫妇带着到公安机关自首,从此他再未回过自己家,家里的古筝也再也没有响起过。

  这个家位于西安东郊,在一座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职工住宅楼的五楼。房间里,白墙,瓷砖地板,大幅的风景画。

  儿子自首前有何举动?

  “想吃顿妈妈做的饭”

  背景:2010年10月20日,药家鑫开车撞倒张妙后,用刀将其刺死。三天后,药庆卫夫妇只知道儿子撞死人,急着带其自首。药庆卫回忆时,不断重复派出所工作人员的话:你们做得对,给儿子一条生路。

  新京报:药家鑫出事那天情绪有异样吗?

  药庆卫:我没感觉到。早晨起来好好的,晚上放学,他发短信说不回来吃饭。我们以为他带家教,谁知道他开车去送朋友。

  新京报:陪药家鑫去自首前,他是否有反常?

  药庆卫:没有。去年10月20日晚上,我和他妈妈接到他同学通知说药家鑫撞了两个人,好在伤得不重,就赶快赶到医院,陪伤者看病。我们注意到他很难过,以为他是为车祸担心。

  10月22日我们陪他验车。在交警大队,人家把药家鑫叫进去单独谈话,不让我们听。说是因为在他撞人前,有个女的被撞死了,所以找他了解情况。他出来情绪低落,我们安慰他,他不吭声。我们没多想。

  新京报:药家鑫何时告诉你们他杀人了?

  药庆卫:其实他始终没说。10月23日早晨,我出去上班,他妈妈在家。9点多,他突然走进我们卧室,跟他妈妈说,“妈妈,能不能再抱我一下。”又说:“能回到过去多好。”他妈妈听不明白,就叫他有话直说。他就说,在那天事故前,他还可能撞死一个人。

  他妈妈一下子知道事情严重,就哭着给我打电话叫我回来。我们一直都以为是撞死人,而不知道他杀了人。

  新京报:自首是谁做出的决定?

  药庆卫:我。我打车回到家,站在门口,鞋也没换,叫他们娘俩赶快走,去自首。药家鑫哭着说,我想再吃一顿妈妈做的饭。我说,别吃了,快去自首。那个时候不是案发的第二天,而是过了两三天了,我怕再不自首就来不及了。

  新京报:这期间你们夫妇为什么没有问他车祸细节?

  药庆卫:他妈妈听说他撞死人就哭得话都说不清。送他去派出所的路上,药家鑫哭得不行,说怕进监狱。我们还能说什么,就是安慰他。而且儿子从小不惹事,我们也不会往这方面想。就觉得他是交通肇事逃逸。后来他低着头,哭着走进派出所。谁能想到再次见他就是执行死刑前了。

  为何没及时道歉?

  “我想按程序来就好”

  背景:药家鑫案发后,药庆卫夫妇一直没有接触到受害者家属。曾有媒体报道,药家128天都没有道歉。这成为大家的一个疑问。

  新京报:案发后到被媒体曝光中间有一个月,你们做了什么?因为后来媒体一直指责你们夫妇不和被害人家属联系,不道歉。

  药庆卫:把药家鑫送到派出所时,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什么,公安人员说侦查阶段保密。第二天派出所叫我去拿拘留通知书,上面写着药家鑫“涉嫌10·20张妙被杀案”,我们才知道事情可能大了。我眼泪一下子出来了,这是事情发生后我第一次流泪。

  新京报:随后你们做了什么?

  药庆卫:立刻找律师,我们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只记得我爱人娘家附近有一家律所,就直接过去了。接下来就一直通过律师了解这个事情。

  新京报:律师怎么跟你们描述案情?

  药庆卫:他什么也问不到,每次去派出所人家就说侦查期间保密。我和我爱人每天一个电话,或者跑去律所催,律师也没办法,就说叫我们先筹钱,准备赔偿,要争取受害者家属的原谅。

  新京报:没想过通过其他途经问问案子具体情况?

  药庆卫:我2003年从部队转业,天天在工厂里,我是真找不到关系问。

  新京报:为什么不去找找受害者张妙的信息?到案发地附近可以问问。

  药庆卫:怎么问,那一片那么大,我怎么问到张妙的信息呢?难道拉住路人问吗?我只能通过律师来处理啊,这难道不是正当程序吗?

  新京报:当时没想过跟张家道歉?

  药庆卫:见到张家人,我该怎么道歉呢?我们根本不知道药家鑫做了什么,如果全认下来,万一他没做,将来就没法澄清了。

  新京报:后来媒体报道了此事,但家属仍声称你们没有及时联系他们?

  药庆卫:唉,我不明白,为什么公安机关跟我的律师说保密,却把消息告诉媒体?媒体报道后,我看到对方也有了律师,就叫我请的律师路刚和对方律师联系,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我不是不道歉,不拿钱,此前,派出所叫我拿一万五的丧葬费,我立刻就拿了,只不过因为一时凑不齐钱,第一次拿了一万二,过了几天又补了3000元。

  新京报:这个时候为何不去向被害者家属道歉?

  药庆卫:我们提出要买点东西去看望老人,但对方律师说先拿10万慰问金,不然不要来。我当时四处借钱,只借到五六万,拿不出他要的钱,没法去。

  新京报:没有考虑过可以先少拿一些、表达一下你们的心意以及歉意?

  药庆卫:我觉得人家要10万,媒体上说我们家富,我才拿三万过去,人家肯定会生气。我怕过去了反而把事情闹大。

  为何不争取谅解?

  “曾申请高院来调解”

  背景:1月23日前后,被害人张妙的父亲张平选电话联系药家,但被挂断。随后在一审二审期间药家鑫始终没取得张家谅解。

  新京报:当时为何挂断张妙父亲张平选的电话?

  药庆卫:当时我和我爱人非常惊慌,媒体驻守在我家楼下,给我打了好多电话。我一听到电话铃就紧张,陌生号码都不接,所以可能挂了他的电话。

  新京报:张平选曾说,那个时候药家如果来道歉,肯定有用。他们要是一开始来给我道歉,一回不行,两回;两回不行,三回。你听到这个话,会后悔吗?

  药庆卫:唉,我们在当时真的是没有办法。我就想着通过律师传话,走法定的程序,肯定不会有错。当时钱凑不够压力很大不敢见对方亲属,所以我发了公开道歉信,这也是道歉。

  新京报:你和受害者家属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药庆卫:我一直催律师联系,但对方律师一直说出差,直到快过年才开机。本来想趁过年两家人见面,也只有推到年后2月25日,在长安县的饭店里,见了张平选老人。

  新京报:谈的如何?

  药庆卫:我和我爱人向张平选下跪,表达歉意。也跟他说了我们家的情况,我说家里一直都在筹款,先带了三万元停尸费,希望张妙能够入土为安。对方虽然没接受,但是对我们夫妇的道歉是认可的,也同意对后续的赔偿事宜继续由律师之间进行协商。

  新京报:一审和二审期间有没有努力获得被害人的谅解?

  药庆卫:我们请律师申请高院来调解,但法院也没有调解。

  新京报:一审后没有想过自己去接触被害人家属吗?

  药庆卫:我是按照程序走。而且,那时被害人诉讼律师张显态度非常明确,我们没法和他交流。这段时间是我们最难受的时候,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有催促律师,一天天熬时间。

  爱子留何遗言?

  “说是他错,莫怨别人”

  背景:一个月前,药庆卫的大哥把药家鑫的眼镜顶在头上,药庆卫则抱着儿子骨灰,手拿他的相片,他们两人就这样去逛了一次世园会,以完成药家鑫的遗愿。

  新京报:两次审理你们夫妇都没在现场,为什么,不想看看儿子吗?

  药庆卫:想,但是我心脏不好,儿子传话说叫我不要去,怕刺激我们。

  新京报:二审判决出来后什么感觉?

  药庆卫:我当时在法庭外面,庭审没有结束,就听到外面放炮,我爱人说谁家结婚呢,但我知道,完了。

  新京报:什么样的心情?

  药庆卫:没法描述。我爱人总说,天塌了。天塌了大概就是这感觉吧。觉得人生没有任何意义了。

  新京报:张显在网上说,你在二审结束后找过他。

  药庆卫:我想尽最后一次努力,跟他交流。我跟他说,不是原谅了药家鑫,他就没罪了。他依然是个罪人,他要在监狱里呆最少二十多年。我五十多了,甚至不指望能看到他出狱,留他一条命只是给我们夫妻一个念想,并非就宽恕了他的罪过。

  20多年的刑期,对药家鑫而言,那种痛苦,是可以与死亡相比的。

  新京报:交流没什么效果?

  药庆卫:是的,他们最终不可能原谅。我们最后只见到药家鑫10分钟。那时候在等死刑复核。6月7日上午,突然叫我和我爱人去见我儿子,我们到法院还问复核下来没,对方不说。我们就进去了,很多警察,那种氛围,也没法说啥。

  新京报:并不知道是最后一面?

  药庆卫:不知道,但猜得到。

  新京报:药家鑫说了什么?

  药庆卫:他说的第一句话是:“爸爸,我爱你;妈妈,我也很爱你。我先走了,等我投胎长大后,你们再走,再投胎做我的孩子,我再好好照顾你们。”

  然后他说他没做过飞机、轮船,叫我们以后带上他的骨灰去坐一次飞机和轮船,看一次世园会。然后把他的骨灰“撒到大海里”。他还有个要求是要捐献他的眼角膜。

  后面还有一句,他说,叫我们不要怨任何人,一切都是他的错,他有罪,愿意赎罪。他这句话太成熟了,以至于我都不相信是他这个年龄说出来的,他如果说抱怨的话我会好受些。

  新京报:你们对他说了什么?

  药庆卫:我们怕他难过,克制着自己别哭得太厉害。跟他说买了件短袖给他,换上吧,这样到那边不热。

  见完面,回到家,就得到消息,执行死刑了。我们赶快回去要尸体,但已经火化了。也不知道他的眼角膜捐了没有,他的遗愿完成没有。

  药家鑫为何杀人?

  “我也不理解”

  背景:在药庆卫眼中,儿子从小到大几乎没犯过错误。采访时律师兰和插嘴说:“或许从小多犯点错误就好了,让他知道犯错误并不可怕,也知道犯错误后怎么应对。”

  新京报:你认为药家鑫为何杀人?

  药庆卫:这也是我的疑问。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我没有来得及问他案子的事情,我以为还有机会。我好后悔。

  新京报:会后悔带他自首吗?

  药庆卫:我后悔没有和他好好谈一谈再让他走。我还不理解他的做法,就再也无法理解了。

  新京报:后来在媒体中,药家鑫提到因为对方是农村人,怕惹麻烦所以杀人,是这样吗?

  药庆卫:我不相信这个回答,大半夜,他怎么判断张妙是农村人?而且我就是农村出身,他小时候每年都回农村,他不可能对农村人有歧视。

  新京报:如果让你猜测,你觉得原因会是什么?

  药庆卫:我猜,或许是因为他怕撞伤了人会给家里经济带来太大的压力,所以鬼迷心窍去杀人。

  新京报:你们家的经济条件如何?

  药庆卫:一般吧,我和我爱人一年收入五六万。主要开销是他的学费,他学钢琴,很花钱。家里没太多积蓄,车是借钱买的,所以连最初一万五的丧葬费都拿不出。

  新京报:那为何给还在大学的儿子买车?会不会太宠爱他?

  药庆卫:他从大二起带了很多的家教,城东城西坐公交车太慢,到家经常就半夜了,他妈妈心疼他才买的。一开始打算买四五万的车,但亲戚都劝买十万左右的。

  新京报:药家鑫在金钱方面会比较在意吗?

  药庆卫:他从小有点大手大脚,但做家教后,懂事许多,知道节约了。

  新京报:他小时候犯错时,你会怎么教育他?

  药庆卫:他有点内向,有一阵子爱上网,我打了他,他认了错,叫我把他关到地下室,晚上锁门,省得他管不住自己。

  新京报:这意味着他自控力不好?

  药庆卫:其实还好,尤其是他想做的事,比如弹钢琴,多么枯燥,从小到大几乎不用我们催促,他自觉练习。他减肥也是,半年减了几十公斤。

  新京报:他平时愿意和你们交心吗?

  药庆卫:还好,我会给他讲道理,我们也会尊重他的决定,比如弹钢琴,我是反对当做职业的,因为工作不好找。但他坚持,我就答应了。

  新京报:关于遵纪守法这方面的教育,他有缺失吗?

  药庆卫:我们对他的教育和大部分父母对自己孩子的教育都一样,犯了错要承担责任,要遵纪守法。他中学上法制课,有一次拿着书回来说我压迫他,管着他。我陪着他翻了一遍书,告诉他,我是他的监护人,当然要管他,不然他犯了错就要我来承担责任。我没想到,他还是犯错了,他已经长大了,只有他自己承担责任了。

责任编辑:王玉西

热词:

  • 药家鑫父
  • 不解
  • 为何杀人
  • 后悔
  • 好好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