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女法官2次捐骨髓 不愿被宣传担心被指沽名钓誉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9日 17: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法院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凡客”法官之初印象

  法官应该有什么样的形象?

  爱(被)摄影,爱旅游,爱购物,爱臭美,爱养猫,爱公益,她爱Iphone4,爱上微博,她是厉莉,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一名平凡的女法官。

  换了发型,也会在微博上秀一下的女人。

  厉莉好不好看?她双眼皮,眼睛挺大的,说话声音柔和,但算不上标准美女。

  什么是爱心?如潮水般袭来,又如潮水般退去的热情?或是如水般平静,却常驻人心的善意?在她看来,这都是。在自嘲矫情的同时,厉莉还是坚持为每一个行为找到内心理由。

  英国诗人约翰·堂恩说:“谁都不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那广袤大陆的一部分。”如果每个人都能在看似小的事情上充满爱心、热情、正直,还有坚持,每个人都可以被颂扬。

  这次采访是无心插柳的一次行动。7月13日,记者到房山法院采访,碰到法院在开新闻发布会,内容是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厉莉法官爱心公益传递活动新闻通报。

  因为冒着不可知的风险,两次为同一个人捐献造血干细胞,厉莉在2009年被人们熟知。几番接触,这名年轻的女法官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出生在钢铁城市鞍山,本科学习数学,在首钢任职,研究生阶段学习法律,全是理性刚硬的符号。说起公益,说起公平正义,说起喜欢的明星苏有朋,又全是感性的小资范儿。这到底是一个怎样“分裂”的人?

  关于桑桑的一切

  桑桑如果活着,今年应该20岁。

  厉莉至今都记得桑桑第一次给她发的短信:“莉姐姐,谢谢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现在已经从无菌病房出来,转到普通病房,阳光照在我身上,好舒服。”

  记者找到一份陈旧的报纸——2009年4月16日的《新京报》,上面有这样一条新闻:北京房山法院法官厉莉为了挽救一名上海白血病女孩,两次捐献造血干细胞。15日,女法官厉莉说:“即使需要第三次捐献,如果条件允许,我也会考虑的。”厉莉今年31岁。2001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她向中华骨髓库提供了造血干细胞样本。2005年,厉莉考上研究生,她把新的电话留给了中华骨髓库。

  2007年4月,厉莉接到中华骨髓库电话,得知造血干细胞与一名上海女孩配型成功。正在准备结婚的厉莉决定捐献,男友李慧涌也表示支持。

  当年9月,厉莉捐献成功。一年后,被捐献者小颖身体一切正常,二人开始短信联系,厉莉鼓励小颖乐观生活。去年研究生毕业后,厉莉到房山法院工作。

  今年4月3日,小颖告诉厉莉自己旧病复发了,而且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如果她不立即再次捐献造血干细胞,小颖将离开人世。

  厉莉和老公李慧涌商量后,第二天即飞往上海准备再次捐献。4月7日,厉莉捐献了造血干细胞。

  小颖的主治医生说,如果厉莉当时不立即赶到上海捐献,小颖肯定死亡。目前,小颖的白细胞已接近正常水平,预计很快会康复。宣武医院血液科主任苏力说,一般情况下,医院和中华骨髓库不会鼓励供者做二次捐赠。这是出于对供者的保护。因为目前虽没有发现反复捐献造血干细胞会对供者身体造成不良影响,但因案例太少,没有充分案例来论证观察。

  新闻到这里就结束了。文中的小颖就是桑桑,桑桑全名施桑颖。媒体报道她都是叫小颖,厉莉喜欢叫她桑桑:“桑桑也喜欢我这么叫她。”

  现在看这篇报道,颇有些悲伤。厉莉第二次捐献造血干细胞后第53天,桑桑并发症身亡。

  从厉莉的只言片语中,记者慢慢知道一些细节:

  按照造血干细胞捐献规定,捐献者和接受捐献者会尽量避免接触。但有时就会有这样的电话打来:“是厉莉吗?”得到肯定回答后,对方语气哽咽:“谢谢你给了我们家孩子第二次生命。”打电话的是桑桑的姑妈。她通过媒体报道“猜”到厉莉,找到当时还在辽宁大学读书的厉莉。但厉莉最初并不想见桑桑。

  每次桑桑打来电话约见面,厉莉都找借口敷衍她。从约好的端午节,推到圣诞节,春节。厉莉说:“最开始说端午节去,桑桑就说要带我去嘉兴吃粽子。后来推到圣诞节,她又开始下一次计划。”

  2008年6月,厉莉研究生毕业,正好她老公去上海出差,桑桑和厉莉第一次见面。

  2009年,桑桑病情复发,自己发短信向厉莉求救。当时厉莉已经到房山法院工作。

  按规定,捐献者需详细体检,但桑桑那时已奄奄一息,厉莉只做了血常规和心电图后就开始捐献。

  她最珍惜的照片之一,是和桑桑的一张合影。两个人手牵手,桑桑头靠在厉莉肩头,亲如姐妹。

  厉莉是个很好的沟通对象,声音柔和,能说,眼睛会适当地看着对方。但说起桑桑的事情,她眼睛不经意地转向别处,语速变得很慢。不过她说,桑桑的故事因为结局,是凄凉的;但因为过程,两个家庭的心都温暖过。

  “后来我做梦梦到她,她说她要去大连,我问为什么去大连啊?桑桑说去看海啊,姐姐家也在那边,看完海我就去看姐姐啊。”镜头一转,桑桑穿着白色的八分裤,白色的T恤,笑靥如花,在三亚的海滩上一个人奔跑,充满了17岁女孩的活力。这是厉莉在2009年常做的一个梦。

  2009年第二次捐献完造血干细胞后,她又去上海看了桑桑,她记得对桑桑说的最后一句话:“今天姐很忙,有很多记者,下回姐再来找你单独聊。”这一句,成永别。

  这成为厉莉做一名爱心法官的初衷。

责任编辑:王晓

热词:

  • 女法官
  • 捐骨髓
  • 商事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