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保姆照顾雇主女儿四年 为其治病花光积蓄(图)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30日 15:0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华声在线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前日,湖南省儿童医院病房内,陈水凤一边给田田(化名)穿衣服,一边帮田田吹着气球。图/记者华剑

  ○4年前,雇主将女儿交给保姆陈水凤照顾,后外出打工;为给女孩治病,陈水凤花光积蓄,还借债3万多元

  ○4年后,陈水凤已无力继续支付女孩的医药费,有人劝她将孩子送走,但她觉得“血缘不在,感情却在”

  田田(化名)的父母闹离婚,父亲写下一张委托书,将田田交给保姆陈水凤,便去了外地打工,此后,田田一直由陈水凤带着,这一带就是4年。

  因身体羸弱,田田经常生病。这几年,陈水凤带着田田四处治病,花光了7万多元养老钱,还借债3万多元。

  不少人劝陈水凤将田田送出去,但她认为虽然和田田没有血缘,但是有感情,“谁能治好田田,我愿意给他免费做10年工”。本报记者杨路 长沙报道

  缘起 一张委托书,一个刚满月的“小孙女”

  陈水凤是一名家政服务人员,永州新田县人,今年55岁。2007年7月15日,正在家忙碌的她突然听见一阵敲门声。开门一看,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婴孩站在门前。

  “帮我带一阵子女儿吧。”男人开口道。经过一番交谈,陈水凤了解到,男人名叫田亚平,女儿刚出生1个多月,因为和妻子闹离婚,田亚平打算去广东打工,听人说陈水凤带孩子带得好,准备将女儿交给陈水凤带。

  稍一考虑,陈水凤答应了。田亚平当即写下一张委托书:“我委托陈水凤女士带我女儿田田”,并承诺每月给陈水凤400元工资。

  那一天,陈水凤从田亚平手中接过田田,一带就是4年。“之前2年,除了他爸爸没给我发过几次工资外,一切都还好。”陈水凤说,田田很乖,不哭不闹,吃得也并不多,所以尽管没有报酬,她还是一直养着田田。况且,她觉得,等到年底,田亚平总是要回来的。

  付出 花光了积蓄,又借债3万多元

  转眼间,田田2岁了,陈水凤将她送进了幼儿园。没过多久,田田开始反复发烧、咳嗽。送到医院一检查,田田患上了支气管肺炎。

  那是2009年11月,从此,田田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的。“反复病,反复治,但就是治不好。”陈水凤拿出一个纸袋,袋子里有厚厚一叠医院打印的票据,基本上都是给田田治病的开销票据。从永州新田县妇幼保健院、郴州市儿童医院到湖南省儿童医院,共花费约10万元。

  陈水凤说,做了12年的保姆,自己省吃俭用攒下的7万多元养老费,已全部用在田田身上。今年3月,她又另借3.5万元为田田治病,现在也已所剩无几。

  湖南省儿童医院呼吸一科医师杨婷说,6月22日,田田再次因支气管肺炎入院,其实田田的病本身并不重,但因长期患病,加上营养不良,抵抗力弱,田田的身体状况并不好。

  感动 田田会说的第一个词是“奶奶”

  这些年,有不少人劝过陈水凤,说这孩子不是你的,身体又不好,趁早送走吧。可她说,带了4年,血缘不在感情却在。

  “她很聪明,10个月就会走路了。”陈水凤说,那一天,她给田田喂完晚饭,正准备去洗碗,回头却发现10个月大的田田推着家里的小矮凳,晃晃悠悠朝自己走来。

  对田田,陈水凤可谓无微不至。田田高烧不退要睡冰床,陈水凤也裹着被子陪睡,“很冷,但崽崽需要奶奶”。之后,田田烧退了,陈水凤却病了——因为感冒连打六天针。

  这样的付出,也换来了田田的爱。陈水凤说,田田会说的第一个词是“奶奶”,自己偶尔落泪,田田会给自己擦掉眼泪,说:“奶奶,你不要哭,长大后,我给你买很多好吃的。”

  下午1点,田田吃完饭,连打了几个哈欠后,扑进奶奶怀里开始午睡。而哄着田田睡着后,陈水凤才拿起田田吃剩的盒饭,开始自己的午餐。

  “我现在只希望她能好起来。谁能治好她,我愿意给他免费做10年工。”摸摸田田的头,陈水凤含着泪说。

  困扰 家人不太理解,付不起医药费了

  陈水凤的行为,感动了不少人。在田田住院期间,一位姓唐的女士替她支付了几千元医药费,还拿来家中的旧衣服送给田田。

  和田田同病房的谭泽民,也多次给她们买来盒饭。“这些天,都是她在陪田田,我觉得她很了不起。”谭泽民说。

  但陈水凤的儿女们,对母亲的做法并不太理解。陈水凤和丈夫育有3个孩子,随着丈夫去世,儿女们相继自立家门,之后的大多数时间,她独居。因此,刚照顾田田的那段时间,她的儿女们并不知道,妈妈接下了这样一份工作。

  “后来知道了,觉得也不错,老年人有个伴,也不会寂寞。”陈水凤的三女儿高小姐表示,田田开始生病后,大家其实都希望母亲能把田田送走,“不是别的什么,而是她自己年纪也大了,也应该注意身体,给自己留些钱养老。”

  高小姐说,自己兄妹3人的家庭条件也并不好,无法承担这样一笔长期医药费。而且,妈妈为了田田连续两年在医院过年,这让他们有些不满。

  听到儿女们的说法,陈水凤只是叹了口气说,她会坚持下去。“最大的困难,在于付不起医药费了。”

  欣慰 田田生父终于露面

  好在前几天,田田的爸爸田亚平,终于在医院露了面,并支付了3000元医药费。

  田亚平说,自己还有个8岁的儿子,当年把田田托付给陈水凤后,自己就去了广东。两年后,他重回永州找了份工作,偶尔去陈水凤家看看女儿。今年3月,他得知女儿的病情,但因为“工资太低”也无能为力。

  “我实在没有办法了。”田亚平低声说,自己的父母过世得早,也没有其他亲戚可求助。

  田亚平说,目前,他和妻子已和解,“她也想女儿,但她晕车,所以没让她一起过来。”

  对于陈水凤,田亚平是感激的。“先想办法还掉她借的钱。”他表示,今后他会把陈水凤当成自家人,当成亲妈来照顾。

责任编辑:刘禛

热词:

  • 保姆
  • 雇主女儿
  • 治病
  • 花光积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