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江苏烧秸秆引发火灾4人身亡 20多人烧伤(组图)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4日 04: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扬子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农民正在焚烧秸秆。

江宁仍有焚烧秸秆的痕迹。

因为周边烧秸秆,南京玄武湖畔已看不清紫峰。刘浏 摄

  烟!雾!秸秆烧的

  连日来,因焚烧秸秆,盐城市建湖县不少地方烟雾迷眼。12日傍晚,在建湖县城东的231省道开发区新东村境内,远远就看到农田里一条“火龙”正在吞噬大片田地里的麦秸秆。建湖九龙口镇一位干部昨晚说,农户回收利用秸秆成本高,草的价值赶不上人力费和运输费,地方也没有能消耗麦草资源的工厂,农民想不烧也很难。 图为九龙口镇的村民正在田间引火扩大燃烧面。 摄影 木子 郭小川

  哪里在烧?

  全省昨113个火点盐城就有70个

  昨天,南京、徐州、盐城、南通、淮安、扬州、泰州都是污染天。这已经是6月以来江苏第3次遭受秸秆焚烧带来的严重污染事件,与前2次受安徽等周边外来污染源所累不同,这一次完全可以说是“自食其果”。

  国家环保部卫星遥感监测秸秆焚烧信息列表则显示:13日,江苏省内达到113个秸秆焚烧点,其中盐城最多,共有70个,分别为:阜宁县49个、射阳县15个、滨海县3个、盐城市3个。此外,连云港市24个、泰州市19个。而邻省安徽省天长市是3个。南京环境监测人员也认为:昨天南京城的空气污染指数随之异常升高,“主凶”依然是秸秆焚烧烟雾。 王娟

  记者昨在南京江宁未见焚烧秸秆

  那么,南京焚烧秸秆的情况怎么样呢?昨天下午,记者驱车沿着汤铜线一路西行,查看江宁区焚烧秸秆的情况。

  记者沿途看到,几乎所有的农田,收获都已经结束,大多数农田都已经犁过,有些农田甚至已经灌上了水,准备插秧,看不出焚烧的痕迹,所以也不能确定是否焚烧过。记者只在汤铜线西段,发现两处农田内布满了黑色的灰烬,应该是刚刚焚烧过,面积大约都在10亩左右。但是就在记者驱车查找两个小时,所能看到的范围内,没有发现正在焚烧秸秆的农田。

  一名田间农民告诉记者,今年焚烧秸秆的情况要好于往年。“以前都是整片整片地烧,今年刚到收获季节,街道、以及村里面都在宣传,要求农户不要焚烧秸秆,所以大面积焚烧的现象要少很多,但是个别的现象还是存在的。” 肖雷

  烧秸秆肇祸

  4人因烧秸秆不幸身亡,20多人烧伤

  本报讯 昨天早晨,56岁的烧伤病人仲维珠因伤势严重,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去世。几天前,她因在自家麦田里焚烧秸秆而引火上身,不幸被烧伤。而在她之前,已有3位因同样原因烧伤的病人,在就医途中或救治无望而死亡。据悉,今年夏收以来,仅通大附院就已收治了20多名因焚烧秸秆而烧伤的病人,其中多人伤势较重。

  连日来,通大附院烧伤科显得异常繁忙。该科主任张逸介绍说,半个月以来,他们科里几乎每天都增加新的因烧秸秆而受伤的农民,总数为20多人,有几名伤者伤势还比较严重。仅9日一天,就收治了6人,其中1人身亡。据悉,这名死者为通州区石港镇人,男性,已73岁高龄,在送到医院途中,其实就已死亡了;6月7日,一名72岁的盐城东台老人,也因焚烧秸秆而被火烧伤,送到医院时,医生发现伤者身上烧伤面积达90%,深2-3度烧伤,来的时候就没救的,在返程途中,伤者死亡。

  在通大附院烧伤科病房内,因伤口疼痛,烧伤患者、港闸区秦灶镇费桥村72岁的沈宝林不停地呻吟,他说,8日那天,因麦收后就要插秧,他就帮助邻居家焚烧秸秆,眼见大火无法控制,殃及到一块还未收割的麦田。他急忙上前扑救,不料被火烧伤。他告诉记者,自己感到很后悔,今后再也不会焚烧秸秆了。

  在该院收治的因焚烧秸秆而烧伤的20多名病人中,来自海安县的56岁伤者仲维珠最为严重,她全身烧伤面积达到40%,都是深2度和3度烧伤。送至医院后,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气管被切开,靠呼吸机维持生命。13日早晨,仲维珠因伤势过重,在医院不治身亡。

  而在本月3日,启东市北新镇永济村70多岁的张某在自家田里收完油菜籽后,便准备将剩下的秸秆焚烧,不料火借风势,快速向刚收好的油菜籽卷来。张某上前抢救,却引火烧身,情急之下,张某跳入附近的一条河沟中。虽被救上来,但因伤口感染,于4日死亡。

  据了解,今年夏收以来,南通农村焚烧秸秆的现象愈演愈烈,不仅严重污染了大气环境,给航空和陆路交通带来威胁,还引发了多起火灾。

  通大附院烧伤科主任张逸说,从目前收治的因焚烧秸秆而受伤的病人来看,伤者大都是老年人,在焚烧秸秆后因反应迟缓、行动不便,被迅速燃烧的秸秆烧伤。伤口主要位于身体的暴露部位,四肢、头面部居多。记者发现,这些病人大都是深2-3度烧伤。因这些农民家庭条件大都不是太好,烧伤治疗也需要一笔很大的费用,让他们雪上加霜。

  (施琳玲 郭小川)

  因为烧秸秆,南京这个月已3次重污染

  本报讯 这个六月,南京市民真的很难呼吸到干净的空气,前几天空气刚刚遭遇中度污染,昨天污染又不期而至。这已经是6月以来南京第3次遭受秸秆焚烧带来的严重污染事件。而上午10点到12点,南京也再次出现了严重空气污染,空气中的“尘污染”浓度短时骤增。

  昨天中午时分,南京天空中的烟雾气浓郁起来,记者下午3点从市环境监测站了解到,由于悬浮颗粒物增多,能见度下降,空气污染从昨天凌晨就超过100以上,并一直加剧。根据每小时的监测情况,昨天上午10点,南京空气中的可吸入颗粒物浓度为186。到了11点,浓度便上升到367。仅“尘污染”这一指标,就达到了重度污染级别。

  监测人员介绍,在12点后,虽然可吸入颗粒物的污染指数开始下降,但依旧维持在中污染级别,一直到14点,可吸入颗粒物才开始降至轻微污染水平。从污染物成分看,二氧化硫和二氧化氮两项指标均保持在正常水平。监测人员分析,重度污染期间,南京主导风向为偏东风,根据环保部空气质量实时发布系统数据,昨天上午位于南京上风向的地区也出现过短期高污染时段,由此判断污染气团可能来自南京以东地区。

  进入6月后,南京已经三次遭遇秸秆焚烧对空气质量的严重影响。为何一个月以内就遇到这么多的“秸秆天”?据悉,去年为了严控世博会期间的空气质量,江苏、浙江两省联手进行污染源控制。其中,在秋季秸秆焚烧敏感期间,三地利用联合防治的途径来解决焚烧难题,确保了空气质量“异常的好”。

  而今年,显然这种管理松懈了不少。即将进入雨季,在主要污染物为可吸入颗粒物的条件下,大气降水不仅可冲刷空气中的部分颗粒物,还能一定程度上抑制地面扬尘。所以,当出现降水时, 当日或次日的空气污染物浓度比降水前有一定幅度下降。不过,只有当降水量超过1毫米时,污染物浓度才会大幅下降。如果遭遇“桑拿天”,降雨断断续续,空气里的污染物浓度依旧会非常高。

  (王 娟)

责任编辑:吕鹏

热词:

  • 焚烧秸秆
  • 空气污染
  • 烧伤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