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揭擦鞋救母少年生存环境:7人挤1房 卖豆腐为生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3日 12: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羊城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小骆在河源市租住的房子,很矮小。

小骆家的新房家徒四壁。

  骆伟科伸着脑袋,倾听手术成功后的母亲对他在说些什么。记者 孟祝斌/摄

  《步行340公里暴走少年广州擦鞋救母》系列报道

  记者深入小骆老家及其租住地方,披露其真实生存环境

  近日,记者走访了小骆在河源市、龙川县两地的“家”。亲眼目睹了小骆曾经生活、成长的地方。有狭小逼仄的出租屋,家徒四壁的老家……那些认识他的村民和邻居们,对小骆的评价有褒有贬,毁誉参半。

  河源市

  七人共挤一间小房

  河源市建设大道旁的石柱村里,有一间三四十平方米的砖房。红色的砖块裸露在外,屋顶是简陋的石棉瓦,上面还压着几块砖头。小平房最矮的地方,只有一米多高。墙壁中伸出一支烟囱,半截掩在房后的树丛中。房子租金不高,两百多元一个月。这就是小骆在河源市的“家”。

  主要靠卖豆腐为生

  在来广州以前,小骆和小姨等六个亲人,在这间小房里住了近两个月。起居、做饭、磨豆腐,都是在这间房里。村民说,石柱村即将被拆迁,一些租客已经另找好了房子。

  据邻居们介绍,小骆一家人,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是卖豆腐。深夜12点钟,小骆的小姨就开始泡黄豆了。邻居的张婶已经习惯了。“虽然有点吵,但人家也要生活,我们都能理解。”张婶说。邻居们反映,由于小姨忙着卖豆腐,小骆和表兄弟们中午都要自己做饭吃。“三个孩子,自己劈柴、生火、烧水煮饭。”记者在石柱村看到,街坊们做饭,大多都用最原始的灶台。

  邻居不知小骆出走

  在邻居们看来,小骆一家人平时上学的上学,卖豆腐的卖豆腐,很少和邻居们来往。事实上,已经做了几个月邻居的张家,还不知道小骆的名字。张婶掰着手指头给记者数:“小姨,小姨的儿子,家里还有另一个阿姨,带一个小儿子,还有一个大女儿,已经结婚了,还抱着一个婴儿。”虽然骆家人口众多,但邻居们基本没见过成年男子出入。

  而直到记者11日上门打听时,邻居们才知道,小骆原来已经到广州去了。“去广州了?怪不得最近再没见过!”

  龙川县

  欠债建房不幸连连

  骆伟科的老家在龙川县车田镇坪塘村,距离龙川县县城仍有63公里的路程。坐县内大巴需要2个小时。本报记者实地走访时,在龙川县包了辆面包车前往坪塘村。

  救母事迹广为传播

  据司机刘师傅介绍,车田镇是龙川县人口最大的镇,人口数量超过9万人,它也是距龙川县城第二远的镇,而坪塘村更是鲜有人问津的小地方。刘师傅常年在龙川县内跑动,对于各地的情况了如指掌,也从新闻中听说了骆伟科徒步走到广州救母的事迹。

  过了黄石镇,再往北开10公里,便到达车田镇。村口站着的几个本地人,对于骆伟科的名字很熟悉,特别是最近在村子里传开的救母事迹。村口的一位阿姨回忆,就在四五天前,广州市三九肿瘤医院派了好几辆车,过来接小骆的母亲。“农村人得了脑瘤这种病,没钱治也没办法,像他们家这样穷的,基本上只能拖着。”

  村民可怜骆家遭遇

  从村口的水泥路旁,向右拐进一条淹没在草丛里的泥沙路,走二三十米便能看到一座新的红砖房,只盖起了一层楼,旁边依着半截泥土房。邻居骆大爷说,“这个新房子是在前年(即2009年)盖起来的,当时骆伟科的爸爸就有病,到现在还欠别人盖房子的钱。”不料,在新房子盖成不久,春节还没过完,骆伟科的爸爸便于2010年年初去世。

  “一家人都太可怜了,爸爸过世,妈妈还得四处帮人打点散工赚钱养家还债,今年又查出患上脑瘤。家里的亲戚都很穷,剩下一对姐弟,没人帮得上他们。”据骆大爷回忆,今年年初骆如娇知道患病后,曾去广州医院做检查,之后又回来了。

  别人眼中的小骆

  河源邻居:他是个孩子王

  在其他三家租户眼中,小骆是个活泼机灵的孩子。“我看他平时和他哥(阿姨的儿子)自己做饭吃,有时也会看见他帮家里干活,搬豆腐什么的,很懂事。”一位邻居大哥说。

  同是初中生的小缪说:“他来这才几天,就带着附近的小孩一块玩,是个孩子王。”

  而房东陈先生一家眼中,小骆不是个乖孩子。“我有一次遇到他们家三个小孩在一起抽烟,看到我过来,就跑了。”女房东对记者说。他们家十二三岁的小儿子在旁边插嘴说:“我还看见他喝酒,和别人打架呢!”

  坪塘村民:孝子创造了奇迹

  骆家的悲惨际遇流传在整个坪塘村,有好心的村民路过骆家时,会给骆家送点菜,或者其它吃的。而关于这个家庭的未来,是无声的嗟叹。

  而今,纷纷的议论散漫在村头村尾。“这小孩若真能这样做,就是个难得的孝子。”村里的人对小骆啧啧赞叹。“没想到呀,以前都以为他妈妈没得救了,这几天看电视,知道他妈妈的病有可能治愈。小骆这孩子了不得,这简直是个奇迹。”骆大爷感叹由悲转喜的结果。

  记者 周雯 徐娜

  那是老天对我的考验

  记者 张秉璐

  昨天,骆母手术后的第一天,也就是本报对小骆暴走来广州“擦鞋救母”报道后的第四天,时隔一晚,当记者再次见到小骆,发现他的情绪一下变得开朗了。说到开心的事也会笑了,那笑容才是属于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拥有的笑容。

  关于出走

  小骆忘了离家时间?

  记者:你能再回想一下,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家的吗?

  小骆:这个我之前说过了呀……

  记者:可是我们在你们学校(河源市文昌中学)吴校长那了解到,你5月16日还在学校上学小骆:好像是吧,我回去参加过一次考试。

  记者:那也就是说,你在路上的时间其实没有一个月?

  小骆:(皱紧了眉头)我真不记得了,我自己也走得迷迷糊糊的。我对时间没有什么概念啊。

  记者:从河源到广州的路,都是自己走过来的吗?

  小骆:是啊!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们总是不停问相同的问题,我也回答过很多遍了。(烦躁地噘着小嘴)你们都不信任我,假如你们不信,我可以回去再重新走一遍!

  记者:回想你走过的路,觉得自己受苦了吗?

  小骆:我不觉得,那是老天对我的一种考验,我一直这么认为。

  关于路途

  遇到好人也遇到骗子

  记者:在你出走的路上,遇到什么有趣的事吗?

  小骆:有啊!很多人看到我一个小孩子背着这么多东西,走在路上,都会觉得很好奇。他们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就和他们解释。有个开拖拉机的叔叔说他可以载我一程,我就上了他的拖拉机。大概到下一个路口他和我不同路,只能将我放下。

  记者:有想过自己会走不到广州吗?

  小骆:没有。我只想着必须走到广州,才能给我妈妈赚到钱。

  记者:路上没遇到坏人吗?

  小骆:也有啊。有个人就故意过来骗我说,练什么什么功不用走就能飞到广州,我妈妈的病也会好。

  记者:那你信吗?

  小骆:(笑了)我才不信呢,我趁他说回去给我拿书时,立马跑了。

  关于擦鞋

  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记者:跟妈妈的感情很好吧?

  小骆:对。爸爸去世的那段时间,妈妈天天哭,怎么劝她都没用,我就很心疼。当时我就觉得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家里要靠我。

  记者:为什么要来广州,为什么是擦皮鞋,不是卖报纸或捡可乐瓶?

  小骆:广州是大城市嘛!而且我想广州人多,大家都穿皮鞋,有皮鞋的人就要擦鞋。

  记者:妈妈知道你在广州,怎么说?

  小骆:她一定要我回去,说不回去就死给我看。但我死活不回去,我一定要在这里赚到钱!

  记者:出走的时间里,妈妈身体变化怎样?

  小骆:她的眼睛瞎了,耳朵也开始快听不到了。

  记者:你有什么感觉?

  小骆:(小骆沉思了很久)我很难过……

  记者:后悔自己不告而别吗?

  小骆:不后悔!

  关于上学

  怕老师责怪自己离校

  记者:帮妈妈赚钱有很多方式,为什么要选择退学?

  小骆:妈妈生病不能工作了嘛,爸爸也不在了,我们没钱治病,所以我不想上学,只想赶紧赚钱。

  记者:现在还想再读书吗?

  小骆:想。

  记者:那为什么昨晚(6月11日晚)老师都来看你时,你的情绪会那么抵触,甚至一开始还不见他们?

  小骆:(小手揉着双眼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还以为他们要来责怪我不去上学,我也怕会有同学嘲笑我。

  记者:所以不管班主任问你什么,都用很冷的态度吗?小骆:是啊。我很怕他们把我拉回去读书,我现在只想呆在我妈妈身边,她的病还没好。

  记者:后来看你和校长聊完,心情就好多了,你们说了些什么?

  小骆:他问了我自己的想法,我告诉他我不想这么快走,他答应了。

  记者:那你想什么时候开始上学。

  小骆:初二吧。反正现在也快放暑假了,我想照顾妈妈。

  记者:很多读者希望资助你上学,未来读书的事你有自己的想法吗?

  小骆:嗯(小骆变得开心起来)。今后想读技校,学修车。

  大学生呼吁关心小骆精神成长

  昨日,一名穿白T恤、戴眼镜的男生,坐在病区门口的长椅上专等小骆。和别人不一样,他不急着走,也没送上任何现金,在小骆送走一拨又一拨的人后说,“我能和你聊一聊吗?像男人和男人那样平等的聊天。”

  男生叫李飞,华南理工大学大三学生。温柔关切地口吻让小骆欣然答应。他带着大哥哥走过长长的病区走廊,走进亮堂的病房。

  李飞说:“每个人的人生轨迹都不一样,现在是你妈妈生病了,我是小时候姐姐死了。个人的生活轨迹都不同,选择的生活方式也不一样。”小骆认真地听着,像成年人一样地拍了拍李飞的肩膀。

  他说,所以当我们看到有钱人时,我们不用羡慕他们。等你读书了,走多了,长大了,也会明白自己要什么,通过怎样正确的途径去获得。而对于外界的帮助,你要怀着感恩的心。”

  小骆也悄悄告诉记者:“没有人像你们这样,一直陪着我说话,比起钱我更喜欢这样的帮助。”

  走前,李飞向记者打探捐款进度。作为一个大三学生,他担心社会过分地溺爱腐蚀了小骆坚强的内心。他呼吁,要多关心小骆精神层面的成长,“未来还是要靠他的双手自己去赚钱,我们说了做好朋友,我想陪伴他一起成长。”

  病房日记

  小骆第一次露出笑容

  2011年6月12日 星期日 晴

  今天,记者见到了一个全新的小骆。他笑了,和姐姐奔跑在长长的病区长廊里;抢着上厕所;看好心人送来的书籍,会告诉我们“我喜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也会主动跟记者点餐“我要吃肯德基”。

  小骆的笑容是那么多天来旁人没见过的笑,很灿烂。有时,还躺在自己睡的简易床上打滚和姐姐玩闹。

  不过,妈妈的情况,小骆看得很紧。自从昨天手术后,妈妈就被推进了重症病房接受观察。小骆、倩萍和他们的小姨轮流看护骆母。

  由于手术关系,骆母的头部脸部显得很肿,右眼几乎肿到睁不开。其间,她“科啊……萍啊”地叫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她的左手触碰到右手插着点滴的手臂,试图要拔掉正在输液的针,“我病好了,我要带两个孩子上学去……”

  “哎哎哎……”女儿疾呼阻止妈妈。小骆紧随,“你还没好!不要乱动啊!”

  他把妈妈手臂上扎着的输液针,按到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抬眼看了看正在输液的盐水袋,还没滴完。

  由于是重症病房,靠近病人都需要戴上口罩,而且病区也不允许太多人进出。所以来看望小骆和骆母的热心读者都很自觉地在重症病房外的走廊上等着,却不显得焦心。

  骆母状况

  已切除脑中80%肿瘤

  根据昨天12时37分院方提供的最新病况显示。经过昨天上午11点复查磁共振显示,手术目的已经达到。

  骆母自己也说“头不像以前那么痛了。”院方表示,首先手术切除了骆母脑中肿瘤80%以上,去除了肿瘤的占位效应,降低了颅内压;临床症状、体征都得到了明显改善;其次,术前剧烈头痛的症状也明显改善了,听力有所改善,肢体肌力得到改善。

  昨天上午,骆母已开始进食一些流质食物,中午也喝了小半碗白粥。院方和家属都对手术效果比较满意。

责任编辑:魏铮

热词:

  • 小骆
  • 救母
  • 卖豆腐
  • 卖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