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湖南沅江市:“陪读楼”背后 谁在为高考升温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6日 11: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湖南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南县一中校园内,与学校浑然一体的16栋陪读楼颇为壮观。

  5月18日、5月30日,记者两次来到沅江市一中、南县一中,发现在大多数地方星星点点散落于名校周围的陪读出租屋,在这里已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校园,成为专业的“陪读楼”。更让人唏嘘不已的是,竟然还出现了与校园浑然一体、由十几幢“陪读楼”组成的“陪读小区”。

  这些“陪读楼”或“陪读小区”,已成为县域名校一道别样风景。它犹如一面镜子,映射出学校的办学理念和教育思想。

  “陪读楼”一房难求,领导批条子也不一定管用。当初兴建到底是家长要求强烈,还是学校利益驱使

  在沅江市一中新校区,两栋设计有些不一般的6层楼房进入记者视线。它既不像教师住宅,也不像一般的学生宿舍。每套面积在30平方米左右,房间除配备了单独的卫生间,临窗位置都设计了灶台。

  据校方介绍,这两栋楼建于2006年,是专为陪读“量身定做”的。两栋“陪读楼”只能容纳120多户,对于数倍于房源的需求来说,进“陪读楼”几乎相当于考名牌大学的录取率,许多家长只能望楼兴叹。

  为在“陪读楼”谋得一席之地,家长们托人情,找关系,绞尽脑汁。每年秋季开学时,就有不少人拿着市领导的条子来了。校长郭献文感叹,对“陪读楼”,学校根本没有什么支配权,领导的条子太多了,都解决不可能,还得罪了不少人。

  对于要不要建“陪读楼”,当时教职工有不同意见,学校专门开会进行表决,结果以大多数票支持通过。

  主张建的理由,一是家长要求强烈。二是两栋“陪读楼”每年可以带来100多万元的收益。校长郭献文表示,这笔钱多少可以缓解因新校区建设带来的巨额债务负担。至于倚仗“陪读楼”提升高考成绩,不用明说,家长和学校都有同样的预期。

  “陪读小区”与校园“唇齿相依”,南县一中16栋“陪读楼”大手笔背后,为何总能看到政府的无形推手

  与南县一中“陪读楼”相比,沅江市一中无疑是小巫见大巫了。

  在南县一中围墙的一侧,当地百姓称之为“陪读楼”的16栋学生公寓一字排开,成为单独的一个小区,蔚为壮观。“陪读小区”每栋都统一“着装”,各套布局相近。小则45平方米左右,大则90多平方米,总计375户,2008年启用,已全部出租。

  记者看到,小区共有7个楼梯与校园相连。除此以外,就再没有通往校园外的通道了。“陪读小区”与校园设计风格协调,浑然一体,可谓“不是校内胜似校内”。

  如此规模的“陪读小区”着实让人咋舌,何况在一个小小的县城。是谁有这样的大手笔呢?南县一中“产权式”学生公寓管理中心主任晏清河给出了答案:县政府主导的县城镇建设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曾任分管副县长,现任县委常委、县委统战部部长夏志平表示,这个项目是县里为一中定向建设的,初衷是藉此改善南县一中的住宿条件,规范周边的陪读行为,满足一部分家长陪读的要求。

  据介绍,“陪读小区”对外销售时,业主要与开发商签订合同,收房后不能入住,只能整体出租给陪读家长,租期为20年。

  对于建“陪读楼”的真实目的,晏清河毫不讳言,“跟升学率肯定有关系,否则就是假话”。

  管理中心有3名管理人员,按户每年收取700元管理费。 晏主任表示,这点管理费只能基本负担物业管理人员的工资。不过,今后如果房屋大修钱不够了,或者房子没租出去,不能支付业主租金时,县政府已经表态会拿钱“兜底”。

  陪了孙子陪外孙,5年陪读,家长乐此不疲。陪读能否陪出高材生,两校的答案截然相反

  “陪读楼”是体味“可怜天下父母心”最好的地方。这里每个陪读家庭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在沅江市一中,74岁的湛再生老人见到记者,一脸的自豪。老湛“资深陪读”的名声在外。从已经毕业的孙子,到现在高二的外孙,他和老伴当陪读已经5年,有人笑称他为“湛校长”。老湛只读过初中,学习上帮不上忙,主要“监督学习态度”,把伙食搞好。他很得意,说陪读“陪出了名堂”,外孙成绩上升了100多名。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学生“一陪就灵”,陪与不陪一个样的大有人在,越陪越差的例子也有。但绝大多数家长对陪读效果仍坚信不疑。与家长的乐观相比,沅江市一中的郭校长对陪读的效果却并不看好。这几年,沅江市一中高考成绩不错,一直位居益阳市前列,陪读与不陪读的录取率不分伯仲,但没有一个考上名牌大学的学生是“陪读楼”陪出来的。

  与郭校长意见截然不同,晏清河对陪读效果推崇备至。据他介绍,去年高考南县一中清华、北大有5个学生上线,全部出自“陪读楼”。其中第一名的同学在学生宿舍住了两年,成绩也不错,但由于营养不足和劳累,身体出现了问题,成绩退步很快。高三时,多亏家长下决心陪读,进步立竿见影。

  攀比之风盛行,300多人的“送饭大军”涌进校园。沅江市一中校长表示,就是“给家长作三个揖”,也要将陪读“请”出校园

  两校“陪读楼”租金一年少则4000多元,多则8000多元,加上水电、管理和生活等费用,对于农村或城市工薪家庭来说,是笔不小的开支。然而,陪读与成绩提高、与上名牌大学之间的虚幻关系,也让不少经济条件拮据的家长勉为其难。

  南县一中陪读的刘娭毑家在农村,今年68岁的她为了在孙子身上圆三代人的大学梦,倾其所有,自掏4000多元的陪读费来到县城。陪读省吃俭用一个月也要1000多元的开销,让她吃不消。为省钱,米、油、蔬菜、鸡蛋都从家里带过来。高考临近,刘娭毑压力大,加之身体本来就不好,最近她累倒了,多亏邻居将她送到医院。

  其实,陪读已经改变了很多家庭的正常生活,有的父母甚至为此辞掉了工作。这些负面影响往往被忽略。据介绍,两校真正能进“陪读楼”的学生只有10%左右。然而陪读给生活带来的好处,正是通过这少部分人迅速扩散,特别是陪读生菜香饭热、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同学羡慕,攀比之风悄然兴起。沅江市一中学生家长送饭的人数因此迅猛增加。在中午时分,记者就亲眼目睹了由300多妈妈、娭毑组成的“送饭大军”,撑着遮阳伞鱼贯涌入校园的场景。

  “陪读楼”也让校园不再宁静,家长频频进出校园,闲杂人等随之进入,安全隐患增大。“陪读楼”衍生的管理问题让校方头疼不已。郭校长坦言,就是“给家长作三个揖”,在他的任内也要将陪读“请”出校园。

  然而,南县一中“陪读小区”现在似乎并没有“退场”的打算,如果履行20年租约,可以预见的是,这样的陪读还将持续17年。

  编后

  家长为将要参加高考的学生陪读的做法由来已久,其弊端越来越显露无遗。一则加重学生的心理负担,为本来已很紧张的高考气氛升温,为应试教育推波助澜,二则对孩子培养自立自强的品格、早日适应社会不利,教育部门、专家和社会有识之士一直持反对态度。编者衷心希望广大家长和社会各界都能以平常心对待高考,还考生一个轻松的环境。尤其是学校和有关部门更应该秉承党的教育方针,大力推行素质教育,不要为陪读现象的蔓延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