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媒体指年轻白领有名牌心魔 为名牌花销多半工资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2日 16: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羊城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骨灰级名牌控和她的包包:左上sobdeall tote bad;左下:sobdeall black label;右上:sobdeall 邮差包;右中:Fendi;右下:LV。前面:miumiu钱包;鞋子:MBT-Kisumu2 羊城晚报记者 李晓莉 摄

  他们,80后一族。他们不是富二代,没有年薪百万。但他们却是Dior、GUCCI、LV……大牌的忠实拥趸。尽管没有富人挥手一掷万金的豪气,他们却可为了心仪的名牌,积攒数月甚至经年。

  于他们,名牌已成心魔。

  小燕子

  (80后,某贸易公司的市场部总监)

  两月工资买爱马仕表

  年花数万定购“行头”

  当小燕子坐下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把她的包包放好,这是一个Dior(迪奥)的拎包,大方斯文,却有一番低调的张扬。小燕子是广州市越秀区某贸易公司的市场部总监,有着娃娃脸的她总是笑着说:“我没有追求名牌啦……”

  尽管这么说,只要定睛一看,小燕子脖子上的项链是迪奥的,1800元,手链也是,1400元,拎包8000元,还有施华洛世奇的手机绳1200元,最贵重的,还是她手上的爱马仕手表,2万元。朋友总是笑她:“一出街就几万元在身上了。”

  小燕子想了想,笑着说:“我这是没办法,场面的需要。我这是代表公司的形象。”硕士毕业之后,她选择了广州就业,起初出于女生爱美的天性,她常常爱逛街爱购物,渐渐地,她发现了自己有些不一样:“刚拿到工资那会儿,我就想攒钱买个名牌的手表,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虚荣心。”

  刚毕业的时候,小燕子眼中的“名牌”理想为:一个阿迪达斯的包包、一只SWATCH(斯沃琪)手表。可是当她开始工作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有时候要出去谈生意,有时候要跟大老板开业务会,才发现这里面学问多着呢。”于是,小燕子在工作三年后终于忍不住花了近万元买了一只 GUCCI(古驰)的拎包,买了一些施华洛世奇的配饰。

  这只是开始,接下来,小燕子的“名牌之路”一发不可收。“我发现,名牌就像一条单向的楼梯,上去了就下不了了。”小燕子若有所指,大学毕业时的斯沃琪手表已经放箱子里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爱马仕手表,“这只表2万块,差不多相当于我2个月的工资,我也是犹豫了好久的。”小燕子托着腮说,“一来我真的很喜欢它的款式,二来我觉得自己辛苦工作了一年,应该买点礼物来犒劳自己,于是咬咬牙就买下了。”

  “这些东西,让我更有自信了。”跟刚毕业那会儿相比,小燕子觉得“名牌”给她带来的最大变化是:“现在我的包包、手表和项链,都不会随便乱买了,要买就一定是国际名牌的。其实我一年也就是花几万买这些名牌产品而已。”显然,她的名牌之路没有终点:“我看到隔壁部门的经理最近在用一个卡地亚的手机套,我也挺喜欢的……”

  卢芝芝

  (80后,某大公司财务总监)

  收入一半贡献“名牌”

  但不为它“不吃不喝”

  跟小燕子相比,卢芝芝的名牌控更“发自肺腑”。

  找到卢芝芝有个小故事:当记者联系名牌控赵小姐时,电话一头的她欢乐地喊道:“哎,在追求名牌这个行列里,我只是一个‘小巫’,来,我给你介绍一个‘大巫’!”

  赵小姐口中的“大巫名牌控”,便是卢芝芝。在朋友眼中,她绝对是“骨灰级”人物:包包,大品牌数不过来;鞋子,要多炫要多潮都有;更夸张的是化妆品、护肤品,“那可简直就跟名牌仓库一样!”

  不需要应酬,不需要正装上班,作为某大公司财务总监的卢芝芝对名牌的喜好是“喜欢就好”。“最早喜欢上的名牌,就是安娜苏,我觉得它的外包装特别漂亮。”卢芝芝毕业后也奔向了“名牌之路”:“我可是都用自己的工资买的。”从业于财务行业的她,一点也不认为“买品牌”是“浪费”:“其实我很理智的,名牌产品跟普通产品的质量或者设计上还是有些差别的。我只追求合适我的。”

  从当年买Puma(彪马)的包包开始,卢芝芝现在已经拥有了一堆名牌包包:Miumiu(缪缪)、古驰、LV(路易·威登)、FENDI(芬迪)……“每天上班,我就看心情和衣着,背不一样的包包上班。”卢芝芝的朋友常常笑她,一周见面她都可以背不同的名牌包出现。“可是,我不是那种死追名牌的人,我也不会为了买一个名牌的包包不吃不喝,”卢芝芝认为自己很理智,“例如,买LV包包的时候,我也犹豫了很久,我觉得太多人用了,所以最后买的是一个不多见的款式。我还喜欢Sob Deall(沙伯迪澳)的地图包包,我喜欢它的设计,跟牌子没有关系。”更让卢芝芝扬名“名牌控”界的,是她买下的化妆品。“大牌子的护肤品我基本上都有,化妆类的我除了看功效之外,还特别喜欢收藏它们的瓶瓶罐罐。”在卢芝芝家里,有个特别漂亮的玻璃柜,里面摆满了化妆品,“我平时要化妆才出门,一般都要一个小时。”

  “我大概每年的收入,有一半是买这些东西吧。”卢芝芝坦言,“周围的同事都知道我这点,估计我已经成焦点了。”

  另类声音

  “名牌控”?我反!

  一部iphone4,可去云南玩一圈;一个爱马仕,欧美一遍也回来了;全世界你都玩遍,可能还没花一辆跑车的钱;那时候,你的世界观也都变了。

  生活在于经历,而不在于名牌;富裕在于感悟,而不在于奢华。

  晚年时可以给后代讲述我们的故事;而不是你拥有过的一件件过气的名牌。

  小谭

  (80后,业余摄影师)

  从“一件走天涯”入门

  名牌就像“感冒病毒”

  如果说只有女性才追求名牌,那就大错特错了。小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小谭,男,业余摄影师,大学没毕业就跟女朋友一起帮时尚杂志做兼职。“整天对着那些名牌玩意,起初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那不是你的。”小谭回想起来,都觉得可笑,“然后突然有一天,你发现它们很熟悉,就像老朋友一样,然后你就开始想拥有他们了。”

  也许是因为做时尚杂志的缘故,小谭第一件想拥有的名牌就是古驰的手机绳,可是那会儿,女朋友也想要一个古驰的包包。于是两人约好:“大家一起赚钱,赚到了一起买。”

  这也许不是什么海誓山盟,却成了小谭和女朋友不成文的“约定”:一起买了古驰的产品之后,两人总是一起商量着下一件“心头好”。“从手机绳开始,然后是钱包,然后是皮带,然后是帽子……名牌,就像感冒病菌一样在我身上蔓延。”小谭笑着说,“而且不仅是在我的身上,甚至在我的朋友圈里也逐渐蔓延开来。哈哈,就像我们在‘荼毒’大家一样。你能想象我们一堆朋友拿着苹果的手机在比拼外壳、拿着Ipad却在比较给它装上的配件吗?”

  在小谭的眼里,这并不是炫富,也不是比较个高下,“我们这是品牌的信息交流和沟通,大家聊得可欢了”。

  工作了三五年之后,小谭发现大家的话题开始不知不觉会谈到名牌:“我们虽然买得起,但也不是说除了生活、供楼之外可以轻易地买名牌那种,所以我们更加珍惜买到的名牌。哪怕只有一件,也会从最大众化、最入门级的开始,可以‘一件走天涯’那种。然后,才开始刁钻起来。”

  环顾四周,小谭的看法倒是很特别:“我身边有不少有钱人,他们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可是我觉得,这不代表品位。我认为,品味就是选择适合自己的名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