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未婚妈妈2万元卖掉儿子后与网友私奔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9日 08: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现代快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月16日,常州市区飞龙桥附近,一个17个月大的幼儿多多突然失踪,孩子的母亲也不见了,两年前正是她未婚先孕生下了多多。是孩子的母亲带着孩子离家出走?还是被人胁迫绑架?常州警方迅速展开追查,发现失踪男童竟然是被他亲生母亲以2.18万元拐卖。随后,男童母亲跟新认识的网友私奔至内蒙古躲了起来。

  今年春节过后,公安部在全国组织开展打拐专项行动,常州“2·16”男童失踪案案情重大,随即被公安部列为全国打拐行动督办大案,要求限期侦破。常州警方在两个多月时间里,辗转四省区行程两千公里全力营救被拐男童。昨天,快报独家采访,了解到这一起不同寻常的儿童拐卖案件的侦破始末。

  □通讯员 汗新 晓白 快报记者 葛小林

  17个月大的男童离奇失踪

  事情发生于2月16日的晚上,45岁的四川来常女子王某下班后,没有看到小外孙多多像往常一样在家门口玩耍,走进家门后四下寻找,还是没有。当晚10点半,王某在收拾衣橱时,发现女儿小美和小外孙多多的衣物同时都不见了。

  多多是跟着女儿一起走的?王某马上拨打女儿的手机,却始终关机。直到第7天,女儿电话才终于打通。王某说,“我等了一个星期,给女儿的电话估计没有一千也有八九百个,几乎是一有时间就打。有好多次,电话打通了,女儿就是不说话,或者接了又挂掉。”

  那一周,对于王某来说真是煎熬,她老是在想,会不会他们母子两人同时被坏人骗走或者绑架了?

  “直到有一天女儿终于接了电话,她说已把小孩给别人养了。一会这样,一会那样……我听见旁边一个女的在教她这样讲。”于是,王某赶到三井派出所紧急报案。

  两天后,警方从小美的一篇QQ日记上找到了线索:“宝贝,对不起!我希望你过得开心、快乐、幸福,有个那么好的家庭接受你,我也好安心,从你交给别人那刻起,你再也不属于我了。”

  根据QQ日记的归属地位置,办案民警先后赶赴呼和浩特和深圳一路追踪,4月15日,终于在深圳郊区的一处出租房内找到了孩子的母亲小美。据查,现年23岁的四川女子小美对她贩卖自己儿子多多、非法获利2.18万元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小美对警察说,“把小孩送出去,是考虑到那边家庭状况,有爸爸妈妈在身边,可以拥有父爱、母爱,可能会过得幸福一点。”

  未婚先孕,单身妈妈2万余元卖掉亲生儿

  小美原先在常州市区一家网吧做服务员,2008年夏天,她在网上结识了一个四川网友梁某,两人随即见面并频频约会,当年年底,他们搬到一起同居。可他们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一个新生命就已在小美的肚中孕育了。2009年10月,小美生下了一个健康活泼的儿子多多。

  然而,孩子出生后,这对未婚同居的年轻男女的关系也逐渐恶化,因为都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承担起为人父母的责任,小美和梁某几乎每天吵架,发展到最后,梁某干脆扔下同居女友和儿子,不告而别。那时候,多多还不满一岁。

  才20出头的小美带着一个孩子,其实她也还是个孩子。因为多多,她很多时候不得不拒绝朋友们的邀请,不能一起去唱歌跳舞,一起去玩通宵网吧,一起看电影。有很多时候,她巴不得孩子都在睡觉,那样她就可以有自己的时间,可以跟朋友们发短信聊天了。

  这样的日子,带着一个“累赘”,她受够了。2月16日,小美瞒着自己的父母,以2.18万元的价格将多多拐卖出手后,又与其网友私奔到呼和浩特,并于两个月后被常州警方从深圳找到。

  常州警方跨省寻娃

  因为拐卖孩子时,对方不肯透露真实的身份信息和实际的居住地址,小美只知道买自己的孩子回去抚养的是一对安徽夫妇。那么,警方想要找回孩子,就要先寻找到那对安徽夫妇。

  4月21日上午10点,常州新北区三井派出所专案组民警全力去营救已经被拐卖两个月的男童多多。当天警方还通知了多多的母亲和外婆参与营救行动,多多离家两个月时间里,他的外婆王某每天以泪洗面。一开始,小美不愿意同行,民警说,“你看,你妈又掉眼泪了,小孩是你亲生的,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民警出发后,直接从沪宁高速公路赶往苏州相城区。因为经过前期走访调查,拐卖交易的中间人是和小美一起打工的小姐妹吴某,吴某也是通过其他老乡结识那对安徽夫妇的。吴某只知道买孩子的章某可能是苏州一家服装厂老板。

  终于找到买下孩子的安徽人

  当天中午12点,民警带着当事人来到苏州相城区,经当地警方协助得知,该区工业园内共有两家服装厂,但没有一个老板姓章。于是警方扩大调查范围,4月22日上午,小美终于从两家服装厂内的3000多名操作工中,认出那名男子就是花钱收养多多的安徽男子章某!章某当时就说,“公安找到我,我心里早已有预感了,这个小孩不属于我的,这个小孩再躲,户口也没办法。

  章某交代说,自己已经37岁,和老婆结婚12年都没有生育。在年迈父母的压力下,章某从2010年起,就在老家四处托人,并且放出消息说“服装厂老板重金求子”,只要介绍健康的孩子给他们抚养,就可以得到丰厚回报。今年春节前,章某终于等到了好消息。“我一个亲戚说他们村上有人知道一个外地女孩,抱着孩子想给别人抚养,我那个亲戚就打电话给我妈妈,我妈妈和我就一道到那里去了。”那天,他出了2.18万元钱,将17个月大的男童多多抱回家后,立即喜欢上了这个孩子,并且尽自己最大能力照顾他,不仅购买高档奶粉,还每天熬排骨汤鸡汤给他喝,在他心目中这个孩子完全就是天赐的宝贝。

  章某说,“刚抱回家我对他就有感情了,我不是属兔的吗,今年又是兔年,感觉真的是天意,抱了一个好小孩回来,小孩让人喜欢,每个人都高兴。我就叫他天意。”不过,警方向章某指出,他盼儿心切可以理解,但是拐卖孩子就是违法行为。根据我国的《收养法》规定,收养必须到户籍所在地的民政部门去登记申领,然后通过合法途径取得收养权。

  孩子藏在哪里

  安庆深山里没找到

  当天,警方要求章某交出多多,可是章某却再三推脱,舍不得放弃孩子,僵持到当晚10点,章某才向民警透露,多多目前放在安徽老家,交给他的父母照顾。

  4月23日凌晨2点多,刚刚从苏州赶回来的专案组民警又赶赴安徽安庆。黑夜中,专案组民警带着多多的外婆一起连夜出发,经过6个小时的奔波,行程450公里,终于在第二天上午8点半,赶到了安徽安庆市枞阳县的金社乡。据了解,章某父母平时就住在金社乡东头的这间破旧房屋内,然而民警长时间敲门,却始终无人应答。

  章某父母和小孩怎么都不在家呢?民警走进村子试图打听消息,蹊跷的是当地村民竟然都说毫不知情。

  无奈之下,警方只好返回枞阳县公安局,在当地刑警的协助下,办案民警随后联系上金社乡派出所,经当地民警暗中调查,被拐卖的男童多多已被章某父母转移到亲戚家,而这个亲戚住在20公里之外的深山老林里,汽车根本没有办法开进山里。事不宜迟,办案民警只有徒步前往。

  由于山间小路只有1米多宽,黑暗之中又看不清环境,直到深夜11点半,办案民警才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到一处农家小院。足足敲门敲了5分钟后,院子里面才走出一个人为民警开门。那人听了民警的来意后,直接就回绝说,“不在。”随后不再回答警方的任何提问。

  同行的常州办案民警悄悄地打量各个房间的动静,发现里屋床上躺着一个孩子。民警掀开被窝检查,发现里面躺着的是个10多岁的男童,而并非17个月大的被拐儿童多多。然而找遍了楼上各个房间,包括厕所、仓库,民警都没有发现多多的踪影。

  一波三折,章某闪烁其词

  突然之间,多多的外婆在阳台上找到了线索。她在阳台上发现了一条她买给外孙的裤子,那条裤子还是潮湿的。专案组民警随即进行全面的搜索,还是没找到。

  民警深夜上山后,多多如何又被迅速转移?经连夜突审,章某终于承认是他趁乱用手机发短信通知家人转移孩子的。看来,解救被拐孩子的关键人物还是章某。

  又经过6个小时的连夜奔波,在安徽安庆市枞阳县公安局,常州警方终于将购买孩子的章某带到现场,警方对他进行耐心的政策教育与法律宣传,希望他主动将孩子送到这里。

  “不是我的事,关键是我父母亲都晕车,怎么送小孩过来?”

  “我们给你讲好了,现在小孩必须无条件先交出来!”

  “关键人都不在家,我怎么找?现在我父母不在家,打电话打不通。”

  “你亲戚呢?或者叫村上人,让谁去看一看。”

  “哎呀,我要知道,就不和你讲这么多了,电话号码我都不知道啊,你看我手机上有没有我家里一个亲戚的号码!”

  孩子终于回家了

  僵持之下,常州警方将公安部督办案件的侦查情况汇报江苏省公安厅。1个小时后,安徽省公安厅随即指令当地警方全力配合常州办案民警,调集警力在章某父母家方圆10公里内挨家挨户对来历不明的儿童展开入户调查。

  直到下午3点,一辆红色面包车停在枞阳县公安局大院内,原来章某的父母抱着多多主动向警方投案自首了。

  最终,在两地警方的协调下,双方签订协议,王某将小美拐卖孩子所得的2.18万元归还给章某一家,并赔偿精神损失、误工费共计4000元。

  朝思暮想的小外孙回到自己的怀抱后,王某激动不已。

  4月28日上午,王某一家抱着失而复得的小外孙赶到三井派出所,并将一面锦旗送给办案民警,感谢警方“千里寻儿,不分昼夜”。这时,小美低头含泪说,“谢谢警方帮助我们找回小孩,否则我这一辈子都看不到自己的孩子了。”

  因为小美虽将自己的孩子拐卖,但之后能积极帮助警方寻找被拐男童,而且她又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哮喘,每到夏天就会发作。综合考虑这些因素,最终公安机关对她予以取保候审。

  (文中人物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