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东莞男子喝止咳水成瘾 刀逼父亲卖房换钱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1日 1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0毫升装的"奥亭 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小钟一天要喝掉100袋。

没关住莫君止咳水药瘾的铁笼,现在成了丝瓜藤架。

莫君的高利贷借据。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东莞有不少家庭深陷如此绝境无法自救

  文/记者 汪万里 周睿鸣 图/记者海国

  ●东莞桥头镇一男子喝止咳水成瘾,两年来,他不断在外面借高利贷,亲属已经替他还了10多万元;

  ●家人曾将其关进铁笼送去医院,但都于事无补,母亲泣血求救"谁来救救孩子,救救我们家……"

  可怜天下父母心,刚刚过去的母亲节,莫女士没有收到鲜花,没有收到礼物,收到的是23岁儿子莫君(化名)的恐吓,"不卖房就杀了你"。

  喝止咳水上瘾的莫君成为整个家族的痛。在东莞市桥头镇凤凰山庄,莫君的堂哥万般无奈地告诉记者:"我们做铁笼关过他,送去广州治疗过,出来了还是喝。现在,家里能搬动的电器他都偷出去卖了,家里的拉闸门也被他卖了。"

  一次次,有人拿着有莫君鲜红指纹的借条来上门催债,父母、亲戚这两年帮他还了十几万元的高利贷。

  前天清晨,莫君打开家中煤气,用刀架在父亲的脖子上,要求卖房,并且马上给他一万元。最后是消防、民警赶来谈判了4小时,父亲才得以逃脱。

  "我们还能怎么办?真要等着他捅死我们才行吗?"莫女士泪如雨下,"谁来救救孩子,救救我们这个家!"

  别墅内造铁笼关不住药瘾

  5月8日上午,记者来到桥头镇凤凰山庄,这是桥头镇内最好的别墅区。莫君的堂哥一家就住在这里,莫君的家也在附近。在别墅的车库里,墙上还留着钢钉的痕迹,"去年我们就是在这里做了一个铁笼,把他关在里面。"堂哥说。

  但是,到处都是本地人,常有邻居探访,"把人关在铁笼里,村里会怎么说啊",没过多久,铁笼拆了,好不容易焊起来的铁笼被搬到后院,如今成了丝瓜藤的棚子。

  说起儿子,莫女士伤心难过。她家本来条件不错,有房有车,但是现在,小轿车只能放在莫君的堂哥那,根本不敢停在自己家。"要是被莫君拿到,他肯定会开去卖掉"。这是绝对可能发生的。家里的摩托车被他开出去卖了好几次,光"买回"自己家的摩托车,莫女士就已经前后花了1万多元。

  记者跟着莫君来到堂哥家,堂哥一家所有人都来到客厅陪着他。堂哥告诉记者,"不盯着他,一会他就悄悄地拿起一样东西出去卖钱了"。

  23岁的莫君高大、帅气,曾是父母的骄傲,如今的他,憔悴不堪。"他21岁从学校毕业,在学校就开始喝止咳水,这几年下来,他整个人都废了。"堂哥说。

  亲戚都说"替他还钱还怕了"

  莫君的一天颠三倒四:上午,睡觉;中午,睡觉;下午,睡觉;傍晚,天色渐黑,他才从床上爬起来,开始吃一天中的第一顿饭。

  两年前,从学校毕业出来后,莫君在村里的治安队找到一份工作,但只干了3个月就离开了。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正经地上过一天班,家人给他介绍任何工作,他都不肯去。"跟他一说话,他就骂,'走开,不要烦我,你烦不烦。再烦,我杀了你'"。莫女士面对儿子的"恐吓"不知所措。

  到去年8月16日,再一次还清高利贷的债务后,放高利贷的人给莫女士写了一纸保证书,"本人保证以后不借钱给莫××、莫××"。然而,街市上放高利贷的又岂止一人。看中了莫君是本地人,家里有房又有车,放高利贷的人都肯借钱,不怕他家里人不还。

  "我们这些亲属,谁没有替他还过钱,看见他,我们都怕了啊。"莫君的婶婶说。

  电器防盗门都被他卖掉换钱

  连续几年不间断地喝,莫君喝止咳水的瘾越来越大,无法遏制。"铁笼关不住他,去年10月,我们送他去广州白云区一家治疗中心,但是花了1万元的治疗费用,出来了他还是喝"。

  需要更多的钱去买止咳水。"家里的微波炉、电风扇、电饭锅,能搬动的电器,他都已经拿出去卖掉了;现在剩下的就是大电视机和冰箱,他搬不动",面对这样的儿子,莫女士失望透顶。

  可这还只是开始,家里的防盗拉闸门,莫君一个人拆不了,他找来收废品的帮着一起拆,也卖掉了;莫君最喜欢玩电脑游戏,但是一周前,电脑主机也被他卖掉。相比游戏,他更想要止咳水。

  5月1日,莫君找到母亲,"他要我把家里3层楼房子的房产证变更到他的名下,他想卖房。他说不变更他就要杀了我",莫女士害怕了。她连家都不敢回,只有趁着儿子不在或儿子熟睡时,才敢悄悄地回家。

  为拿钱买药多次拿刀吓唬家人

  一家人在忐忑不安中拖到了前天,这天上午8时,莫君把刀架在了父亲的脖子上,并打开煤气罐,威胁道:"把房子变更到我的名下,再马上给我1万元。"

  消防车、派出所民警闻讯赶来,警方谈判专家经过4个小时的劝解,到中午12时,父亲才终于趁他不备逃脱了。虽然家人希望警方以抢劫勒索来处理此案,但警方最终认定是"家庭内部纠纷,不肯抓他"。

  莫君的堂哥告诉记者,此前莫君也多次拿刀吓唬过家人,家人多次报警,但每次都是在派出所关了24小时就放出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谁来救救孩子,救救我们家……"莫女士泪流满面,迷茫无助。

  这不仅仅是他们一家人的呼声。莫君的堂哥说,在桥头镇还有好多人跟他堂弟一样在绝境中无法自救。

  东莞第三人民医院:

  每年收治近百名

  止咳水上瘾患者

  东莞市第三人民医院刘俊彪医生告诉记者,"该院每年都有几十名到近百名患者来治疗止咳水上瘾症,患者都是年轻人,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喝"。

  针对莫君的情况,刘俊彪称,他的情况已经相当严重,他怀疑莫君可能还有其他的并发症,"他很可能还喝了其他东西,很多患者都是夹着其他东西一起喝,这需要他过来做个检查"。

  但莫君的堂哥说,"莫君怎么可能愿意去检查?他那么高大,我们谁都打不过他,谁也没有办法把他拉过去"。

  刘俊彪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没有并发症的话,止咳水上瘾症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就能治好,一个月的费用需要7000元。但是,对于治疗的效果,记者接触的多名止咳水上瘾患者称,"没什么用,出来了最后还是复喝"。

  莫母:两年喝掉10多万元

  莫女士算了一笔账,这两年,莫君花在喝止咳水上的钱已经超过10万元。

  "30元一支,一天就要喝四五支,多的时候七八支"。她拿出仍然保留着的几张高利贷借据,是莫君在外面跟人借的。记者看到,仅去年5月10日那天,他就借了4000元,5月17日又借了3000元。

  东莞寮步一名24岁小伙7年喝掉40万元 "我也知道这样下去没意思"

  每天要喝1000毫升

  没钱买药就去偷去骗

  24岁的东莞寮步青年小钟,7年来喝止咳水花了40多万元。面对记者,他坦陈,"没钱的时候就去偷、去骗,最多一次分过8000元",而现在,他和几个朋友靠放高利贷谋生。

  "我也知道这样下去没意思;我也跟我女朋友说,跟着我没前途;我都希望爸爸妈妈不会真的被我气死",他低下头,眼角渗出一滴泪。

  一天喝掉百袋寻求更多幻觉

  小钟是寮步本地人,他有3个姐姐,都已出嫁,他是家中唯一的儿子。17岁在东莞市一所中专读书时,他因好奇喝上了止咳水,至今7年,除去年他下定决心想戒瘾的4个月外,每天都要喝。

  在中专只读了一年,他便辍学,18岁时进入村治安队工作,但干了不到一个月,被领导发现他有喝止咳水"嗜好",遭开除;玩了两年后,他再次进入寮步一个派出所当治安员,但十几天后,因为同样的原因,被辞退。

  从此以后,他便成了无业游民。伴随他成长的,是越大越大的止咳水瘾。"现在,我一天要喝1000毫升,分5次喝",他拿出10毫升装的"奥亭 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这样的止咳水,他一天就要喝掉100袋,一袋2.2元。"喝下这个东西后,过10分钟就会有幻觉,很舒服,这种感觉能持续一个小时。"

  记者采访时,几个村民围上来,得知记者身份,"你们想办法救救他",村民都认识小钟。小钟说,"村里人都知道这个事情,村里好多年轻人也都喝这个上瘾了"。每天喝这么多止咳水,每天200元,钱从哪里来?小钟说,从学校出来后,他就不好意思跟父母要钱了,"没钱就去偷去骗"。

  "我们3个人爬进出租屋里去偷,我最多一次分过8000元。"小钟一点也不隐瞒。而他所说的行骗,其实更像是勒索,"我们几个去网吧,故意找那些打工仔惹事,然后打他一顿,让他出钱。打工仔一般只有几百元"。

  讲起这些,小钟说:"我知道自己没人性,跟流氓一样。但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吃啊。我对不起那些可怜的打工仔。"

  曾戒瘾4个月但又复喝

  现在,他和几个朋友主要靠放高利贷赚钱,"有朋友在银行工作,贷款出来3万元,我们就放出去,借1000元一个月的利息就要200元"。为了追债,追上门、恐吓的事情,他都干过。

  他想对父母说:"我配不起你们。"

  去年3月,小钟想过要戒瘾,他告诉父母这个决定,父母非常高兴,觉得他懂事了,他要什么就买什么,3个姐姐也特意赶回家来看他。从3月到7月,差不多4个月,他天天在家,忍了过来。到7月,他觉得自己成功控制了这个魔鬼,应该出来找份工作,好好生活了。然后,不到一个月,他又喝上了。

  "我也不想喝,但心里就是戒不掉啊。"他懊恼万分,"难道我就真的要把父母气死吗?我跟我女朋友说,跟着我没有前途,但是她还是要跟我在一起,我对不起她。"

  小钟很想对父母说,"我配不起你们这么好的父母,不配做你们的儿子"。

  记者直击

  轻松买到止咳水

  未出药房就喝完

  小钟带着记者来到寮步良平一家名叫康乃馨的药店,他花35元顺利买到了一瓶"奥亭"止咳水。"其实,任何人都能买到这种东西。"他指了指一位刚刚骑着摩托车离开的壮汉,"那就是我的朋友,他刚刚喝完。"在康乃馨药店门口,小钟迫不及待地将一瓶"奥亭"一饮而尽。在另外一家"健民医药连锁"的药店,小钟一样轻易买到了瓶装的"奥亭"。

  在小钟之前出示的袋装"奥亭"以及后来购买的瓶装"奥亭"包装上,都标示着"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据小钟说,这就是联邦止咳露的组成成分。"现在药店里都没有卖联邦止咳露的了,像我们这种人去买,都改卖'奥亭'给我们。"

  记者注意到,在"奥亭"的包装上,没有任何关于此药品成分、生产厂址、药品批号的介绍。

  成瘾性药物

  含可待因的复方口服溶液;麻黄碱苯海拉明片、茶碱麻黄碱片、复方茶碱麻黄碱片、呋麻滴鼻液、复方甘草麻黄碱片、消咳宁片、复方氨酚苯海拉明片、新康泰克等含麻黄碱复方制剂;复方地芬诺酯、复方甘草片、止痛片、右美沙芬片、晕动片以及解热镇痛药品种。

  监管举措

  药房违规卖止咳水或被吊销执照

  记者走访发现广州市面药店鲜有可待因制剂出售

  本报讯 (记者黄佩 通讯员张雅馨) 据悉,这些导致青少年喝上瘾的药品皆来自一种叫可待因的成分。这些成分目前分为复方制剂和单方制剂。其中单方的可待因制剂属于精神类药品,药店不能销售,而复方可待因口服溶液则属于处方药,必须在药店里凭处方购买。昨天,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表示,从2007年以来,我省对复方可待因口服溶液的管理从未放松过,并进行了多次专项整治。一经查实药店不凭处方销售,将撤销其GSP证书,情节严重者将被吊销《药品经营许可证》。

  昨天,本报记者走访广州多家药店,没有发现一家药店有含可待因的制剂销售。在人民中路的老百姓大药房,其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已经好几年都没有销售过这些药物。

  金康药房连锁总经理郑浩涛告诉记者,他们下属门店也没有相关产品。"可待因的制剂管理风险很高,而下属几十家门店都是有经营压力的,如果有这些药物,难保一些门店在利益诱惑下违规销售,索性就不采购此类药物。而且止咳类的同类药品很多,药店和患者选择余地大,不是非卖此类药物不可。"郑浩涛说。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广州市区连锁药店可能好一点,但是在目前药店生存状况普遍不佳的情况下,处方药凭处方销售对很多药店都难以做到,难免有一些小药店在利益诱惑下铤而走险。一些专家建议,将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溶液纳入精神类药品管理,或者将其撤出药店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