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记者调查蔬菜流通成本 菜农感叹种菜像赌钱(图)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1日 06: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扬子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合作社每天直接田头收菜。

  从寿光到南京,种菜的运菜的卖菜的都喊难赚钱

  田头贱,菜场里却不跟着跌,那么,这中间到底谁在赚钱?请看本报记者一车菜从寿光日头到南京摊头的全追踪

  冯海青 张磊

  4月16日,济南一个叫韩进的普通菜农,面对遍地卖不出去的蔬菜,选择在卧室上吊自杀。这一起悲剧迅速让“菜贱伤农”的话题为全国所关注,而同时,城市里吃菜的老百姓却并未感受到菜价的暴跌。一时间,专家学者众说纷纭,新闻媒体也纷纷出动,探寻“田头贱,摊头不贱”这个奇怪现象背后的东西。很快,“流通环节出了问题”成为暂时的共识。商务部也出台13条措施,其中大部分都旨在压缩流通环节的成本。那么,被空前关注的“流通环节”,真实的生态如何?

  山东寿光,这个小城在其他任何的领域都默默无闻,但就是这个小城,却是“全国最大蔬菜产销基地”,是全国最大的蔬菜基地和蔬菜集散中心。南京大部分的“外来菜”,都来自这个鲁北小城。连日来,本报记者在寿光进行了深度采访,从寿光的蔬菜大棚开始,追踪销往南京的寿光蔬菜,从地里采摘、当地收购、运输环节直到进入南京农贸批发中心再至菜市场,力图再现一棵菜从田头到餐桌的真实“流通成本”。

  本报记者 冯海青 张磊

  山东寿光、江苏南京 摄影报道

  4月29日

  寿光何家村

  主角:山东菜农和合作社收菜人

  他们的话:每天拉5万斤菜去南京,不超载?那么行吗

  4月29日,早上三四点钟的光景,寿光市稻田镇何家村村民何永昌就起床了。随后他就和家人一起,开始在自家的种菜大棚里忙活起来,采摘油瓜和小黄瓜,这也是他目前种的两种蔬菜。

  何家有四个大棚,最大的一个有170米长,眼下是油瓜和小黄瓜上市的高峰,清早采摘的活儿并不轻。忙活两个多小时,采摘下来成筐的小黄瓜和油瓜都装上了儿子的大三轮。三轮突突开向村口:那里,有一个“寿光市齐润蔬菜专业合作社”,这就是收购蔬菜的第一道口。

  很快,合作社到了。社里的收菜老板何金峰带着笑脸迎上前来,验菜,议价,付钱,卸货,一切都按部就班。

  “小黄瓜收购价今天是1块9,油瓜今天是2块钱”,何金峰告诉身边的记者。他说,小黄瓜前一阵收购价最高要到2块7,跌了将近一块钱了,油瓜这两天也跌了,前几天能3块钱一斤收的。“这种油瓜主要是出口俄罗斯,五一边境口岸会闭关几天,货有点积压,价格随即就下来了。”

  齐润蔬菜专业合作社成立于2008年,四位大股东齐俊堂、赵祥兴、何玉峰、何金峰,都是何家村和邻近的赵家村人。他们做蔬菜收购、批发这行已经十来年了,主要的市场就是南京,每天下午三时,一辆装载25吨寿光蔬菜的大货车,必定准时从他们合作社的停车场发车,驶向南京。

  何家村和赵家村的不少种植大户,自然都成了齐润合作社的成员,就是稻田镇一些偏远的村子,也有不少菜农加入了他们社,现在他们合作社总共有八九十个种植大户加盟,每天采购五万斤菜不成问题。

  四个大股东中,齐俊堂和何玉峰蹲守南京,从以前的白云亭市场到现在的江宁众彩市场,一直如此。寿光那边,何金峰每天负责接待上门送菜来的菜农,赵祥兴则每天清早四点开始,就到较远的村子去收菜,验菜议价后运回合作社里。他甚至在那些村里设了代收点,请代收点的村民负责把菜收来,他付百把元一天的管理费给对方,确保收购渠道的畅通。

  早上9点多的时候,一辆鲁V55289的大货车开到了合作社门口,已经收来的五万斤菜开始装车了。何金峰在边上清点:“西红柿,6000斤;丝瓜,8000斤;小黄瓜,8000斤;茄子,8000斤;西葫芦,3000斤……”当天这些菜对菜农的收购价分别是,西红柿2.1元,丝瓜2.6元,小黄瓜1.9元,茄子1.5元,西葫芦0.55元。

  下午四点,自重14吨的鲁V55289,装上了26吨多的菜,收下合作社给的4500块钱运输费,以40吨重的整车重量,驶出何家村。“超载?那是没办法的事,超这么多,都难赚钱。”齐润的人告诉记者。而这4500块钱运输费,司机也是不赚的。“但我们没法给更多了,再给多,就要压低收购价,农民会不干的。”

  4月29-30日

  寿光-南京

  主角:运输车主张万胜

  他的话:光运菜肯定亏。有国家政策,没有乱罚款也亏

  鲁V55289的车主叫张万胜。张万胜雇了一个司机,两人轮换着开。从寿光到南京,700公里左右的路程,因为车子重,每小时只能开60公里,开到南京,一般要跑12个小时。

  张万胜跑蔬菜运输有四五年了,一直在齐润合作社这边拉菜。车子一上路,张万胜就跟记者算收支账,“齐润付我4500块钱运输费用,”张万胜掰着手指头,“我要付油费,路费,罚款,雇人的费用……”

  记者详细替他记录着:“油费一直在涨,来回油费现在要3600元,”张万胜说,从寿光出发到南京,山东境内的路段一般不走高速,进江苏后从苏鲁交界处一直到宁连高速,全程都走高速到南京。他载重40吨的车属于超载,进南京前车子称重后,要付超重费用,“像我这个车,江苏限定32吨以上属于超载,我们车每次都肯定要超载的,单程过来1100块的路费是少不掉的,这次共收了1150元。就这样,4500块就没了。”张万胜说,

  记者问他,有司机反映路上黑罚款很多,还有的地方不执行国家“生鲜车免路桥费”的政策,有没有这回事?张万胜的说法是:有的地方是这样,但江苏境内是比较正规的:“(乱罚款,不执行国家政策)都没有。要不然还能走?江苏就是查超载严。我们这样的车是一定要超载的,这1000多块的过路费用都是超载的,我甘心付。”而如果不超载,除去他这辆车的自重,一次只能装18吨菜,“那赔得更多,钱往水里扔了。”

  张万胜最大的苦恼是,尽管油价一直在涨,但齐润合作社给他的4500元一趟的运输费,一年来都没有涨过。不过这位朴实的司机表示“理解”:“我知道拉海南菜的车,运费最近从1.1万都涨到2万了,但我没涨,他们合作社压力也大。”

  5万斤菜4500元的运费,一斤菜的运费是9分钱。实际上是不止这么多的,但是张万胜说,多出来的自己想办法消化,运费里面不加成本了。

  张万胜的“办法”就是到了南京,菜拉完后,不能空车返回山东。保本和“赚一点”的关键,就是再配货运回山东。

  4月30日凌晨4点,经过连续12个小时的行驶,鲁V55289开进了江宁众彩市场,停在了齐俊堂的B356摊位上。张万胜光着上身,和另一位司机吃上了出发以来的第一顿热饭——一碗饺子。当天下午菜卖完后,他就可以将车开走,去仙林配货,运一些别的货回山东,“回去一般装个十来吨货,没有超重的费用,也不走高速了,500块钱的过路费就够了,算下来赚1000块吧。”

  鲁V55289这一趟来回,张万胜花去5200元的油费、路费,来时没有碰上罚款,雇的那位司机,他每个月付出3000元的费用,一个月来回跑五趟,划下来每趟雇司机的费用是600元,一趟下来总支出5800元。齐润给的运输费其实不够他的油费路费的,加上配货回山东的运输费用2300元左右,张万胜最后算是赚到了1000元。“一个月5趟,赚5000块。这其实也就是我自己开车的工资,还不算食宿和车的折旧。”张苦笑了一下。

  张万胜现在还有的赚一点,这一趟1000块钱的利润驱使着他还在继续拉菜。如果油价再涨一涨,再加上其他一些工钱啊,食宿价格等等因素,这1000块钱的利润,又能维持多久?再涨下去,要么菜价得涨,要么张万胜就不干运菜这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