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女硕士过劳死”探因 “四大”以疯狂加班著称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1日 16: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羊城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累到想死” 向往“正常”

  一年前,在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已工作了三年的小杨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辞职,她说:“我只是想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2007年,拥有法律、金融双学位的小杨从武汉某重点大学毕业,进入安永深圳所工作。“自打进了安永,加班和出差便成了生活的主旋律。”小杨说,每年12月至次年3-4月是年审最忙的时候,她常常连续一两个月每天加班至凌晨一二点回家,周末也是如此,“有时能看到傍晚的夕阳,都觉得是非常幸福的事。”

  2010年,小杨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辞职,只为“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现在的小杨就职于某银行审计部门,晚上按时下班做饭吃,周末和朋友相约逛街、爬山,薪水也不错。她说再也不像在安永时那样“累到想死”。

  “超时加班”有何说法

  “四大”均未 正面回应

  本月19日,记者分别致电普华永道、安永、毕马威和德勤在深圳的分所,要求采访超时加班一事,但四家企业均表示“不接受电话和见面采访”,并要求记者发送采访函传真或邮件。

  随后,记者就“员工出差加班常态化是否属实?”“工作时间是否违反《劳动法》?”“有无办法减轻员工工作强度”等问题向“四大”分别发送了采访函。至截稿前,仅有普华永道和德勤两家对记者采访函作出了回应,而发给毕马威的函没有任何动静;安永一方则表示,“领导不在,无法传达”。

  记者发现,在普华永道和德勤的回复中,对上述问题均未给出正面回应。其中普华永道在回复中称:“公司一直致力于通过各种方式照顾和关注员工,包括诊所服务、健康讲座与咨询等。我们将继续加大投入,在员工需要时提供生理和心理的辅导咨询。”

  德勤在回复中称,“德勤一直谨遵所在巿场的法规规定,包括中国的《劳动法》。专业人员乃事务所最重要的资产之一,德勤致力于为员工提供工作生活平衡的环境,非常关注员工的身心状况与发展。”

  政府部门 尚未回复

  记者昨日就“四大”加班一事欲采访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该局宣传部门要求记者发送采访函,并表示,“经过领导审核后,一定会给记者作出答复。”截至记者截稿,该局尚未作出回复。 (发自深圳)

  律师:加班超时违反《劳动法》

  加班和出差是“四大”的两大特色。在加班补助方面,经济危机前的安永“每月加班前18个小时换年假,超过18小时付加班费,加班费没有上限制度”,琳琳解释道,“因为那时项目太多,公司以‘赚钱’为第一位,并不愿意多让员工休息。”现在,普华永道、德勤和安永均实行“每月加班前36个小时有加班费,超过36个小时强制换假”制度,这也就是外界传言“‘四大’一年能休假两个月”的真实原因———由强制加班换休得来。

  记者就这样的加班制度采访了广东中意达律师事务所的徐德军律师,他表示,该制度违反了《劳动法》相关规定。徐律师表示,《劳动法》第四章对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作出了详细规定:对于实行标准工时制的工作岗位,每周应当保障劳动者至少休息一日,每日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小时,每月加班时间累积不得超过36小时,休息日的加班可以调休或支付加班费,而工作日的加班和法定假日加班不得进行调休只能向劳动者支付加班费。

  而在加班费方面,徐律师认为,公司只支付36小时以内加班时间的加班费也属违法行为,根据《劳动法》相关规定,员工有权要求补发每月超过36小时的加班时间(不含休息日调休)未支付的加班费。

  员工:凌晨2点才接受采访

  普华永道上海所员工麦子,现就职于安永上海所,他答应了周日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没想到因为加班,直到第二天凌晨才有空。

  本月15日周五,麦子说周末两天他需要加班,只有周日能抽空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周日上午记者与他联系时,被告知“在加班,很忙,只能利用‘中午吃午饭’的时间聊一会”。15时许,麦子通知记者,“领导催得紧,吃饭随便扒了两口,没空聊了,等晚上10点加班结束以后吧……”22时许,麦子给记者发来短信:“还在加班,不知道要到几点……”周一凌晨2时许,记者终于和麦子通上了电话。

  麦子2007年从上海交大毕业后进入普华永道上海所工作,两年后跳槽至安永上海所。最近的他正在外地出差做审计项目,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三周。“每天早上8点半准时赶客户的班车,进了办公室就开始工作,约客户访谈,整理资料数据……饿了填饱肚子继续工作,晚上加班到几点没个准,但自从做了这个项目就没在凌晨1点前睡过,”麦子说,“这样的工作状态,不论是在之前的普华永道,还是现在的安永,并无太多差别。”

  听闻校友小洁去世的消息,麦子很是惊讶。但事后在翻看小洁的去世日时,麦子感到脊背一阵阵发凉,“因为那一天我也加班到凌晨1点……”记者截稿前,麦子给记者发来短信:“就在你电话采访的那天夜里,一名一起加班的同事心脏病犯了住进医院,可经理却淡淡地说了一句‘年轻人,没事的’。”

  相关链接

  普华永道女硕士早逝

  “白细胞一千八是神马概念”、“各个都说,别干了。”这是4月1日下午小洁在微博上先后发送的最后两条微博。此前她的微博也时常有凌晨两三点的发帖记录:“满地打滚,我要睡觉”、“世界睡眠日一刚,太讽刺了”、“我不介意做妇女,只要给我半天假”、“肺都快咳出来了”、“困得像头猪”……这样的字眼在小洁进入普华永道工作后的几个月内屡次出现。

  现年25岁的小洁去年从上海交大硕士毕业进入普华永道半年后突然死亡,死因虽然被定为简单的“病毒性脑炎”,但仍引起舆论一片哗然。事后,普华永道公司否认小洁的死是“过劳死”,但不少专家认为“过劳”是死亡诱因。

  (因涉及隐私,本文采访对象全部为化名)

  记者 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