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视频 >

[新闻1+1]沉重的“电话”!(2011.03.28)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9日 03: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他们是公务人员啊,公务人员的私人号码也是属于私人信息吗?不能公开吗?

    白岩松:不仅仅是一个个人隐私的问题。这个我还真问了,在世界各地还真找不到把官员的个人电话号码给公布了,然后作为政府信息公开或者党委信息公开一部分的举措,看样这是中国的一个发明。但是我们接着要思考的是发明的对不对,首先我们必须要谈到个人是要有隐私的。这个电话是不是公布的个人电话?如果公布的是个人电话的话,个人隐私要保护,他有没有休息的时间?他是人哪,对吧?接下来的时候,这话费怎么算啊,哪个是公家的?哪个是私人的?还是以后私人电话都是公家给买单?等等,那您可以跟我说,不是私人电话,是专门为他配一部电话。我算了一笔账,如果260个人,不是私人电话,专门配一部电话的话,把一年的电话费再加上电话算起来,咱们就算3000块钱,小100万去了,这100万该谁出呢?

    主持人:我们目前把这个问题放在这儿,在干部换届选举的背景下,这样做有没有可能起到所谓初衷的这样的目的?

    白岩松:我觉得还是善良一点,出发点可能是好的,因为怕在换届的时候有人有举报的但是没有门路等等。

    首先就怀疑了,原来不公布一把手的电话号码就会没有渠道,就没有正规渠道,没有可以解决问题的地方,只有公布了一把手的电话号码才会,那我觉得这个工作要反思。

    第二个可能是有好的想法,是希望将来有这样的一个渠道等等,但是也要找好的一条路径。我举一个例子,在这里我一下子看到了我特别担心的东西,在十七大报告里头明确表达了对一把手权力过大的担心。为什么在这样一个需要有民主程序和正常的机制举报等等很多方面的时候,只公布一把手的电话号码?他在电话中是要决策还是不决策呢?最后不还是像那个人说的那样,我接到了这个情况的话,我还得让他寄材料到我们的信访办等等,用普通的人说话了,这不是多费一道程序吗?变得更加麻烦。

    另外,恐怕还有很多很多的这种因素,骚扰的等等不厌其烦,我觉得这里头可说的空间太多了,但是与其说指责现在似乎有人在努力的让电话保持畅通,我说不,回到原点去。为什么要公布个人的电话?我们难道没有其它的道路吗?

    主持人:当私人电话因为职务的关系向社会公开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我们来听听一位过来人的说法。他是教育部的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他的电话当时就是公诸于众的,咱们听听他的感受。

    王旭明(语文出版社社长、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我个人认为公布有关部门负责人的工作电话号码,或者是他工作部门的电话号码,对于促进公开,对于加强和公众的联系是有必要的,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当然带来的弊端也显而易见,特别是公布有关人员的私用电话,这可能带来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影响我们有关部门人员的私人生活。这个可能是应该避免的。

    我个人认为这里头监督官员可能有很多种形式,如果通过这种形式作为对官员的一种监督,倒是值得商榷。因为官员首先他是公民,我们应该尊重公民的隐私权和个人生活自由的这样一种前提下来进行监督。我个人更主张应该公布部门电话或部门值班人员的工作电话。

    主持人:显然旭明的观点跟刚才岩松是接近的。另外,这样的一个公开究竟能不能起到一个监督的作用?日常我们的渠道应该是什么?在这种换届背景下才公开是一个现上轿现扎耳朵眼的效果。

    白岩松:对,刚才我已经说了,如果公布的是一个私人电话,到底这个权限是不是越界了?如果公布的是另给他配一部电话,我们先姑且不管近百万的费用或者说是几十万的费用,如果要公布的是一个公用的、移动的电话的话,为什么原来我们在各个机构里面没有这样一个可以反映情况的、24小时有人值班的,并且可以汇总、登记在案的这样的一个举报或者说是可以反映社情民意的通道呢?应该把重点放在公共电话的设立上。

    很多年前,当2003年之后,中国开始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的时候,我一直也会参与其中,当时也跟国新办的主任赵启正沟通过,我说可千万不要再犯这种错误,去公布一个个人的电话就以为是政府信息公开了。不对,政府新闻发言人不是一个人,这个话听着像骂人,不是。我跟王旭明也沟通过,他肯定也会同意我的看法。政府新闻发言人不是一个个人,其实是一个个人以及背后的团队。

    比如说公安部的武和平,我举一个例子,他是公安部的新闻发言人,但他其实又是宣传局的局长,他会有一个热线的电话,是由工作人员汇总,需要他去解决的问题由他解决。比如说铁道部的王勇平,比如说原来在教育部的王旭明,我觉得一个合适的新闻发言人是一个机构的标志,其实不用我觉得,我去香港看,去国外看等等,全是这样,只有到我们这儿发明了一种新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