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刘心武续红楼梦欢迎挑错 称戴“镣铐”跳舞(图)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6日 10: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扬子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本报记者(左)与刘心武

  随着《刘心武续红楼梦》消息发布,刘心武本人也被再次推上舆论关注的浪尖。昨日,本报记者赶赴北京与"班主任"刘心武老师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话。他想通过本报告诉广大读者朋友,在新书进厂印刷前的最后时刻,他仍然不停地认真勘校,欢迎读者朋友进行挑刺和善意的批评,只是不要骂人。刘心武给自己续书打了及格分。当记者第一时间拿到"刘本"28回试读本时,出版方凤凰联动透露,正本《刘心武续红楼梦》将提前于3月与读者见面。

  12岁明白"红楼"可以探究

  记者:那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探究《红楼梦》的?是受什么样的启发,还是有人影响了您?

  刘心武:庆幸的是,我生在一个父母兄姊都喜爱、喜谈《红楼梦》的家庭。12岁时,我用积攒的零花钱买了本周汝昌先生的《红楼梦新证》,开始模模糊糊地知道,《红楼梦》不仅可以捧读,而且可以探究。对我而言,这是一本启蒙的书。我至今仍不懂如何精细地说"红学"的各个分支,更闹不清"红学"界几十年来的派别讼议,恩怨嫌隙。周先生的这本书使我知道了《红楼梦》后40回是伪作。

  至今有人认为流传已久的120回《红楼梦》,特别是1791年程伟元、高鹗活字排印的"程甲本"就是曹雪芹的真本。高鹗续写的后40回,影响最大的情节,是宝玉婚姻的"调包计"和林黛玉的焚稿断痴情,经许多年来戏曲、银幕的渲染,社会上一般人都"信以为真"。前辈周汝昌先生很早就提出要"打假"。我真正写出并发表关于《红楼梦》的文章,却是90年代初,50岁时候的事了。我写了一些品读《红楼梦》的艺术韵味的《红楼边角》,写了几篇人物论,后来开始专心研究关于秦可卿的真故事来。

  老作家端木蕻良的心愿启发了我

  记者:您下决心要续写《红楼梦》后28回,是源于什么样的动因?您的探佚有何新发现?

  刘心武:《红楼梦》是曹雪芹的作品,不是曹雪芹与高鹗合著的。这一点不用多讲了,曹雪芹也不是只写了80回,故事没完。如果想知道曹雪芹的总体构思,想了解一个完整版故事,就不能相信高鹗的续书。虽然,80回后的文字迷失了,但是可以探佚,通过研究是可以把80回后的一些情节、书中的若干人物的最后结局,以及全书结束在"情殇"等等揭示出来的。

  清乾隆时期有个诗人叫富察明义,在他题《红楼梦》20首诗的《绿烟琐窗集》中,曾描述看到过全本的《红楼梦》,其中一首写道:"莫问金烟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纵使能言亦枉然。"他看到了"金玉姻缘"的故事,看到了"聚首春梦"的情景,也看到了"散如烟"的结局。

  现在大家所看到的120回通行本的后40回,是1791年萃文书屋老板程伟元和文人高鹗联手攒出来的,那时曹雪芹辞世已近30年。而富察明义的《绿烟琐窗集》则写于1781年,至少差10年。富察明义可能看到的是另外一个有头有尾的《红楼梦》。当然有人不服这样的解释,但富察明义在序言中说,他看到了曹雪芹的稿本,那么是不是80回后的书稿没有浮出水面的时候,我们就没事可做?是不是只能频频地哀叹呢?

  续写有多种缘分,其一是1981年作家端木蕻良向我透露说,他想续写《红楼梦》,但是怕身体原因,难以实现。他那时69岁,今年正好我也是69岁,这似乎是一种巧合。回想起来,人生有许多盲点,有时会突然间跳出来。

  给自己的续写本打及格分

  记者:您认为自己的续写与高鹗有什么不同?如果给自己的这部作品打分,您能打多少分?

  刘心武:我和高鹗续写的区别在于,我和曹雪芹不是同时代的人,这种差距无法比拟。高鹗的后40回有许多优点,这是客观存在的。而主观上,高鹗并没有吃透曹雪芹的意图,他为维纳斯接胳膊,接的并不得体。因此,留下了续写的空间。可是清代至民国所续版本,都是从120回往后续,几乎都是大团圆结局。也有人从80回后续写,完全是自己发挥,不是复原。我与他们不同,我是按照曹雪芹的意图尽可能的复原。比如前80回里"草蛇灰线,伏延千里"的大、小、明、暗伏笔,我都逐一进行了照应,并对古抄本中所有脂砚斋、畸笏叟批语中透露的后28回的情节、细节、文本用语、回目等也逐一加以了兑现。

  现在回想起来,难度多大呀!我是带着镣铐在跳舞,而且是自愿戴上的。书还没出来,网上已经有"好派"和"屁派"之争了。其实没那么复杂,我就一个退休老头,凭着兴趣干点事,不必惊动那么多人。我想过,书一旦上市,我的苦日子又来临了。欢迎读者朋友对作品进行挑刺和善意地批评,只是希望别骂人。至于说给自己打分,我看很难,如果非打不可,我想算是及格吧。

  完稿后,心中一下失落许多

  记者:您曾说过最喜欢《红楼梦》十二钗中的妙玉,为什么?您现在的生活怎样,有续弦打算吗?

  刘心武:在《红楼梦》80回后,妙玉的遭遇绝非高鹗所写的那样。按曹雪芹的构思,80回后贾宝玉会在瓜洲渡口与妙玉邂逅,妙玉并促成了他与史湘云的重逢结合。贾宝玉一贯看重妙玉,珍重妙玉与自己之间的心灵默契,但妙玉最后在恶势力逼迫下顽强抗争、同归于尽,使贾宝玉不禁有"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的感叹,他对她"空劳牵挂",竟不能将她解救。

  80回后的大悲剧是从秋天开始的,那一年欲哭无泪,整个儿是个"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肃杀景象。

  说实话,我是个边缘人,所以我是从边缘来观察。曹雪芹写宝玉不想进入那个政治中心,追求个性自由的意境是十八世纪,而西方十九世纪初才开始启蒙。所以,读者在看我续的28回时,别只管问怎么没看到多少诗词呀,最主要的是看到里面的人文思想,看到曹雪芹用艺术形象塑造善的情怀。当然我不是说就能替代曹雪芹。7年之力,如今终于完稿,感觉心中一下子失落许多,不知会有什么来填补。两年前,老伴去世,为了打发寂寞的日子,我没日没夜写,她曾经是我的写作动力。要问我现在的生活状况,只能说确实有不少追求我的人,这很正常。具体就不便透露了,这是我的隐私。(蔡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