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作家史铁生辞世 享年59岁肝脏已捐献他人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01日 03: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摘自《我与地坛》

  本报讯 (记者姜妍 张弘 实习生饶佳星)作家史铁生与2010年一起离我们远去了。昨日3点46分,中国残疾人作家协会副主席史铁生因脑溢血突发抢救无效在北京辞世,而再过4天就是他60岁的生日。

  “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在其名作《我与地坛》里,史铁生曾这样写道。依史铁生生前多次重申的意愿,将不举行遗体告别,北京作协可能举办追思会。

  捐献肝脏,延续生命

  与史铁生相交多年的记者何东向我们描述了史铁生临走前的状况:30日下午4时左右,史铁生在朝阳医院透析后回家,感觉头越来越疼,家人赶紧叫来救护车送到朝阳医院。此时,他的神志已经不清了。何东说:“我得到消息后,赶紧给曾经救治过凤凰台主持人刘海若的宣武医院凌峰教授发短信。我在赶往朝阳医院的路上,凌峰就到了。因为史铁生生前说过,一旦自己病重,失去救治意义的时候就放弃,别拖。这个事情总得有一个人判断,凌峰教授判断,手术意义不大。”

  据何东介绍,因为史铁生生前多次表达过想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的愿望。在将史铁生送往宣武医院的路上,凌峰教授就给天津红十字会打电话,让他们来人。因为遗体捐献需要一系列复杂的手续,到宣武医院后,一边实施保守抢救,与此同时,天津红十字会就和史铁生的爱人陈希米商量,只要有用的器官,能救别人,就全部拿走。当时估计,角膜、心脏还有肝可能都可以捐出来。但是,宣武医院不具备摘取人体器官的资质和设备,于是再度转到中国武警总院,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经过化验监测以后,他的呼吸一停止,肝脏就被摘取,送往天津,那里一个病人正等待移植。按照凌峰教授的说法,史铁生又把他的生命传递给另外一个人了。”

  昨日5时34分,何东率先在博客公布了史铁生去世的消息,他同时透露,陈希米表示之后会在适当时间,以适当的形式对史铁生的离开表达追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何东称,追思会的形式和时间还得跟作协和残联等单位商定。

  尊重遗愿,不做遗体告别

  昨天上午,中国作家网发布了北京作协的讣告。讣告称:“多年来他与疾病顽强抗争,在病榻上创作出了大量优秀的、广为人知的文学作品。他的作品多次获得国内外重要文学奖项,多部作品被译为日、英、法、德等文字在海外出版。他为人低调,严于律己,品德高尚,是作家中的楷模。他的去世,是我们的重大损失。我们将在充分尊重家属意愿的基础上进行后面的安排和纪念活动。”

  北京作协秘书长王升山告诉记者,关于史铁生的后事现在还在与其家人商量,目前作协决定尊重史铁生生前遗愿不再进行遗体告别会,但想办一个追悼会。

  作家洪峰是史铁生生前非常好的朋友,洪峰的妻子蒋燕告诉记者,25年前,两个好友聊天时史铁生曾经提过,希望去世以后能找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找一棵树,可以把自己的骨灰“站”着埋下。洪峰夫妇后来移居云南,洪峰曾经给史铁生打电话,非常激动,说找到了当年史铁生提到的地方。“那天打电话的时候,两个人都很激动,洪峰还流下了眼泪。”蒋燕说。

  另外,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杨柳告诉记者,新版的《我与地坛》即将上市,现在已经装订入库。

  ■ 世人追忆

  苏童(作家)

  他形象干净,甚至圣洁

  我平时和史铁生接触不多,就是之前曾经跟他一起去海南开过会,我曾经背他上车背他下车,但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在作家圈中他的形象是非常干净的,甚至是有点圣洁的。别的都留不下来,留下来的只能是作品,比如说他的《我与地坛》、《我的遥远的清平湾》这样的小说,我的孩子会读,你们的孩子,甚至你们孩子的孩子也会读,它会成为经典的,这是对铁生最好的纪念。

  迟子建(作家)

  没人能取代他

  我现在只能说我真的很难过,中国文坛,作家太多太多了,但是太缺乏像史铁生这样的作家了。我觉得他的这个离去,所有我们这些人,作为他的文友和朋友,都是有心理准备,但还是特别伤心。史铁生这一世,他承受病痛的折磨,我觉得他太苦了,我希望他在另一世界的新年过得好,那应该给他一切一切都是最好的。

  我觉得他思想的重量,跟任何一个作家比都是不逊色的。他留下的作品,他的人格力量,没人能取代他。

  莫言(作家)

  他是伟大的人

  我跟他接触不是特别多,但是非常的敬仰他。我还是用多年前对他的评价,他不单是一个杰出的作家,还是一个伟大的人。我现在心情非常沉痛。

  李敬泽(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

  生死有尊严

  我感到非常沉痛,但是我相信,铁生离开的时候一定是平静和坦然的,我觉得可能在中国的作家里面,甚至是一般的中国人里面,都很少有人像他这样,透彻地和深入地思考过人的生死,对生死他想了很多。他可以说在很年轻的时候,开始就面对这个问题,他的这个思考贯彻在他所有的作品里。他的思考不仅让他自己有尊严的生,有尊严的死,同时也教会我们这些普通的中国人,如何尊严的生,如何尊严的死。

  解玺璋(评论家)

  为史铁生作诗

  无端岁末却惊风,忽报长天送铁生。命若琴弦成绝响,病隙碎笔道分明。

  清平岁月清平过,寂寞风光寂寞僧。到老欲说灵魂事,金台遥对细无声。

  史铁生“生死观” 

  ●“现在我常有这样的感觉:死神就坐在门外的过道里,坐在幽暗处,凡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夜一夜耐心地等我。不知什么时候它就会站起来,对我说:嘿,走吧。我想那必是不由分说。但不管是什么时候,我想我大概仍会觉得有些仓促,但不会犹豫,不会拖延。

  ●但是太阳,他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那一天,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扶着我的拐杖。有一天,在某一处山洼里,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他的玩具。

  ●所谓命运,就是说,这一出“人间戏剧”需要各种各样的角色,你只能是其中之一,不可以随意调换。

  ●只有人才把怎样活着看得比活着本身更要紧﹐只有人在顽固地追问并要求着生存的意义。

  微博纪念

  @何力:史铁生的人生令人尊敬!引人自省!

  @朱伟:惊悉史铁生病故,悲痛之,内疚之。这些年大家都忙,竟一直没顾上经常去看望老友,铁生这几年孤独否?疾病如何日益加重的?陈希米不说,我们竟也都不知道。铁生这辈子,是一直在自己的精神境界中探索的一辈子,他的一生终止于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铁生,安息。

  @刘春:史铁生小说,心干净天干净语言干净,阅读也干净。

  @郭敬明:我心中永远的大师。

  @易中天:永远的清平湾!惊悉史铁生先生离开了我们,不胜悲痛。我忘不了初读《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时的感觉。我相信,那是永远的清平湾。

  ■ 人物生平

  史铁生

  (1951年1月4日———2010年12月31日),原籍河北涿县,1951年出生于北京,196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附属中学,1969年去延安一带插队。因双腿瘫痪于1972年回到北京。后来又患肾病并发展到尿毒症,需要靠透析维持生命。2010年12月31日凌晨3点46分,史铁生突发脑溢血逝世。

  史铁生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而他创作的散文《我与地坛》鼓励了无数的人。2002年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成就奖。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残疾人作家协会副主席。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