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家人关爱令得艾滋男子重获新生 与健康女孩结婚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01日 05: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2010年世界艾滋病日

“我想有个家”,对很多艾滋病患者来说是难以实现的梦想(图文无关)。

  他因吸毒感染艾滋病毒 家人的不离不弃使他得以坚持治疗

  如今他不仅有了一份稳定工作 还与一名健康女孩共结连理

  本版撰文/记者任珊珊

  “没想到,得了艾滋病后,我竟然有了修正人生的机会!”说起自己患病前后的人生际遇,32岁的阿波十分感慨。

  当初他因吸毒感染艾滋病毒,却在病发后重新回归原本与其断绝联系的家庭。在家人的全力支持下,他得以坚持治疗,在广州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与一名健康女孩相爱,并步入婚姻的殿堂。

  怀着感恩的心,阿波如今成为一名同伴志愿者,帮助感染者们燃起人生的希望。他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艾滋病人的世界,并不仅仅是痛苦和绝望,也有温情和光亮。

  “我的故事很曲折,有时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昨天,出现在记者眼前的阿波个头不高,脸色白净,说话慢条斯理。在今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广州NGO组织和疾控部门组织的一次“防艾”活动上,当阿波上台自爆身世“四年前艾滋病发”时,台下传来惊呼,许多人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你应该去跟他聊聊,这个同伴志愿者很不一般。”广州疾控部门一位专家向记者建议,她说,阿波的病情现在控制得很好,不仅恢复了正常的社会生活,还有了幸福美满的婚姻。

  丧母后染毒屡戒屡犯

  和我国许多早期艾滋病患者一样,阿波感染艾滋病的途径是吸毒。1997年,在湖南某国企工作的阿波在母亲去世后不久,在朋友的诱导下染上了毒瘾。2002年,他被查出感染HIV。此后的九年间,他曾七次戒毒,但随即又复吸,始终无法逃离毒魔。因为逃避感染的事实,阿波与家庭断绝了联系 ,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人生陷入了绝境。

  到了2006年5月,阿波开始病发。“我记得当时高烧41℃,全身皮肤变黑,持续腹泻足足有一个月,动不动就晕倒。”阿波说, 当时已经奄奄一息的他觉得自己快完了,然而在广州工作的兄嫂将他送到了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

  命悬一线时兄嫂伸出援手

  HIV病毒对人体最大的威胁在于会损伤相当于细胞免疫指挥中心的免疫细胞“CD4”。发病时,阿波的 CD4已经降到了零。医生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获救的希望,给家人下了病危通知书。已经绝望的阿波想到了自杀,他不愿再连累家人。

  然而,亲人没有放弃他。哥哥嫂子送给他一本励志书,鼓励他不要放弃生命,并为他筹集了几万元治疗费用。亲情让他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医护人员的鼓励也让他有了坚持治疗的勇气。最终,阿波的病情一天天开始好转。

  出院后,阿波决心珍惜生命,用行动去回报身边每个支持过他的人。首先是戒毒,为表决心,他烟酒不沾。为了让他有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哥哥辞职下海创办公司,为他提供了一个工作机会。

  这时,23岁的湖北美女小万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两人在一次活动中认识,爱说爱笑、性格外向的小万很快注意到沉默、稳重的阿波。确定恋爱关系前,阿波十分纠结,“我不知道像我这样的人,还能不能谈恋爱。”

  妻子说“我爱的是你这个人”

  “那天,他和我在天河公园散步,很郑重地说:"我有艾滋病"。”小万说,虽然吃了一惊,但自己随即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爱的是你这个人。”

  爱情让两个年轻人战胜了恐惧,但社会歧视的压力,令他们仍有顾虑。2009年,两人结婚,但在小万的坚持下,他们至今没有告诉小万的家人。“我怕他们担心。”小万开心地向记者“炫耀 ”两人的结婚证,说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如今,小两口住在东圃一间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小出租屋里。小家布置得十分温馨,墙上贴满了卡通图案。阿波喜欢茶艺,烧得一手好菜,小万笑说自己“被养得白白胖胖”。柜子底下,放着一个哑铃,这是阿波锻炼的工具。小家里唯一暗示男主人身份特别的物品,是电视桌下的一排药瓶,全都被撕掉了包装。

  “我们买不起房,但我们有一个美好的家,很知足。”小万幸福地计划着,明年打算要一个宝宝。“我们咨询过医生,像我这种情况可以要。”阿波谨慎地说,自己的CD4已经控制到500,病情稳定,但怀孕时要全程接受医生的指导。

  每周去探视病友来救赎灵魂

  摆脱了毒瘾,病情得到控制,人生的路将如何走?阿波已经作出了选择。

  近一年来,他每周末到市八医院去探视病友。每到一个病房,志愿者们都会递上一份报纸,给每位病人送上水果或者牛奶。阿波总是用自己的故事鼓励病友“只要自己不放弃,就有希望。”

  在因吸毒而染病的病友中,“偷食”毒品、放弃治疗是常见现象。阿波并不像有些志愿者那样批评他们。“批评会让他们自暴自弃,有些人走上吸毒的道路,是因为缺少关爱。只要给他们一些鼓励,他们就能坚持,就能改变。”阿波说,他用助人来救赎自己的灵魂,回报社会,也希望病友们能像自己一样,“不抛弃,不放弃”。

  家庭生活对他们遥不可及

  艾滋病人能否结婚?能否生子?这个问题一直备受争议。

  中山大学新闻系08级学生张宇琼、白佳鑫等四位同学正在进行广州艾滋病感染者群体生存情况调查。“在我们接触的几十位艾滋病感染者中,有正常婚姻家庭生活的比例极小,阿波的家庭是感染者与健康者结合,肥仔和阿威的家庭都是两个感染者的结合。”张宇琼说,他们接触到的20岁到50岁年龄区间的感染者,大多没有稳定的爱情关系,更无从谈及婚姻家庭。“但从闲谈中可以感受到,他们想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一些合适的结婚对象,有强烈的对婚姻爱情的期待,”白佳鑫说,然而,这些艾滋病人常常因自己的病人身份、收入低等现实条件而被迫放弃组建家庭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