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王贝死因“无法确认” 私了不能抵消刑责(组图)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01日 05: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1月24日,北京荣军医院整形美容科大门紧锁。日前,荣军医院发生一起整容致人死亡事件。本报记者 王申 摄

  日前发生的“超女”王贝整容致死事件,引发各界对整容行业现状和监管问题的关注。资料图片

  综合新华社电 武汉市卫生局11月30日通报“超女”王贝医疗事件的调查情况,称王贝术后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由于王贝遗体已经火化,其死亡的根本原因无法确认。

  医疗美容门诊部未及时上报

  武汉市卫生局法规监督处处长罗时珍通报说,市、区卫生部门是11月24日上午从互联网上获悉王贝事件的,中墺医疗美容门诊部没有及时上报。

  据调查,王贝11月13日10时在该门诊部实施颌面骨整形手术,手术于11时许结束,13时20分逐渐出现呼吸困难、生命体征不平稳症状。门诊部采取人工胸外辅助呼吸、行气管切开术等救治措施。因患者病情危重,当日15时56分转入161医院抢救。经抢救治疗无效,于15日凌晨3时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多种原因致患者术后心跳骤停

  湖北省卫生厅组织专家组对该病例进行了专题讨论。专家组认为,颌面骨整形手术难度大,风险高。据中墺医疗美容门诊部和161医院提供的资料分析,患者术后发生心跳骤停的主要原因可能为气道梗阻,从而引起缺氧导致心跳骤停。

  专家组分析,气道梗阻的原因包括:手术创伤出血导致呼吸道梗阻;术中或术后咽喉部组织水肿;术中及术后可能存在误吸;或上述原因皆有。要确认王贝死亡根本原因,需要进行尸体解剖。但王贝遗体已于11月28日火化。

  王贝医疗事件发生后,医患双方进行了协商。患者家属签订《授权委托书》,特别授权委托律师处理该事件。律师分别签订《声明》和《情况说明》,决定不对王贝遗体进行尸检,不进行事故鉴定,愿意和中墺医疗美容门诊部协商解决此事,并对处理结果表示满意。

  资质调查

  王贝整容医生手术资质存疑

  据新华社电 武汉市卫生局11月30日通报王贝医疗事件的调查情况,称武汉中墺医疗美容门诊部不能出示手术医生汪良明《医疗美容主诊医师培训合格证》,相关情况需要广东省有关卫生行政部门协查。

  武汉市卫生局通报说,手术医生汪良明持有医师资格证和医师执业证,系注册于广州远东美容医院的执业医师,执业范围外科专业,与中墺医疗美容门诊部办理会诊手续后为患者实施手术,但该门诊部不能出示汪良明《医疗美容主诊医师培训合格证》。手术助手、麻醉医生、手术护士都持有相关执业资格证书。

  武汉市江岸区卫生局副局长胡亚明说,按照湖北省有关规定,医学美容医师需要医师执业证和《医疗美容主诊医师培训合格证》双证才能执业。广东省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对此有何规定,尚不清楚。江岸区卫生局已致函广东省有关卫生行政部门协查汪良明的美容主诊医师资质。

  江岸区卫生局核准中墺医疗美容门诊部的诊疗科目为医疗美容科(美容外科专业、美容皮肤专业)、医学检验科、口腔科。

  中墺医疗美容门诊部已于11月26日停业整顿。武汉市卫生局已责成江岸区卫生局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一旦发现违法违规行为,将严格依法处理。目前,市、区卫生行政部门正在组织全面检查辖区内医疗美容机构的执业情况。

  解读

  追责 私了不能抵消

  行政刑事究责

  “王贝事件”和北京荣军医院整容致人死亡案件,双方都选择了以钱了事,不禁让人产生疑问,“私下和解,赔完钱了,政府就不调查事故责任了吗?”卫生法专家卓小勤指出,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刑事责任三者是相互独立的,不能抵消,和解并不影响追究走穴医生的责任。

  昨日,北京市东城区卫生局工作人员表示,近日将对北京荣军医院整容致死事故中的两个疑点主刀医生是否“走穴”和手术麻醉医生有无资质的调查情况对媒体做出回应。北京市卫生局昨日也表示,近期将对该事故情况予以回应。

  北京荣军医院整容致死事故,11月26日,死者家属与荣军医院达成私下和解,医院支付赔偿金后,陈华家属放弃向卫生局主张权利。

  而据媒体报道,王贝的赔偿金额有200万元,当事医院称没有这么多。而据知情者称,陈华家属获得的赔偿金,远超过王贝的赔偿金额。

  卫生法专家卓小勤指出,如果过失过错造成受害人损害,应该进行民事赔偿。但如果医生没有变更注册地点,就擅自到另外一个地方执证行医,就应该受到行政处罚。如果犯罪了就应承担刑事责任。

  “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三者不能抵消。”卓小勤强调,不能因为相关的医院承担了民事责任,就免除医生的行政追责。

  监管 整容机构混杂

  监督执法软弱

  医疗美容机构鱼龙混杂,医师“走穴”,监督执法困难,卓小勤认为,这其中暴露出整个国家的卫生行政监督执法相当软弱。

  医政监督执法是卫生监督执法的一部分,医政监督执法主要针对医疗行业内部。卓小勤说,各省卫生厅并没有下大力气来做医政监督执法。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医政监督执法部门存在角色上的尴尬。比如,对公立医院,执法部门“既是警察也是爸爸”,“各地的卫生局局长多是从医院院长走上来,卫生监督所所长把院长得罪了,将来他院长当上局长,又成了你的上司。这种情况怎么可能监督到位?”

  此外,由于执法队伍没有受到重视,面对一些民办医疗机构,执法人员力度不够。“我从1996年到上世纪90年代末,在北京市卫生局医政处参加了多年的医政执法,当时就很艰难。在执法过程中,有些人就威胁执法人员,说我知道你孩子在哪里上学,这一句话,执法人员就不得不考虑再三。”

  最后,卓小勤认为是目前法律不健全。卓小勤举例说,面对医师多点执业,法律规定按照注册地点进行行医,但是并没有明确超出地点行医的处罚,而卫生部门也没有权力剥夺医师执照,这也给医政执法带来困难。

  本报记者 吴鹏 王卡拉 展明辉

  暗访

  理发店称可隆鼻整形

  业内人士称工商和卫生部门存监管盲点

  记者近日以整容为由,暗访北京数家整形美容机构,发现超范围经营医疗整形、违规开展全麻手术、价格标准混乱随口要价等现象普遍存在。

  整容手术费用随意要价

  在西城区一家整形美容医院内,咨询师拿出一本手术案例的小册子给顾客参照,小册子的前几页,放的就是该院女院长整容前后的照片对比。女院长被作为一个典型的成功案例,介绍给顾客。记者咨询双眼皮手术时,咨询师推荐做韩式三点定位双眼皮,价格3000元,若是院长操刀的话,需5000元。

  同样是双眼皮手术,东城区一家整形美容机构的咨询师则不建议做韩式三点定位,而是力荐该院的一名眼部整形专家独创的双眼皮手术,费用6000元。

  手术违规进行全麻

  在东城区,记者暗访了两家整形美容机构。在北京市卫生局网站上,这两家机构的诊疗项目中显示医疗美容科、美容外科、美容牙科、美容皮肤科,没有麻醉科一项。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秘书长赵振民指出,医疗整形美容机构在卫生局登记的诊疗科目中,如果有医疗美容科、美容外科的话,是可以开展局部麻醉的手术,但不能进行全麻手术。而记者在这两家整形美容机构暗访,咨询抽脂手术时,这两家机构的医生均表示,可以开展以静脉注射打点滴的方式进行全麻。

  生活美容院超范围经营

  记者暗访崇文门一家美容理发店。该店地下一层是生活美容院,美容师在给顾客做生活美容时向顾客介绍,店里专门请了大医院整形医生来店内为顾客做整容,“大医院价格贵,我们的价格能便宜一半”,膨体隆鼻只收八九千元。

  对于生活美容院超范围经营进行医疗整形手术的问题,北京伊美尔医疗美容医院连锁管理公司副总经理王为表示,这里存在监管盲点。他表示,因为生活美容院在工商局注册,工商局只调查该机构使用的产品是否正规,交不交税。而卫生局则多数抱着“我又不发它执照,凭什么去管”的心理而不对其监管。

  在菜市口批发市场1层东区,有好几家美甲店,这些店的店员说,不仅能美甲,还能文眉。在街边的美甲店内,都打出了“韩式文眉”的广告。

  赵振民表示,凡是涉及到创伤性、侵入性的项目,都属于医疗美容范畴,比如文眉,也是侵入性的医疗行为。

  本报记者 林阿珍 王卡拉 

  作者:吴鹏 王卡拉 展明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