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菜市菜田追菜价:菜农菜商摊主都说没赚到钱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22日 08: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面对着翻着筋斗上升的菜价,家住杭州市武林路的杨先生苦笑着连连摇头:这“菜篮子”是越拎越重喽!

  这不,茄子卖到3元1斤,芹菜4元1斤,菠菜3.5元1斤,连油菜也买到2.5元1斤……浙江省农业厅农作物管理局研究员金昌林告诉记者,今年全省蔬菜价格持续高位运行,10月更创历史新高。今年第三季度全省蔬菜平均批发价为2.62元/公斤,比去年同期上涨了26.82%;10月全省25种蔬菜的平均批发价为3.07元/公斤,比去年同期陡升61.02%。

  菜价节节升高,问题出在哪里?

  摊主:赚头不如往年

  记者来到万寿亭农贸市场。尽管171号摊位前挂着一面流动红旗,但生意仍十分清淡。摊主张女士感叹:“成本高了,赚头不如往年。”

  她给我们算了一笔账:一年的摊位费为16000元,一个月就需1334元,一天支出40多元。每月的房租费1000多元,一天房租近40元。连车辆费也涨价了,出一趟车至少100元。为节约成本,我们三四户拼一辆车,每月每户至少分摊费用600元。由于批发市场很大,又不允许大车进入,买好菜后,还必须找三轮车倒进来,拉一车15元。卖菜要给顾客提供塑料袋,可降解袋每只1毛钱,一天又是10多元……

  张女士最后归纳:“我这个6平方米的菜摊,每天的成本就得130多元。”

  她坦承:因为水涨船高,摊主们也相约提高了蔬菜价格。以萝卜为例,批发过来每斤1元多点,卖给市民1.8元到2元。“不过,除去损耗及上面算的摆摊成本,每斤萝卜的实际利润只有四五毛钱。而菜价高了,群众捂紧了口袋,卖出的量自然减少,其实,我们也成了受害者。”

  她说:“做蔬菜生意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每天半夜就要赶到批发市场,凌晨四五点钟拉到菜场整理,8点钟左右出摊,一直要忙到晚上七八点钟。我们夫妻俩没明没夜地忙活,一年净收入也就三四万元钱。”

  记者又了解了其它一些摊位的情况,大致和张女士叙述的相差无几。

  流通环节:“亏了!油价都涨到天上去了”

  批发环节情况如何呢?记者来到了杭州蔬菜批发交易市场。

  市场像往日一样闹忙。市场总经理吴发金介绍:这里每天出货2500吨左右,主要供应杭州市场,并辐射周边地区,与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有贸易来往。

  没想到的是,批发商们也连连叫苦。批发商魏景田告诉记者,从今年6月到10月,贩销了60车的河北张北大白菜,支付掉工人工资后,自己亏损了6000元。他说:“什么都在涨,能不亏吗?去年一个雇工每月工资1500—1800元,今年却要3000元;路上,这个卡那个费,都冲着我们大卡车来;还有油价,都涨到天上去了。就这,柴油还买不到呢……”

  批发交易市场副经理夏云解释:蔬菜批发风险很大,利润却薄。碰到天气不好,窝在手里,那可就赔惨了。譬如,这段时间甜玉米上市,前些天有的批发商一车能赚个三四千元钱,大家一哄而上都去进货,结果个个赔本,批发商卢克刚3车甜玉米就亏了9万元。

  专做甘肃蔬菜的王传国诉苦说,今年7月,他以每斤1.10元的成本,每天从甘肃运来1车包菜,结果每车亏损2万元,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半个月,共亏损了二三十万元。批发市场原来做甘肃蔬菜的有50多家,现在只剩下30多家……

  菜农:生资涨价,抵消了菜价上涨

  记者又追到了菜农的田头。

  从萧山追到余杭,菜农大都说自己没有赚到钱。原因是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太快,抵消了菜价上涨。

  有人提议:兴许规模经营大户尝到了甜头。

  沃小强是绍兴县齐贤镇有名的种菜大户,经营200多亩菜地。说明来意,他有些愤然:“你看看目前的生产资料价格!我能赚吗?亏大了!”他掰着手指与我们算起了账:“我刚刚买了一车有机肥,去年每袋9元钱,现在每袋13元,涨幅40%。大棚薄膜去年每公斤12.5元,现在每公斤15.5元;人工去年每天60元,今年每天80元。承包费去年每亩400元,今年上调到每亩600元……”

  他说,蔬菜的田头价格是抬高了,但菜价上涨幅度抵不上生产资料涨价幅度。他告诉记者,现在极端天气增多,农业作为弱质产业,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又差。有时,一场灾害,让你血本无归。他眼下正发愁呢——今年9月一场大雨,就使他损失了10多万元。

  比他境况更惨的还有绍兴县富盛镇种菜大户赵建华,今年9月份的一场龙卷风,白白损失了上百万元。

  多方因素叠加,推动菜价上涨

  都说没有赚到钱,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浙江大学中小企业研究中心的刘云教授认为:“菜价上涨与农业用地减少、地价飙升有关。现在城市扩大、房地产业快速发展,大批农用地被挤占。越是经济发达地区,占用农地情况越严重。地少价升,推升了农产品价格。譬如,杭州市郊的四季青乡,过去是有名的‘菜篮子’,现在全成了高楼商铺。”

  富盛镇种菜大户赵建华认为:“与国家没有激励政策也有关系。每亩水稻能补四五百元,蔬菜为什么没得补?”

  杭州市物价局价格监测中心副主任周一东则认为:“今年菜价上涨,不是单方面的原因,是几种因素叠加的结果:频繁自然灾害的影响,游资炒作的兴风作浪,成本上升的刚性推动,还有国际市场需求拉动。”

  在采访中,大家都表示了共同的忧虑:菜价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菜价上涨会传导到各个领域,如果解决不好,会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保供给,齐抓共管,才能抓出成效

  刘云教授建议:“保护农用地的红线,一定不能突破。无论采用什么方式变相突破,对我们这个人多地少的国家来说,都是一种灾难。”

  周一东副主任认为:“作为职能部门,要把加强市场价格检测预警工作落到实处,对政府调价项目真正能管起来。”他说:“如何进一步扩大生产,稳定基地?如何进一步搞活流通,吸引外地更多的‘菜篮子’到杭州?如何进一步开辟绿色通道,降低经营成本?都大有文章可做。调控物价是一个系统工程,只有各个职能部门通力合作,齐抓共管,才能抓出成效。” 他建议,为了稳定菜价,可在各个菜场增设直销区,减少中间环节。另外菜场虽是经营场所,但要体现公益性质,首先要从向经营户的收费中体现出来。

  金昌林研究员建议,各级政府应像重视粮食生产一样高度重视蔬菜等产业的发展。首先要加大投入,建设高标准的蔬菜基地。重点建设近郊速生叶菜等不耐贮藏运输的蔬菜基地,以保障大中城市居民的蔬菜平稳供应。再就是出台蔬菜冬种生产扶持政策。对季节性承包抛荒农田种植蔬菜的大户给予一定的奖励,享受同粮油生产一样的扶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