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校园利益争夺隐现钱权身影?家庭背景作用被夸大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08日 06: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那位不会放弃任何一位学生的校长,那位打心眼里希望每个学生优秀的校务主任,那位婆婆妈妈让学生按时作息的训导员,那群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学生们……”看完偶像剧的吴敏不禁感慨,“也只有偶像剧里面还有这么完美单纯的校园!”

  “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现实社会中,校园已是准社会。”看了同一部偶像剧的舍友小青说,“为利益,校园里争斗也不少。”

  家庭背景助力校园暗战?

  “家世好,老爸老哥都是官”。在福建某高校某系,关于“为什么班主任也让他三分”的疑问终于得到答案。

  争论的主角叫陈建,个子不高,口才也不咋样的他却有很大的号召力,表面上班里每个人都让他三分。“他太自大了,大家都不太喜欢他。”同班同学杨霞私下说,“不过连班主任都给他面子,我们这些草民更不好惹他啊。”

  “陈建的思想完全已经超社会化了。”同班同学何佳说,“有一次,他莫名其妙请我们班人吃饭,那时候正值班上要选优秀团员入党。没想到,菜还没上他就三番五次地说请大家吃饭,希望大家投票的时候多多支持。”

  虽说,吃人嘴短,欠人手软,但很多同学暗地里很是不满,各有各的小心思:“不就一顿饭嘛,我才不投你票呢!”“没有感情的动物!我投我自己。”“以为钱能买到一切是吧,我偏不投你!”……

  尽管很多同学都没有给陈建投票,可结果在全班不记名表决中,陈建以过半数票通过,而其余的任何人得票不超过十票。

  陈建的最终当选,班干部李晓梅认为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其实,要让谁当选完全是计票人决定的。他们家跟系主任有关系,系主任都给他面子,一个管班级的小官怎敢不听话呢?”

  “这种风气的盛行,老师难辞其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同学说。老师不敢硬碰硬,看老师眼色行事的同学们又敢有何作为?

  在校园里,这种利益拉锯战早已开打,而在这场利益争夺战中,学生们总是特别在意各自的家庭背景,总是在捕捉“钱”和“权”的影子。

  刚刚高中毕业的黄英在高三时转学到一所更好的高中,班主任二话没说就放行了。临近高考,拿不到学籍的黄英很郁闷。“我在就学的高中交钱报名考试,可学籍却在原来的学校,老师跟我说原来学校的老师不给转过来。”接着,黄英接到原学校班主任的电话,说要交500块钱才能取回学籍。

  黄英不得不花500块钱“买”回了学籍。班上别的转学的同学听到黄英只花了500块,甚是气愤,“我倒是没花钱,送了一瓶茅台酒,也值七八百啊。”“我可花了1000块呢。”

  也是转学生的吴建新却一脸无所谓,有同学透露其中玄机:“他老爸是市教育局的,那些人还不乖乖把学籍送上门去?”

  “要么就要有权,要么就要有钱,要么就会被人欺负。”在一些校园,有些同学得出了这么一个准则,而他们争来争去,目的也很明确,就是为了以后能找个好工作,也变得“有钱有权”。

  没有背景,自己就要学会拉关系?

  “我不想拿奖学金。”当成绩还不错家境不太好的大三男生何建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围的同学都觉得很奇怪:“听过不拿助学金的,不想拿奖学金的还是第一次,又不是成绩不好!”

  其实,建飞说出这句话也是出于无奈。

  三年来,陈建飞一直是努力学习的好学生,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可奖学金却从未有一次光临过他。“其他同学莫名奇妙的综合测评分一大堆,我却只有做志愿者得的那么零点几分。”原来,陈建飞所在学校奖学金评选考核中,综合测评分占的系数很高,“那些什么主席、部长之类综合测评分高达七八分,而一般人的只有两三分。按规则算下来,综合测评高出的五六分相当于平均成绩高10分。”

  事实上,并非陈建飞不愿意参选社团干部,是一次走过场的社长选举让他彻底失望。

  那次选举社团的社长,每个参选同学都要做一个约5分钟的演讲,谈谈自己一年来的社团工作及对社团发展瓶颈的认识和解决办法。陈建飞为选举足足准备了一个星期,上台几乎是脱口秀,现场得到了热烈的掌声。可结果,他只是“陪太子读书”。

  “准备再充分有什么用,掌声再热烈有什么用,我们只是被邀请来作秀,来见证早已内定的新社长上任这一刻。”让陈建飞最郁闷的是,最后他连社团里的部长都没能当上。这次经历让他认识到,自己除了做好社团指定的工作并努力学习之外,从来没和社长等“领导”吃饭拉关系。

  “其实,也不是我不想拉关系。只是我家家境不好,连生活费都有困难,哪有什么钱请别人吃饭。本来想说拿奖学金帮家里省点……”陈建飞说,“除了‘不值钱’的成绩,我没有别的可以拿出来和别人比。”

  像陈建飞这样的同学并不少。有“老董”之称的董成龙最近也很郁闷,那次参选学生会生活部长的经历让他再次对这个组织失望了。老董大一也有和陈建飞一样的遭遇,今年大三的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又一次去面试,用他的话说叫“再给学生会一次机会”。

  其实,老董有这么大的勇气是因为他所报的部门,只有包括他在内的两名同学竞选,而一个部门至少有一个正部长一个副部长,也就是说,不出意外老董是一定能被选上的。

  可意外真的就出现了,最后生活部干部名单里没有他的名字。这是因为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

  这个“程咬金”是和辅导员走得很近的同学梁兆秋。“就算我能力不行吧?可既是国家奖学金得主,还是校学生会干部的黄伟坚,竞争院主席团副主席时也被一个成绩不好也没啥学生会工作经验的同学击败了,这让我很难不去怀疑。”老董解释说,这两个获胜者平时和辅导员关系都很密切。

  家庭背景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通广大

  不过,也有一些同学表示,尽管学校里有很多关于学生干部以及“官二代”如何占尽好处的说法,但都是大家的揣测,是传说。

  而那些被质疑的学生干部以及家庭背景好的同学则觉得很委屈。

  “很多同学只是看到事情的表面,我们背后的辛苦又有谁知?”担任院学生会主席职务的张璇说,学生干部每天花在帮助老师解决学院琐事的时间都有两三个小时,遇到什么大事,还得熬夜加班。

  “很多同学没有参与到学生工作之中来,不知道个中滋味。”福建一高校的辅导员刘老师表示,希望同学们认真看待这些事情,不清楚的就不要乱传。刘老师还说,一些家境好的同学,更容易参加到公众活动中,并起着领头羊作用。“很多家境好的同学会觉得自己有这么好的条件,怎么能做得比别人差。”刘老师说:“如果他们做得不好的话,这些孩子会觉得很丢脸,很对不起家人,特别是父母亲。”

  “在这样的压力下,他们更懂得去坚持。”刘老师说,“其实,学生工作很繁琐,需要参与者有很高的积极性。”

  (应被采访者的要求,文中部分学生为化名)

  通讯员 卢军 本报记者 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