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时期雷锋传人郭明义20年献血6万毫升(图)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19日 07: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解放军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时代先锋_雷锋传人郭明义

郭明义近照。本报记者 柳 军摄

  一本从军营带回的《雷锋的故事》,伴随着他简单而饱满的人生路。

  尽管已退伍28年,他却一直把这本书珍藏在身边,时不时拿出来翻阅。

  如今这本1973年出版的小册子,封面虽已脱落,但书里的主人公——雷锋,却深深扎根在他的心里,成为他人生路上的价值坐标。

  28年来,他的日子过得简洁明快:雷锋以前怎么做,他就怎么做;当年在部队里为他引路的人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面对环境的改变、事业的起伏、人言的纷繁,他选择的始终是坚持,保持的一直是本色。

  就这样,在绵延起伏的矿山深处,工友们有了一个无惧风雨的主心骨;就这样,6万毫升的鲜血从他的身体涌出,去静静守候其他生命的呼唤;就这样,180多名贫困学生和300多个生活陷于困境的家庭,多了一双温暖他们的大手……

  风雨兼程中,他温暖感动别人,也被别人温暖感动。他的不懈坚持与一腔赤诚,得到了社会广泛的认可、真诚的回应、热烈的共鸣,5800多人自发加入到他所倡导成立的无偿献血、捐资助学、遗体器官捐献等爱心联队中来。

  在这5800多人里,有干部、工人、学生,有企业家、农民工、街头小贩……虽然身份、年龄各不相同,却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志愿者。更令人振奋鼓舞的是,这支队伍的人数,几乎每天都在被刷新。

  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扛旗引路,与越来越多的志同道合者携手同行。他的风范义举,成为千千万万普通人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无私奉献、真诚付出的生动写照。

  这个不一般的退伍老兵,预备役少校军官,名叫郭明义。

  15年完成20年的工作量,工友们把他看作是采场的“活地图”,这就是郭明义的执着——

  “我脚下踩得实,眼睛看得准,大家才能把车开得稳”

  凌晨5时,薄雾掩映下的黑土地,依然还在静静沉睡中。

  吃完妻子孙秀英精心准备的早饭,郭明义步履匆匆,踏上了前往矿山的道路。

  担任鞍钢齐大山铁矿采场公路管理员15年来,郭明义一直保持着每天提前两小时上班的习惯。自从他把自行车送给一个家境困难的中学生后,就一直是步行上班,路上大约要40多分钟。面色黝黑、身材瘦削的他,总是笑呵呵地说:“看我这身板就知道,走路的健身效果真不错。”

  齐大山铁矿,是目前亚洲最大的露天铁矿。长达40多公里的采场公路,如同矿山的血管,每年要转运输出5000多万吨矿石。一旦发生阻塞或断裂,将会给矿山生产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而这里每一个生产数字的变化,都可能牵动全国乃至国际钢材市场的神经。

  守好护好这条路,要目光锐利、心细如发,最关键的是要有非同一般的责任心。15年前,矿领导千挑万选后拍板:就是郭明义了。从此,他像一颗钉子一样,牢牢扎在了这片茫茫大山之中。

  天色渐亮,矿区的机械声打破大山的平静,载重自重相加近300吨、轮胎直径近4米的电动轮汽车,来往穿梭。站在它跟前,别说是人,就连30吨的翻斗车,都没有它的车轱辘高。

  在矿区采场驾驶这种重型车辆,对道路要求极高。路况稍有不好,就有可能发生倾覆。然而在齐大山铁矿采场,驾驶员们却把心放得特别宽,把车开得特别稳。多年的默契,让他们形成这样一种思维习惯:只要在采场看到郭明义的身影,就等于看到了公路“OK”的通行证。

  脸上总是笑呵呵的郭明义,眼里却从来揉不得一点沙子。他曾对一名因道路返工而心生埋怨的工友说:“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是路必须按标准修好!”在郭明义全身心的呵护下,齐大山铁矿采场公路达标合格率一直保持在98%以上,还连年名列全国冶金矿山企业电铲、生产汽车效率第一名。

  在偌大的采场徒步行走,每天上百次穿行在钢铁洪流之中,危险不言自明。事实上,除了郭明义,整个采场也很难看到行人。有同事好心劝他:“老郭,你是技术干部,用不着天天来。即使到采场,也不用每天和工人搅在一起。坐车转两圈,下达个修路计划,等着验收就行了。”郭明义却回答说:“我脚下踩得实,眼睛看得准,大家才能把车开得稳。”

  如果不到采场,一般人很难理解,为了这份踏实,郭明义付出了多少心血。

  在露天采场,作业平台都是边形成、边生产、边消失,因此无法修建固定的休息室。一旦风雨袭来,连个躲避的地方也没有。由于地处深山,采场里的气温,冬天通常要比外面低5摄氏度,夏天则要高10摄氏度左右。修路工人操作各种维修车辆,驾驶室里还能吹个冷热风,而郭明义只能在毫无遮挡的采场上奔走,有时一呆就是10多个小时。有一次,郭明义中暑晕倒,缺乏医疗设备的工友们,只有忍痛用洒水车将郭明义浇醒。

  在采场,天气越恶劣,公路维修任务就越迫切。工人们说,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能看见郭明义的身影。

  2006年8月的一天深夜,采场突降暴雨,部分山体滑坡,道路损毁。面对层出不穷的险情,值班工人们说:“要是郭大哥在就好了。”

  时近午夜时分,眼尖的工友高森山突然兴奋地喊道:“郭大哥来了!”只见如织的雨幕里,郭明义正跌跌撞撞向他们跑来。

  其实,一听到大雨声,郭明义在家就坐不住了。一心惦记着采场的他,立刻抄近路,翻越一座落差近百米的山头赶来。 那一刻,浑身泥水、手脚满是划伤的郭明义,只说了一句话:“抓紧时间修路!”工友们紧紧握着郭明义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些平日里干大活、出大力的粗犷汉子,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跟着郭大哥上呀!”

  也许有人会问,郭明义怎么那么神,大半夜的,没人通知就知道哪个路段出情况?工友们说,郭明义天天在采场量啊、测啊、算啊,就是采场的“活地图”,所有路况都烂熟于心。

  郭明义的工友们做过这样一个统计:郭明义穿梭于全长40多公里、落差200多米的作业平台之间,每天至少步行10多公里。在采场工作的15年里,他走过的路程长达6万公里。而且,他每天提前两小时上班,节假日、双休日从不休息,仅义务奉献的工作日,就达1900多天,相当于多干了5年的活。

  干什么都要干到最好,人称他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共产党员”,这就是郭明义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