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记者多地探访直击京藏高速大堵车背后的三大问题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6日 04: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持续拥堵多日的京藏高速公路4日出现可喜的一幕:除了内蒙古与河北交界地段大约有8公里的车辆滞留外,其他路段“大拥堵”现象已经明显缓解。

  拥堵缓解的“好天气”能否持续下去?“每天小堵,动辄大堵”问题会不会仍然困扰京藏高速?“新华视点”记者分赴北京、河北、内蒙古等地进行了追踪采访。

  限流卡口、以罚代管:难免“此起彼伏”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为减轻来自内蒙古方向的交通压力,河北、北京分别在京藏高速220公里处、97公里处等地段设置了对进京大货车的限流卡口,一旦辖区内发生交通拥堵,就限制车辆入境。从而引发了连锁反应:因北京境内车辆行驶缓慢而推延至河北境内的交通拥堵,因河北境内的车辆行驶缓慢而推延至内蒙古境内的交通拥堵。

  作为“应对之策”,今年下半年以来,内蒙古方面也在与河北交界的路段设置卡口,限制前来运煤的车辆入境,于是京藏高速的拥堵现象“此起彼伏”。

  一些货车司机告诉记者,京藏高速内蒙古、河北、北京各地都设置了治超点。司机李海全说,凡是进入京藏高速收费站,大货车都要进行称重,除此之外一路上还有很多治超点,每到一个站点,都要停车、称重、罚款,造成车辆拥堵。运煤车辆超载,治超点就罚款,给票的罚200至300元,不给票的罚50元至100元,交了罚款,超载车辆就可以继续行驶。

  此外,高速公路分省收费,每到一个收费站,排队交费也引起拥堵。“就不能在入口处领卡,在出口处交钱,高速公路费和超载罚款一并交清,省得中途堵路?”李海全说。

  记者调查发现,堵在京藏高速路上的几乎全是货运大卡车。大榆树路口值班交警郝志雷说:“95%%以上都是运煤车,小轿车与长途客运车均已绕行。”

  为什么煤车不绕行?从鄂尔多斯拉煤到山东的司机张鹏林告诉记者,不走京藏高速,货车只能绕行山西大同,经集丰高速、得大高速、宣大高速,最后还得回到京藏高速,到张家口后一样拥堵,绕行要多走200多公里,交更多的高速公路费和超载罚款。

  据司机反映,山西境内罚款太多,在一些国道,甚至卫生防疫部门也设卡拦车罚款。另外,绕行也得经过大同煤检站,一些从包头、乌海等地运出的煤,都是小煤窑私挖盗采的,每吨煤要交5元的“煤炭基金”。如果将这些费用加在一起,可能会赔钱,“再怎么堵车走京藏高速还是最经济划算的路线”。

  4日17时,记者从北京、河北、内蒙古三地交管部门指挥中心了解到,由于三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入京方向的限流卡口3日9时起全部放开,持续9天的京藏高速第二轮拥堵基本化解,除了内蒙古与河北交界地段因车行缓慢滞留了约8公里车队外,其余各段通行正常。

  4日,来自公安部的最新消息称:公安部已协调北京、河北、内蒙古三省区市成立了京藏高速公路疏堵保畅指挥部,以加强省际联动,为今后道路畅通打下基础。

  高速禁行、大修施工:堵车“雪上加霜”

  京藏高速公路是北京西北方向唯一的高速公路进京通道,在北京段原为八达岭高速,由于设计缺陷,55公里至50公里处因弯道连续下坡,载重汽车容易发生事故,被称为“死亡之谷”。这段路连接八达岭长城和十三陵风景区,中外游客众多,经专家论证改为旅游专线,昼夜禁行4吨以上货车。

  这样一来,京藏高速上的货车在张家口被分流到京新高速。同时,西北方向丹拉、宣大、京张高速进京的货车在张家口汇集到京新高速,在延庆县大榆树路口与110国道上的货车再次汇集,转入单向两车道的京新高速山区段,形成典型的“漏斗式”路网。

  “西北方向的4条高速按八车道计算,平均车速可达50至60公里,到了这里,缩为两车道,且为山路,大型载重汽车时速不到20公里,怎么可能不堵车?”延庆交通大队政委席维真说。

  此外,京藏高速公路内蒙古乌兰察布段和京新高速北京山区段坡多、弯多,大型货车容易因刹车失效发生事故或故障,几分钟内就形成拥堵,因缺少应急出口,民警需徒步至现场处置。

  “耽误1小时,京藏高速就有300辆大货车滞留,排成两列有3公里长!”昌平交通支队马池口大队大队长魏连福说。“如不涉及人员伤亡和拖移车辆,每起处置时间大约1小时,遇有大型货车事故需要清障拖车,处置时间一般要3个小时,最长达5、6个小时。”

  由于超载或重载货车的碾压,京藏高速北京、内蒙古路段病害严重,不得不进行大修,反过来又加剧了拥堵。今年7月,通车仅两年的京新高速北京山区路段出现明显大坑、松散、车辙等病害,影响行车安全,使货车通过量每天减少了1000辆左右。

  8月19日,北京市公路管理部门决定对京新高速半幅封闭大修施工,仅留一条车道放行。尽管事前北京交管部门已通知河北、内蒙古引导车辆分流,但这次修路还是引起了京藏高速“大拥堵”。

  车多路少、缺乏规划:交通建设滞后

  京藏高速是山西、河北、内蒙古等地大型货车进京的要道,也是内蒙古煤炭输出的大动脉,连接全国最大的煤炭生产与输出基地鄂尔多斯市,每天来自10多个省区市的大型运煤车辆行驶在这条路上。

  “长期堵车的基础性原因在于车多路少,道路资源匮乏,煤炭运量剧增,铁路、公路规划建设滞后”。这是北京、河北、内蒙古三地交管部门的看法。

  内蒙古交警总队统计,京藏高速公路呼和浩特市至内蒙古、河北地段双幅四车道最大通行能力为每天2.08万辆,目前实际流量双幅已达到每天7.1万辆,超出三倍多,拥堵高峰时滞留车辆绵延百余公里。

  另据河北省统计,今年3月以来,经张家口地区道路日均进京货车大约为8700辆,而张家口地区进京3条道路,日均正常通行能力仅为7750辆,拥堵高峰时每天滞留车辆大约4700辆。

  北京方向,京新高速公路进京交通流量达1.4万辆至1.5万辆,与去年同比增加130%%,但实际最大通行能力只有1万辆,远远超过道路设计通行能力,拥堵高峰时车辆排队超过20公里。

  内蒙古高等级公路建设开发公司副总经理高团山认为,京藏高速的拥堵,暴露了路网规划和配套方面的问题。公路规划没有对车流量进行充分预测,也没有针对车流量达到设计极限时的预备处理方案,而周边路网不配套,使得拥堵出现后难以缓解。

  内蒙古电力公司总经理张福生等人认为,如果内蒙古向全国大量供煤的情形不变,京藏高速拥堵状况难以根本缓解。内蒙古呼和浩特铁路局仅能满足约35%%的装车需求,大量煤炭运输只能通过公路,应统筹考虑内蒙古的煤炭产出总量、铁路外运量、公路外运量、就地发电或转化成煤化工产品,以及电、煤制油产品等向全国其他地区的输送,

  统一行动、形成合力:提升通行效率

  据悉,此次“大堵车”问题的化解,与公安交管部门撤销限流卡点有很大关系。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目前情况下的“大堵车”,与“诸侯分治”“争抢罚款”问题直接关联,建议有关部门联合行动,建立京、冀、内蒙古、晋四省区市应对高速公路进京拥堵联动机制,促使各地政府形成合力,统一行动,规范管理,在道路、治超和煤炭资源的管理、收费、执法等方面要协同一致,提高通行效率。

  在提升管理水平方面,河北省高速交警总队总队长薛秉义认为,要进一步挖掘道路通行潜力,不能“因噎废食”,出了事故就禁行。建议北京方面针对八达岭高速“死亡之谷”路段进行调研,可以考虑修建辅路,以及通过其他方式延缓坡度,创造重载货车安全通行条件;在内蒙古乌兰察布段和京新高速北京山区段,可以考虑增设应急出口或紧急停车区,以及增加交警值勤岗位和救援设施,缩短事故处置时间。

  一些司机建议,从高速公路入口对超载货车实行计重收费加价再加价措施,保证进入高速的货车不超载,取消省际治超站点;同时,交通运输部门和施工单位应尽量缩短瓶颈路段的施工时间,加快施工进度。

  另一方面,还要加快路网建设,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交通所所长段进宇等专家认为,要进一步完善路网规划标准体系,科学规划,加快审批,建设铁路、公路、管道等多个能源输出通道,加快启动鄂尔多斯-唐山铁路、张石高速、张涿高速和110国道二期项目建设。

  (参与采写的记者:李舒、卢国强、邹伟、刘军、朱峰)

  新华社北京9月5日电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