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学者举证曹操墓造假遭质疑 西高穴村村民要与其对质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6日 04: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汉网-武汉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那个墓5年前

  “一点文物都没了”■“盗墓贼”中竟有傻子■已经有了18件“铁证”■将买下造假模具,

  这是最大物证

  据山东商报报道 安阳“曹操墓”是真是假?从公布之日起,这个争议就从未停歇过,并且越来越多的学者、专家卷入所谓的“挺曹派”与“反曹派”两大阵营,天天争论不休。公众渴望了解真相。

  4日,因自称手中有“曹操墓”造假“铁证”而备受关注的闫沛东,在济南接受了山东商报记者的专访,并首次向媒体亮出了他手中的“铁证”——参与造假村民写的书面证明,“曹操墓中的假石牌,就是这个村民和另一人一起埋到空墓里的,现在他给我出示了书面证明。”

  4日下午一见面,闫沛东就拿出了一份书面证明给记者看。上边写着:“我是河南省安阳县西高穴村民徐××,参与了河南考古队发掘‘一号墓’和‘二号墓’工作,是潘伟斌和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通过渔阳村民龙××,到南阳市张衡东路一个假文物窝点订制了‘魏武王常所用石牌’共63块,让我和徐××一起埋进大墓的。…… 证明人 徐×× 2010年8月23日”

  闫沛东向记者介绍了找到这位“关键证人”的经过:“1号墓挖过后,我就开始怀疑这里造假了,但开始想法很幼稚,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来,发现这个事情不简单后,我开始主动去了解。当时,苏州会议就要开了,我已经买了票,忽然接到了消息,说这位举报人从郑州打工结束回安阳了,当时,往墓里‘埋石牌’就是他亲手埋的,我必须要去见他,就派别人去了苏州。8月23日,我拿到了这份证据,也给他录了音。”

  ■那个墓5年前

  “一点文物都没了”

  闫沛东告诉记者,这个墓5年前就发现了,当时就已经是空墓了,“里边一点文物都没有了。”

  接着,闫沛东拿出了一本名为《曹操墓真相》的书:“你看,刘庆柱是这本书的学术顾问。书里就写了,当时贾振林问潘伟斌能否进行发掘,潘伟斌摇摇头,说考古发掘必须有国家文物局批准,否则即使是官方考古队,擅自发掘也是违法的。贾振林很不甘心,他建议潘伟斌,在没有国家文物局批文的情况下,能否从盗洞中进入,对墓葬进行清理。潘伟斌笑了笑:‘照这么个挖法,岂不是和盗墓贼没有区别了吗’?”

  闫沛东说:“后来,贾振林了解到,如果盗墓实在太厉害,有关部门就可能允许进行抢救性发掘,于是,他就‘导演’了假盗墓,想逼迫国家允许挖这座大墓。要说一座墓被盗一起两起还能让人理解,两年之内,竟被盗几十起就太不正常了。”他说,2005年春节,大墓顶被炸开是真盗墓,后来就是“导演”的盗墓,人为地组织人去“盗墓”了。

  ■“盗墓贼”中竟有傻子

  你想,在中国盗墓多是父子关系或亲戚关系,而且都是到远离自己家的地方去盗墓,哪有像这样,都是自己村里人来盗的,而且,两年内几十起,34名盗墓贼几乎都是村里的。再者,盗墓的多数都是高智商的,我到他们村里去找,发现有的盗墓贼竟然是傻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盗墓呢?”

  闫沛东又说到了一个细节来印证他的“假盗墓”观点:“安阳公布发现了曹操高陵当天,这34个盗墓人就全放了。这说明他们已经达到目的了,没必要再关着这些人了。”他告诉记者,相关内容都已被媒体刊登,记者搜索发现,当时的报道显示盗墓者共为38人,但记者未找到盗墓者当天被释放的字样,只显示当时这些人都被判了缓刑。

  当记者询问他是否接触过这些盗墓者时,闫沛东表示:“其中一人我接触过的,有他提供的录音。此外,我了解到这些人大多是闲人、懒汉,与真正的盗墓者差别很大,他们就是‘扮角色’去了,回来就被报酬。不然,谁会盗自己村的墓?而且,今天一起,明天一起?”

  ■已经有了18件“铁证”

  “我现在已经有了18件‘铁证’,包括很快就要拿到手的假石牌。”这是闫沛东所说的“铁证”之一,除此之外,他称自己手里还有两位村民和一位原村干部的证明:“我都给他们录了音、录了像,他们也给我写了书面证明。”

  闫沛东说:“这位原来的村干部很正直,他详细介绍了村里和乡里一些人两年里的‘动作’。谁参与的造假,名单都给我列好了。如果需要上法庭,他愿意出庭为我作证。”

  此外,闫沛东还给记者出示了一张上面有5个人的照片,他说:“这是2007年12月28日,安阳当地有关负责人到北京请专家,进行‘公关活动’时消费的照片。”他同时还说,连曹操墓造假者的“私下会议纪要”材料,他也拿到了手。

  ■将买下造假模具,

  这是最大物证

  闫沛东说,自己还去了造假石牌的窝点,就藏在一个养鱼场里。“说实话,造别的假东西的很多,但石头造假的很少,石牌造假也就南阳这个地方才有。”闫沛东的解释是,这里曾出土过一块汉画像石,后来,有人造假的。又有人来花300元买了,到外地就能卖1万,有人一看,一个月只要有一个上当的,就能赚不少,慢慢地,这里就发展起了一个石头造假的窝点。”

  闫沛东说,自己曾向一个媒体展示了在这里定制的一个明代假汉白玉雕件,“雕的可精美了,那个比雕石牌可难多了。在这里,你只要肯花钱,让造什么他们就给造什么。开始我到那里时,还没敢直接说定曹操墓假石牌,就先定了几个明清时的假石头文物,结果看人家根本不问,要什么给做什么。后来,我临离开南阳前,又去交了1000元定金,造了18个假石牌,这个月就能拿到手。”

  此外,他说自己还准备花35万买个造假模具,已经跟造假者达成了意向。买下模具后,准备带到北京,“这是最大的物证,花重金也得拿到手,让天下人都能看到。”

  接受采访时,闫沛东称因保护当事人需要,将一些关键人名用纸条贴住。

  “在工地干过活儿的徐姓人只有俺仨,谁是你的人证‘徐某’?”

  三徐姓村民要与闫沛东当面对质

  近日,西高穴村村主任及三位徐姓村民站出来回应,要求闫沛东指认哪个是他的人证“徐某”。

  闫沛东称其掌握的“铁证”中有人证和物证,人证方面有西高穴村村民徐某,他是考古队发掘时雇用的民工,见证了两年来村、乡、县直至市政府介入流入假文物过程的。

  对此,西高穴村村委会主任徐焕朝先从时间上回应说,曹操高陵是2008年12月12日开始发掘的,今年6月底停止发掘,至今才1年多,何来被雇用两年的民工?

  “在西高穴村徐姓村民较多,但帮助发掘曹操墓的民工多数是女的,姓徐的却不多。”关于工地上干活的民工,徐焕朝掰着指头数了数说,姓徐的民工只有3个,两男一女,分别叫徐有良、徐玉龙和徐爱清。随后,他打通了3人的电话。

  “我根本没听说过闫沛东这个人,说墓中的东西造假,那根本不可能。”随即赶来的徐有良说,他是最早一批在曹操高陵干活的民工,负责开吊车和拉土,该工地民工最多时有20余人。

  “曹操墓透气时,我是第一个进去的。”徐有良说,墓口当时堆积着3米多厚的土层,光土层清理就用了两个月。这么厚的土层连盗墓的都无法挖开,更不要说为了造假,事先放进假文物了。土层清理后,还要将下面淤泥形成的硬土像切凉粉一样,切块后一层层搓去,工序繁杂。自己天天在工地待着,目击了曹操高陵的发掘过程,说曹操高陵涉嫌造假纯属捏造。

  “考古队有规定,发掘情况不准向外界透露,否则就不能来上班了,民工不可能向外人透露信息,更不会接受别人录音或者采访。”徐玉龙老人针对闫沛东的言论气愤地说,他不知道闫沛东是谁。每天发掘时,都要对上班的工人进行登记,发现文物后要向考古人员及时报告,并登记发现的位置、时间等情况,制度很严,不可能有造假的情况出现。

  而村民徐爱清也表示,在发掘过程中没有任何人造假,她也未见过闫沛东。

  “闫沛东说的民工‘徐某’,面前就我们3人,我们愿意和他当面对质。”三位徐姓村民说,他们想让闫沛东指认一下,看看是哪一位“徐某”,否则就是无中生有,就是造谣污蔑。据大河报

  质疑曹操墓造假

  闫沛东身份被指造假!

  宣称持有曹操墓造假的证据,河北籍人士闫沛东近来饱受关注。在媒体的追问下,他却言行不定、越发神秘。这种情况下,他的身份也遭到质疑。闫沛东的公开身份是:联合国世界新经济(中国)研究会秘书长、《中国文化发展内参》执行总编等,到底是不是这样?记者前往河北进行调查。

  ■身份1

  “联合国世界新经济(中国)研究会”秘书长?

  调查:联合国根本没这个机构

  就联合国世界新经济(中国)研究会秘书长的身份,闫沛东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说白了,就是赞助过这个协会,这种出资挂个名的名望头衔,社会上很普遍,秘书长就是出钱的。”

  9月3日,记者致电联合国总部驻中国代表处,工作人员在查询所有联合国驻华机构名单后告诉记者:联合国没有这个机构或办事处,任何下属单位也没有这样一个研究会,从来没有听说过。

  ■身份2

  《中国文化发展内参》执行总编?

  调查:没这本书,更没这个人

  对于《中国文化发展内参》执行总编的身份,闫沛东也曾告诉媒体:《中国文化发展内参》由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主办。而另外一天,他向媒体展示的却是“一大摞《中国文化成长内参》”,“这些都是保密的内参,当然在网上搜索不到”。

  9月3日,记者致电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一位工作人员在单位内详细核实后告诉记者,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及其下属单位没有《中国文化发展内参》,更没有《中国文化成长内参》,单位内也没有叫闫沛东的工作人员,内参执行总编的说法很可笑。

  ■身份3

  “中国三国文化研究中心”顾问?

  调查:是民间团体 顾问多了

  河北省保定涿州市旅游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涿州市是成立了“中国三国文化研究中心”这个民间团体,“像自己成立个公司似的,它不归哪儿管,闹不清”。随后,他给了记者涿州三义宫景区的电话。三义宫景区吴姓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我这儿就是中国三国文化研究中心,我们这儿的顾问多了,真查不出来闫沛东是不是这儿的顾问。”

  ■身份4

  “北京龙腾盛世旅游文化信息咨询中心”主任?

  调查:该公司不存在或不合法

  闫沛东曾告诉媒体,北京龙腾盛世旅游文化信息咨询中心主任是他的主要头衔。

  9月3日,记者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上查不出“北京龙腾盛世旅游文化”的任何信息。北京工商局12315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名称有“北京”两字,就只能在北京注册,如果在北京工商局网站上查不出它的信息,就说明公司不存在或者不合法。

  据成都商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