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万象 >

聋哑学生被盗窃团伙囚禁 年偷10万才准回家过年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1日 04: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扬子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团伙头目要求孩子们背诵“盗窃行规”。张凌飞 摄

侍老师(左)在用手语询问孩子的遭遇

李海浪发到陈老师手机上的盗窃团伙地址

  8月31日,是灌云县特殊教育学校学生开学报道的日子。陆康、李海浪、顾明星、李航四个孩子,在经历过噩梦之后再度回到学校,百感交集——他们曾被拐骗到广东东莞,在一个盗窃团伙里受尽非人的折磨。幸运的是,一个孩子通过网络联系上了老师,最终在学校老师以及广东警方的帮助下相继返校。

  回想起在盗窃团伙那里“受训”的那段日子,四人仍心有余悸。

  短信噩耗!

  3月20日

  一个孩子去“打工”?

  事情要从今年3月20日说起。那天,放假在家休息的灌云县特殊教育学校6年级的陆康同学突然不知去向,父亲以为是孩子在家烦闷,一个人外出走走的。可是第二天,他便收到一个陌生手机发来的短信,称他儿子已到东莞打工,让他不要担心——这下,陆康父母更担心了。

  陆康的父亲说,儿子还不到16岁,尚未成年,怎么能出去打工呢?随后,他就给那个陌生号码打电话,但对方始终关机。

  紧接着,陆父跑到东莞的虎门镇、石碣镇等地,寻找数日无果而返;陆母思儿心切,整日以泪洗面,双眼几乎快要哭瞎了。

  7月9日

  三个孩子全“失踪”!

  今年7月9日,该校李海浪、顾明星、李航三个孩子也突然一天之间都没了踪影!家人四处寻找未果,每个学生的家长都非常着急。

  顾明星的妈妈说,她家住灌云图河乡,丈夫长期在上海打工,她在家里务农。9日早晨出去干活的时候,看到儿子正在床上睡觉;晚上回家后,就发现儿子不见了,当时猜测孩子可能和伙伴们去网吧上网了。不料,直到第二天中午仍未见到儿子,赶紧给在上海打工的丈夫打电话;此后,又到派出所报了案。民警做完笔录,建议她先到孩子的同学、朋友那里找找。

  随即,她与从上海赶回来的丈夫一起四处打听儿子下落的同时,还了解到了该校还有其他三名学生也“失踪”了。

  惊喜!

  一个孩子成功出逃

  昨天中午,灌云县特殊教育学校的陈老师告诉记者,7月13日,几位家长找到他帮忙,希望他通过网络和孩子取得联系。幸好,他平时和学生的关系比较好,大家都有彼此的网络号。此后的日子,他几乎是24小时把聊天工具挂在网上。

  8月21日下午4点半,陈老师的网络好友栏中,突然有个头像跳动。他打开一看,吓了一跳:跳动的头像,正是一个失踪的学生——李海浪!李海浪告诉陈老师,他刚从东莞逃了出来,请陈老师联系家长赶紧去东莞那里救其他三人。

  直到这时候,陈老师才知道:失踪的四名学生,被人拐骗到东莞虎门镇一个盗窃团伙去了。更令人发指的是:当地的盗窃团伙把孩子们控制在一处房子里,逼着学习盗窃技术。稍不听“管教”,便会遭毒打。

  7月20日凌晨1点半左右,李海浪趁着团伙头目熟睡时出逃,直奔东莞火车东站,买了一张站票。站了20多个小时,终于到达南京。

  两个孩子小屋获救

  得到这一信息时,陈老师和侍老师赶紧找来仍深陷魔窟的三位孩子的家长,商讨如何前去营救。

  8月23日凌晨6点,他们从灌云坐车来到南京接李海浪。当日下午3点多,陈老师一行五人乘飞机赶到广东,转车到达东莞虎门镇时,已是晚上8点了。

  救人心切的他们随即报了警,虎门镇北栅派出所出动两辆警车10多名警力,赶往虎门某医院附近的一座居民楼五楼的两居室中,果然找到了12名聋哑孩子。民警当即将室内所有人控制起来,而此时,顾明星和李航正在其中。

  最后一个孩子被“赎回”

  “陆康在哪?”见不到自己的儿子,陆父着急了。

  随后,李海浪回忆说,他曾被控制在几家旅馆里,陆康会不会也被带到那里去了?可是,这几家旅馆早已人去楼空。如何能找到陆康呢?陈老师和民警一行回到最初去的那个窝点后,随行的侍老师突然想出一个办法:用这个窝点的头目吴某的手机联系其上线,称自己是陆康的父亲,带钱来赎孩子。通过电话讨价还价,最终双方约定赎金为3000元。

  24日凌晨1点20分,一辆出租车来到该居民楼下,里面下来2个人,其中一个就是陆康。在一旁等候的民警,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那个控制陆康的团伙成员抓获了。

  一场噩梦!

  盗窃团伙“行规”有六七十条

  头目叫“权人”孩子们成“群众”

  昨天在采访中,通过侍老师的手语翻译,记者了解到这四名聋哑学生在盗窃团伙那里的非人遭遇。

  侍老师一边看着顾明星的手语,一边告诉记者,当初带走四个孩子的是同一个人,而且这个人会手语。开始骗他们去广东打工,既能挣钱又能四处游玩。面临以后找工作困难的四个孩子都动了心。

  谁知到了东莞虎门镇后,他们就被控制在一个居民楼内的房间内,先给他们洗脑,然后让他们背诵“盗窃行规”;背熟后,再训练他们盗窃技巧;技巧熟练后,就带他们到大街上去“实习”。一般出去实习的时候,至少三人一组,一人专门去偷,一人负责打掩护、一人负责转移赃物。

  随后,顾明星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纸,记者看到上面密密麻麻记录了六七十条“盗窃行规”,其中盗窃团伙成员被称作“群众”,团伙头目被称作“权人”,“群众”要以规行事,包括每天的作息时间、该谁打扫卫生;“群众”之间还要相互团结,不能开玩笑;不准抽烟、喝酒;偷钱被抓后,被警察询问就说是做“布娃娃”指使的;被放后一定要小心被跟踪等等。

  陆康还通过手语告诉记者,他听团伙头目说,每天偷的钱都要分文不少地上交,到年底才“分红”,每个成员一年“挣够”10万元才能回家过年,否则连家都回不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