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万象 >

司机违章后拒不认错 女交警向司机敬礼11次(图)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8日 04: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重庆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李林蔚给一位违章驾驶员敬礼11次

一辆公交车熄火,曹骅丢下碗筷帮忙推车。

  8月25日7:30,沙坪坝三角碑转盘。此时正是早高峰,三角碑交巡警平台的交巡警们,也迎来这一天的第一个问路人。

  “同志,到綦江的车在哪里赶?”

  “你好,在沙坪坝汽车站乘坐。你可以穿过华宇广场,往沙坪公园方向走,十分钟就能到。”

  一个微笑和一声谢谢之后,指路的交巡警转身继续疏导过往车辆,问路的市民则消失在人海之中。这个短短几十秒钟的画面,预示了交巡警们一天的工作:除了站岗巡逻、接警出警、疏导交通与处理事故外,指路这类看似平常琐碎的小事,占据着工作中更多的时间。

  8月25日,本报记者在全市300个交巡警平台中,选择三角碑平台进行24小时体验。这个平台每天要面对三峡广场40万至100万的人流量,接警量约占沙坪坝区所有交巡警平台的30%。

  8月26日凌晨,记者结束采访,在接处警记录上看到这样几个数字:今日出警12次,问路及救助105次。

  8月25日

  推完车再送老人回家

  一顿早饭吃了三小时

  忙碌的早高峰过去了,车流量稍有减少。交巡警曹骅端起饭盒吃早饭———鸡蛋、馒头和牛奶。突然,他看到一辆从沙坪坝驶往解放碑的公交车在转盘处熄火了。如果不及时处理,后面可能有上百辆车受堵。他马上撂下饭盒跑过去。司机试了好几次,车辆还是没能发动起来,后面受堵的车越来越多。曹骅见状,招呼来两个同事一起推车。

  一、二、三……公交车终于发动了!抹抹脸上的汗,曹骅跑回平台继续吃饭。5分钟后,一位老人过来问路。老人说不出家的地址,只能说出大概方位。曹骅放下饭盒,带着老人沿路寻找。

  几经周折把老人送到目的地,曹骅的早饭早已冷透,两荤两素的午饭已摆上桌子。看看手表,此时已是中午1时。这顿早饭,他整整“吃”了3个小时。

  老人丢失银行卡

  扶他到柜台挂失

  交巡警陈斌在三峡广场上巡逻,一位手拄拐杖的老人颤巍巍地向他走过来问:“哪点有工商银行?”“您要办什么事吗?”想到以往处理过老人遭遇的诈骗案,陈斌警惕地多问了一句。“银行卡找不到了,去查一查。”老人回答。

  老人名叫冉新明,74岁。他说出门散步时,突然发现裤兜里的银行卡丢了。陈斌马上扶老人到最近的工商银行,但老人身上没有身份证件,无法查询或挂失。陈斌提出送老人回家拿,老人想了半天说:“我想不起家住哪里了。”

  经过反复询问,陈斌扶着老人到附近四处打听。下午4时,终于在新体村32号找到老人的家。记者在现场数了数,仅下午3时到4时,就有17人前来问路。

  大队长刘满祥说,要是在周末或节假日,每天来问路的至少有200人,出警次数在30次以上。

  司机违章拒不认错 敬礼11次请他拿驾照

  29岁的女交巡警李林蔚个子娇小,笑容甜美,前来问询的市民都特别喜欢她,但这次她碰到了难题。一辆四川牌照的丰田车从三峡广场出来,开错了车道,驾驶员还没系安全带。李林蔚拦下车,向开车的中年男子敬礼,请他拿出驾驶证。

  “无非是想要钱嘛,我直接拿两百块钱给你?”男子言语非常不客气。

  “请您先出示驾驶证。”李林蔚再次敬礼。

  “美女警察眼睛好,你看得见噻。”男子笑嘻嘻地拿着驾驶证晃动着,并不把手伸出车窗。

  “请您配合我的工作,谢谢您。”李林蔚微笑着再次敬礼。

  ……

  在敬了11次礼之后,该男子终于出示了驾驶证,把车停到路边接受教育。

  曾经受助的大姐 送来一瓶冰红茶

  热闹的沙坪坝渐渐沉入夜色,白天行色匆匆的市民,此时脚步悠闲,脸上挂着惬意。而交巡警们此刻仍在辛勤地巡逻中。

  李林蔚巡逻到工人村时,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姐突然跑过来,递给她一瓶冰红茶,连声说“辛苦了”“谢谢”。李林蔚愣了一会儿,终于想起这是自己曾经帮助过的一位市民,叫代学桂。代学桂开了一个小门市,近几个月一辆小车总是停在她的小店门口,不仅影响做生意,附近居民通行都不方便。一次步巡时,李林蔚了解到这个情况,对违章停车的驾驶员进行劝导。此后连续几天,她都到代学桂的小店附近转转,防止驾驶员“旧病复发”。从那以后,那辆小车再没来停过。

  拿着冰红茶,李林蔚举起手,向代学桂认真地敬了一个礼。

  两个女子当街抓扯 上前劝阻反遭臭骂

  交巡警余章铤在平台处理警务信息,突然听见三角碑往小龙坎方向转来几声女子的尖叫声。他迅速跑过去,看到两名年轻女子正抓扯在一起,地上还有一个摔碎的手机。“不要打架,有事慢慢说!”他喊道。

  见他走过来,两名女子停止抓扯,一起对他怒目而视。“关你啥子事?哪个说的我们在打架?”“我们搞起耍的,哪个要你狗拿耗子!”两个人七嘴八舌地指责余章铤。

  等两人情绪平复下来,余章铤做了简单询问,发现两人确实是朋友。回到平台,同事们问起情况都笑他“好心没好报”,他却笑着说:“没出大事就是最好的事了。”

  本版稿件由记者 谈露洁 杨帆 史宗伟 摄影报道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