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万象 >

湖北鄂州古庙存废现利益纷争 十多尊菩萨失踪(图)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2日 14: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长江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在确定原址保护之后,千年城隍庙的命运何去何从,依然令人关注

  鄂州市鄂城区古楼街江碧路18号院内,有一座列为“鄂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千年古庙——城隍庙。

  15日,鄂州市政府召开“城隍庙保护工作专题会议”,宣布对这座古庙进行原址保护,并责成该市相关部门制定保护方案,做好维修保护工作。

  这座据记载有1700余年历史的建筑物,外观看上去有点破破烂烂。在确定了不拆后,前一段时间为城隍庙的命运担心的一些信佛群众很高兴。65岁的陈雪梅自称居士,她说:“陶市长是个好市长,是我们的父母官。”66岁的何桂珍居士也说,14日,鄂州市市长陶宏曾率众到城隍庙现场办公,并对在场的群众讲,“你们放心,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答复的。”

  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平静很快被打破。15日早上,经常进出的居士们发现,城隍庙内十多尊菩萨像不翼而飞。一位姓廖的老人告诉居士们:“凌晨1点半,来了3辆车,20多人,进庙将菩萨拉走了。”

  城隍庙内菩萨像不翼而飞的事,曾经被说成“被人偷走了”,但很快就有人回应:菩萨像本来就是一位叫黄润林的老板出钱塑的,他只是搬走了自己的东西。

  一场围绕古庙的纷争的背后,有着与宗教关系不大的利益之争。

  城隍庙地块12年前已卖

  富升公司拥有地块产权

  佛像为董事长出钱塑造

  此庙两年前尚无僧人 一方说有人打着幌子敛财

  一方称拆古庙只为图暴利 城隍庙价值几何看法不一

  主管部门不敢收补偿费 当年“保护意识不强”留隐患

  富升公司称自己损失惊人

  据了解,鄂州城隍庙所在地块,为原鄂州锻压机床厂所有,该厂一直负有对这座古庙的维护、保管责任。1998年,鄂州当地人黄润林将原鄂州锻压机床厂买下,并更名为富升锻压机械有限公司。2006年,公司迁往鄂州段店镇后,黄准备将这块地进行房地产开发。

  19日,记者在城隍庙前与何桂珍居士等人交谈时,一个中年男子迅速从院子的东南角走过来,站在庙前的台阶默默旁听。何桂珍训斥道:“你来干什么,净不干好事!”男子诺诺地说:“看看,看看关你什么事!”何桂珍对记者说:这是黄润林公司的眼线,庙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就赶过来。

  陈雪梅居士也坦诚地告诉记者,她们在附近也有人,只要庙里发生了事情,可以迅速赶过来。

  政府方面也安排了人关注古庙的动向。鄂州市文体局文物科科长何福明对记者说,“我在院子对面找了个老头,只要庙里有动静,他会立即给我打电话的。”

  三方严格监视下的城隍庙,庙门被四道铁锁锁住,门上的玻璃被砸得粉碎,碎片铺满庙前台阶;城隍庙周围已经被拆迁殆尽、遍地瓦砾,庙前还栽有丝瓜等作物。何桂珍说,这些农作物是原来住庙和尚圣慧师傅种的,他是梁子湖莆团玉佛寺派过来的,因为遭人恐吓,已经回到莆团去了。

  她还说,她和其他居士还曾要求政府“让菩萨像和师傅都回来。”

  佛像为董事长出钱塑造

  此庙两年前尚无僧人

  为弄清“菩萨像被人偷走”的问题,记者于19日下午赶至古楼派出所。所长周先旺不在所里,记者通过电话与他联系上了。记者问他,有人说城隍庙的菩萨像是富升公司老板黄润林派人偷走的,是这样吗?周说:“这个问题我们很关注,但事情很复杂,而且现在黄润林在北京出差,还没有找他当面谈,菩萨像不能说是偷走的,因为他不以占有为目的嘛!”

  记者随后又找到黄的副手、富升公司的副总王江宁,他十分气愤地说:“是我们搬走的,但这些像是我们董事长自己出钱塑的,搬走自己的东西,能算偷吗?”

  市文体局何福明科长告诉记者,“黄润林受其母影响,信仰佛教,两年前塑了几尊佛像,供奉在城隍庙里面。”

  富升公司出示了准备于20日报送鄂州市政府的《紧急请示尽快搬迁城隍庙》的汇报材料,其中写道:“城隍庙原有前殿、中殿已在文革中损毁,目前已保存的后殿为改制前的鄂州锻压机厂的仓库。我公司2003年购买原市锻压机床厂后,将仓库搬出,并出资近5万元将城隍庙进行维修,城隍庙一直由我公司派人看管。”

  王江宁说:“城隍庙直到两年前还从来没有和尚,根本就不是什么宗教场所,就算是的,也应该是道观,后来和尚进来,明显是为了抢地盘。”

  至于和尚是哪里来的?王江宁说,“公司原来派一个老职工看管城隍庙,前年有人要请和尚进来,我们也就没有怎么管,就让他们进来了。”

  一方说有人打着幌子敛财

  一方称拆古庙只为图暴利

  关于为什么要将和尚和菩萨像“请走”?在前述汇报中,该公司写道“有些僧人非法挂‘鄂州市佛教协会办公室’的匾牌,并内部形成两派,争夺‘功德箱’。公司发现后,多次派人劝其离开,并决定将原供奉的三尊佛像请出,并要求他们将后请来的佛像请出,停止宗教活动。”

  至于不断有群众找到有关部门要求护庙,王江宁认为是后面有人指使。他说,“那几个带头起哄的,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他们是被人蒙蔽和煽动的,有些人想打着宗教的幌子来敛财。”

  在该公司于20日上报给鄂州市政府的材料中说,“我们认为,请政府指示相关部门,对不明真相上访的群众要进行认真的宣传和疏导。”

  对这种说法, 何桂珍等居士颇不以为然,她们还反唇相讥:“那些人在搬走菩萨之前还放了鞭、烧了纸,那是怕遭报应。”她们还说:富升公司为了搞房地产开发、图暴利,不惜毁掉千年古庙,等到政府明令要保护了,他们就搞破坏。

  陈雪梅则说:“你看我们,今年还举办过为玉树灾区哀悼祈福募捐的法会,师傅自己捐了1万多元。”

  城隍庙价值几何看法不一

  主管部门不敢收补偿费

  富升公司的汇报材料中说,原来的城隍庙总占地面积1087平方米,目前仅剩277平方米的后大殿。

  “严格讲,原意义上的城隍庙已经不存在了。”王江宁说,“如果这个是真文物,肯定要保护,我们不是昧着良心去赚钱的人。”他还说,“如果是真文物的话,我把它拆了,我女儿长大后知道了会骂我的,它不是嘛。”

  王江宁说城隍庙不是真文物的一个例证,即庙的墙上还有红砖与玻璃。当地文物界的一位人士也说,“清朝的庙上会用红砖吗?”

  不容否定的是,根据《武昌县志》所载,城隍庙所在地块为鄂州最早的儒学场所,由东晋征西将军庾亮创办,明洪武三年在此处建城隍庙、万年台,清顺治、咸丰、光绪年间均有重建或维修,最近的一次重建在光绪三年。

  在陈雪梅等人看来,他们的城隍庙可以和上海的城隍庙媲美。她指着一块雕花的石板说,“你看这上面的雕饰,多漂亮,只有以前才能做得出来。”

  当地一位官员称,鄂州比城隍庙文物价值高的地方多的是,都像这么搞,就很难平衡与经济建设的关系了。

  但是,不管怎样,市政府已经决定要将城隍庙保护起来。今年2月份,富升公司曾将城隍庙的34.34万元拆迁补偿费打到鄂州市博物馆账上,希望博物馆履行1998年2月6日签订的协议书,将城隍庙搬到其他地方复建。鄂州市文体局局长周岫当即责令博物馆方面退回。

  当年“保护意识不强”留隐患

  富升公司称自己损失惊人

  现在“城隍庙”已经成为鄂州文体局手上一块烫手的山芋。根据鄂州市文体局网站8月17日发布的新闻,在城隍庙保护工作期间,停止对外开放。何福明说,这则新闻稿就是他写的,停止对外开放就是为了保护这座市级文物,至于维修后的用途,则要由市政府来决定。

  关于“菩萨像和师傅能不能回来”的问题,何说,“文物场所怎么能烟熏火燎的,肯定是不会让那些菩萨像回来的,它们本身不是文物。”

  而现在让当地官员头大的是,富升公司手捏着政府与其签订的有法律效力的文本。

  19日,记者看到一份鄂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1997年元月8日的《市政府专题会议纪要》。纪要第一条就是,按照文物“保护为主,抢救第一”的方针,鄂州市政府决定将城隍庙、万年台搬迁异地复建进行保护。纪要第三条规定,两处文物保护单位的搬迁工作由鄂州市博物馆负责组织和实施。

  富升锻压机械有限公司2003年6月与鄂州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签订的《资产转让协议》中规定:“厂区内的城隍庙拆迁问题,由甲方(鄂州国资公司)与市博物馆妥善处理,如有此引起的纠纷及乙方(富升锻压机械有限公司)所受到的损失由甲方承担。”

  造成今天窘迫局面的原因很简单,根据《文物保护法》规定,市级文物异地重建要报省级政府批准同意。而当年鄂州市政府在出让城隍庙地块的土地使用权时,并未有报请省政府同意。

  何福明说,“当时的领导文物保护意识不强,才作出了这一不符合文物保护法规的决策。”

  另一方面,富升锻压机械公司罗列的损失很惊人:原厂搬迁所需要费用,是以开发江碧路地块房地产的利润为担保在民间市场借的高利贷,如果因城隍庙项目导致不能在今年8月31日开工,则要支付违约利息4269万元,本息共计9529万元。

  王江宁指着经鄂州市规划局批准的小区规划设计总图说,“按照市政府和规划部门的意见,绕开城隍庙就要少建一栋楼,根据地方‘神前庙后不宜居住’的习俗,恐怕影响房子售价。”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