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沿京杭大运河一个人,一艘艇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26日 14:0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杭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从北京“寂寞”到杭州

  饿了就托岸边的农民买些干粮榨菜

  渴了就喝加了盐的矿泉水,苦行僧似的

  44天千里走单骑

  “我现在去图文店拿欢迎的横幅,程鹏已经过塘栖了,在他到终点之前,我得把横幅挂到拱宸桥上去。”中午12点,章松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很兴奋。他是程鹏在杭州的朋友,程鹏即将抵杭的消息,就是他告知媒体的。

  “程鹏和我都是中国登山协会的会员,经常一起参加户外运动。我们几个朋友都知道他谋划这次划行很久了,在北京出发时,他给我们打过电话以后才下水的。”

  “他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就要起来准备,每天至少走30公里,划行10到12个小时,吃喝住都在沿岸完成。记得他到了天津以后,跟我说城里正在修桥,没办法在河上走,只好雇了人把船抬到城外,结果河道干涸没水,只好雇车把皮划艇运到济宁,水路这才顺畅起来。”

  上周一,章松和另外两个苏州的户外运动爱好者李雄旺、刘堃一起,专程到苏州寒山寺和程鹏会合,陪他一起划皮划艇南下。不过前天晚上四人划到桐乡后,章松就结束行程,提前回了杭州,只剩下李雄旺和刘堃两个“迎宾”。“我技术不过关翻船了,身体也吃不消,没法继续。回到杭州以后,昨天整整休息了一天,才恢复元气。我这才划了5天啊,想想程鹏整整过了44天啊!”

  一个小时后,我们在拱宸桥畔见到了章松,精瘦黝黑的一个人,却跟我说:“你见到程鹏就知道,现在他可比我黑多了!”

  从北京“寂寞”到杭州

  昨天中午阳光很大,章松有点担心程鹏他们会中暑:“天气热,中午12点到下午3点他会在岸上休息,避过最热的时候,今天他急着走完最后一程,所以取消了午休。”

  我说:“要是阴天能下点细雨就好了。”

  章松不以为然:“江河上划皮划艇,天气还是很重要的,下雨要躲,打雷也要躲。还有大船来也要躲,大船翻起的大浪,能把小小的皮划艇卷到船下,或者弄翻皮划艇,我翻船就是因为前头有大船过来,躲避不及。”

  此刻桥头已经围了一圈人,都是闻讯赶来的媒体,以及听说后想留下来看看“英雄”的行人。我打电话给程鹏,他在电话里放声大笑,笑声之外,还有船桨拍在水面上的声音,清晰地传到这一头。

  “我就是想磨炼一下自己的意志,此外京杭大运河将于2014年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我想用这种独特方式来吸引更多人来关注和保护我们的大运河。”

  我问他现在感觉怎样,他说:“很累,我现在在上塘路这个位置,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到了。我知道快到终点了,结果心里反而更急了。”从早上5点开始,程鹏和他的伙伴们一直没有休息,从起点龙光桥到拱宸桥,他们最后的行程大约27.6公里。

  “上岸以后,我们先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他在电话那头,发狠似的说,仿佛正在给同伴鼓劲。

  章松在旁边解释:“从北京到苏州这一段都是一个人,饿了就托岸边的农民买些干粮榨菜,渴了就喝加了盐的矿泉水,晚上在岸边搭个帐篷凑合,也没有人说话,苦行僧似的。他有次开自己玩笑,说哥划的不是船,而是寂寞。”

  大雨浇不灭的热情

  下午1点45分,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忽然向北一指:“快看,他们到了。”

  水面上果然渐渐现出三艘皮划艇,长四米多,宽65厘米左右,大约只有一张板凳宽。艇上三个划桨的人都是遮阳帽、长袖衫,后面两人还戴着面巾,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章松说,前面那个是李雄旺,程鹏在最后面,中间那个是刘堃。

  他们朝岸上的人热切地挥手,有人朝他们大喊:“加油!”而就在程鹏他们的皮划艇即将穿过拱宸桥桥洞的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原本晴空万里、烈日高悬的天空,忽然变天,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三艘皮划艇飞快地穿过标志着京杭大运河终点的拱宸桥桥洞,又从桥洞绕回,终于在东面的客运码头上了岸。

  扎着马尾辫、精瘦黝黑、浑身透湿的程鹏,终于站在了终点,他哈哈大笑:“杭州的雨真是好啊,我已经有十来天没有换衣服,这回把我浑身上下洗了个干净,就算是庆祝我们的胜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