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妈妈贫血爸爸瘫痪 寒门学子高分考上大学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22日 14: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扬子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从记事开始,妈妈的身体就一直不好,爸爸带着妈妈到处求医。长大后,他才知道,妈妈患的是再生障碍性贫血。4年前,作为家中顶梁柱的爸爸,下火车时意外受伤,从此半身瘫痪,丧失劳动力,病妈妈反过来照顾爸爸,家中几乎失去了所有的经济来源。那年,他15岁,上初二。在亲戚、老师、同学的帮助下,他艰难完成中学学业。今年以385分的高分,被河海大学录取。

  他,就是毕业于泰州中学宏志班的袁明月同学。昨天,本报记者走近这个寒门学子,听其一家人叙述家庭不幸的同时,得知了袁明月当初发奋学习的动力:“要让自己有出息,请最好的医生,让爸爸站起来。”

  得知爸爸出事

  儿子急得一头撞向大门,玻璃全裂了

  袁明月家住江都市郭村镇郭华村。昨天上午,记者驱车赶往郭华村,远远地看见瘦削的袁明月在路边招手,此时他已在路边等候了半小时。在他的带领下,记者走下乡镇水泥路,又经过了一段农村土路,最终在一幢三间瓦房前停了下来。袁明月的家到了。坐在轮椅上的袁明月的爸爸袁树标,显得很精神。而袁明月的妈妈,站在一旁,面色苍白得像一张纸。

  袁树标告诉记者,妻子从20多年前就患上了严重的贫血。严重时,整个人昏厥过去。他带着她到扬州、南京等地到处求医,钱花了很多,但病情就是不见好转。正常人血液血色素含量不低于12g/dl,妻子只有3g/dl。后经医生确诊,妻子患的是再生障碍性贫血,一种很难治愈的顽疾。那时,尽管家庭不算宽裕,但他仗着一身会装潢的手艺,日子倒也不愁。

  可这一切,都因2006年1月一次意外而改变。那天,他和老乡一道从山西太原打工回家,火车到站时,因返身车厢帮老乡拿包裹,耽误了正常下火车的时间。就在他跳下火车时,他的衣服被迅速关闭的车门夹住,整个人“挂”在车厢外,被已经启动的火车“带”着飞向前10多米后摔下铁轨。由于胸椎、腰椎严重骨折,中枢神经断裂,经两年多的治疗后,他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落下终生瘫痪、半身不遂的毛病,至今大小便失禁,丧失了全部的劳动能力。

  袁明月至今还清楚记得他当年得知爸爸出事的情景。那年他15岁,正值期末,爸爸原来答应他去学校接他的。出事的那天晚上,姐姐突然打电话给他,称爸爸临时有点事,不能去接他,让他次日自己回家。到家时,他才知道出了大事。

  当时,他感觉“天塌下来了”,急得用头将家堂屋大门上的玻璃撞裂。昨天,在袁明月家记者看到,当年被他用头撞裂的大门玻璃,还没有更换,已被胶带死死粘住,上面贴了一张福娃年画。

  立志要“有能耐”

  请最好的医生,一定要让爸爸站起来

  袁明月说,爸爸作为家中唯一经济支柱“倒下”后,已经上职业高中的姐姐,很快就辍学了,外出打工。他也曾萌生退学的打算,但马上遭到妈妈断然“否决”。妈妈告诉他,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他上学。爸爸出事后,先在镇江一家救治,后转院南京,他多次提出到医院看爸爸,都被妈妈“拦”住。直到半年后,他在姐姐的带领下,跨过长江才在病房见到了久违的爸爸。刚踏进病房门,躺在病床上的爸爸就放声大哭,一家四口人抱成一团痛哭不已,病房内其他病友见此情景,都流下了眼泪。

  袁明月是从妈妈、姐姐口中断断续续了解到爸爸的病情的。由于受伤太重,就目前国内的医疗水平,爸爸下半生能站起来的可能几乎为零。他为此曾非常痛苦,初二下学期,他的成绩一度受到了影响。他就读的泰州中学附属初中的老师、同学得知情况后,及时向他伸出了援手。在为他捐款的同时,老师还劝他要振作起来,好好学习,做让爸爸“骄傲”的儿子,只有自己将来有出息了,才能更好地帮助爸爸,帮助家庭走出困境。凭借自己的努力,初三年级他进入该校的强化班。“当时就一个想法,我要争气,争取将来有能耐,把爸爸送到医疗条件和技术最好的国家去,请最好的医生,让爸爸站起来”,袁明月说。

  初中毕业时,袁明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泰州中学。知道他家庭情况的学校,学校将他分到了宏志班(班上都是成绩优异、家庭困难的学生),三年高中不但免去他的全部学费,还免收了他的住宿费。凭借学校给的助学金、以及过年亲戚给的压岁钱,袁明月三年高中没有向父母要过一分钱。

  常怀感恩之心

  愿意把机会让给更困难的学生

  “没有家人、老师、同学和亲戚朋友的帮助,我不可能走到今天”,袁明月要“感谢”的人太多。他动情地说,爸爸出事后,以前被人照顾的妈妈,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付出了一般人不知道的艰辛。害怕爸爸生褥疮,妈妈夜里每两个小时,就要帮爸爸翻一次身。由于大小便失禁,爸爸常常便秘,妈妈要用手指一点一点将干结的大便抠出来。帮爸爸洗一次澡,妈妈要花费两个多小时。而所有这些,在他住校学习期间,妈妈为害怕他学习“分心”,从来没有告诉过他。

  4年多来,所有帮助过他的老师、同学、亲戚,袁明月都一一记在心间:教了他两年多的泰州中学班主任张金仁老师,主动帮他申请助学金,“教”他学会自信、自强;像妈妈一样的英语老师潘霞,大冬天不止一次地带他去学校对门的门诊看病;还有很多“偷偷”对他进行资助、至今不知道是谁的同学;每年“有意”多给压岁钱的亲戚等等。

  “我要回报他们,也要回报社会”,袁明月说,尽管目前他家经济窘迫,但毕竟有爸爸妈妈在身边,相信还有不少寒门学子比他更困难。如果他们报名,袁明月称他愿意把被本报资助的机会让给他们。(王国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