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研究生回乡当起孩子王 遭遇“作秀”质疑(图)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14日 09: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兰州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胡建强给孩子们上课

  在甘肃省秦安县叶堡乡,一座整洁的农家小院,2名没有薪酬的员工,8名天真浪漫的孩子和园长胡建强组成“百姓幼儿园”。胡建强,西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硕士研究生。2008年毕业后在北京一家著名画廊担任策展助理。就在事业一帆风顺时,他突然作出一个惊人的决定,辞职返乡办起了这家幼儿园。

  硕士研究生回农村办幼儿园,一时间在当地争议四起。作秀还是现实?胡建强和他的幼儿园能走多远?相信,一切质疑很快将会过去,然而,胡建强现象折射出的高学历人才就业困境以及西部农村大学生就业观念的改变恐怕仍需很长一段路要走。

  A 硕士生返乡办起幼儿园

  2008年7月,胡建强从西北师大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研究生毕业后,通过熟人介绍,在北京著名的798艺术区为一家画廊担任策展助理,这是他喜欢的工作,月薪3000元。几个月后,他发现要从事艺术方面的工作,在北京根本无法生存,只能永远过北漂生活。前途的茫然无望让他突然萌生了回乡办幼儿园的想法。从小随父亲在天水长大的胡建强,心里一直有一种冲撞:城里的孩子从小能受到良好教育,农村的孩子为啥不行?这种情结在他心里一直徘徊着。于是,回秦安老家办幼儿园,为村里做点实事,成了胡建强强烈的愿望。

  今年3月5日,胡建强的愿望终于变成现实,他租用了二哥的一间房子办起叶堡村第三家幼儿园。幼儿园是他事业的开端,也是他步入社会后感到压力最大的时候。上了20年的学,研究生学历,城里长大的孩子,胡建强头上的这些光环与他的回乡创办幼儿园在当地引起了不少争议,仿佛一夜间,胡建强就成了当地的“名人”。

  胡建强出生于叶堡乡,父亲胡耀军是一名工人,早年从靖远风雷机械厂调到天水岷山机械厂,上世纪90年代中期,工厂效益滑坡,为了供3个儿子读书,曾在天水养了8只奶羊,以每天20斤的产量维持生活,度过了8年艰难的时光。如今,大儿子二儿子已成家,二儿子还在叶堡村老宅子上盖了房子。退休后的胡耀军拿着1000余元工资,和老伴回到家乡安度晚年。胡建强是3个儿子中最有出息,也是父母最费心血的一个,老人希望他在城市里奋斗出一个名堂,建功立业,光宗耀祖。胡建强七八岁的时候,户口被转到了城里,跟着父亲到天水上学。不过,这个在父母心中最有出息的儿子,如今也回到老家。

  B 一间民房8个孩子

  “快,侯茹柏,过来把你的手擦一下。咋这么脏啊!”一个狭长的小巷中,胡建强正在自家院里带着几个孩子——这是他的幼儿园。胡建强的父亲,一位头戴褪色蓝帽的老人正在院子里忙碌着,七八个孩子在院里骑着摇摇马玩耍。院里是新夯过的地,三面木制的砖土结构房,这是一个典型的农家院落。一个头发和眉毛都是黄色、皮肤白皙的小伙子正用流利的普通话指挥着孩子们,他就是幼儿园园长。

  “刚开始时只有3个孩子,后来增加到6个,现在是8个,会越来越多的。”胡建强给记者介绍。每个孩子每学期收取300元的学费,其中有一个孩子因为家长忙无法接送,中午在他家吃饭,每个月多收60元伙食费。这些孩子中有的是亲戚,有的是邻居。

  就在记者采访时,一位穿着黑色对襟褂的老太太来接孩子。胡建强说这是他的大妈,也是前些日子将孩子送进幼儿园的。记者看到,幼儿园教室设在南面的房子里,宽敞、亮堂,里面摆放着崭新的桌凳,还有电视机和DV机。黑板上写着漂亮的粉笔字。“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下面是歪歪扭扭几行稚嫩的字,随着胡建强清脆的领读,孩子们也跟着边念边写。“哇!你真聪明啊,纸上不会写,黑板上写得这么好!”一个女孩受到了鼓励,开心地在黑板上不停的写。

  朗朗的读书声从这个农家小院里传出,巷道里不时有路过的村民停下脚步听一下里面的讲课情况,“老胡的三儿子是研究生毕业!”“办个幼儿园没问题,也把娃送过来吧!”“这娃学历是高,到底教孩子咋样啊?”胡建强和他的幼儿园始终是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叶堡村是一个有四五千人的大村,村上只有两个幼儿园。胡建强的“百姓幼儿园”是第三个。二嫂王军霞说:“春季招生不是一个学年,估计到今秋情况会好一些。”这位卫校毕业的女士,如今除了和丈夫在村上开办诊所干,还有一项工作就是幼儿园的兼职教师。

  C 各种争议让父亲感到苦恼

  当了一辈子工人的胡耀军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压力,这个普通的家庭也从未被社会如此密集地关注。这一切都缘于他的三儿子,研究生毕业后办起了幼儿园。包括胡耀军老两口,也对念了20年书的儿子感到不可思议。“到现在,一碗饭还得我给管,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找一个农村姑娘恐怕人家都瞧不起!”除了这些,让老胡感到痛苦的是,人家上学是为了往外走,而自己最有出息的儿子却又折腾了回来,整天跟几个四五岁的孩子转。乡亲们的闲话、市县相关部门的质疑、现实的困境如同阴霾一样,笼罩着这个农家小院。

  然而,回乡创业,就连办个幼儿园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起初是没有地方,最后他将自家房子腾出来做教室。购买教具,打广告,招聘老师,折腾了好一阵子才办起了幼儿园。但招生问题却让他陷入苦恼,刚开学时,一下子来了13个孩子,但家长们还是觉得有些少,担心幼儿园办不下去,“有7个孩子陆续退学了”,这让胡建强有些想不通,可现实总是比预想的困难。他想,就这样放弃会让人笑话,自己也不甘心,胡建强还是坚持了下来。

  他曾去县城找朋友联系招聘老师,但总是失望而归。胡建强打算招大、中、小三个班,聘请3名正规幼师毕业的老师,直到现在,这项工作依然没有进展。叶堡村是乡政府所在地,村子大,距秦安县城仅10余公里,但胡建强十分发愁,“县城幼儿园老师一月500元工资,还要租房,而我这里管吃管住500元,就是没人愿意来。”

  “只要坚持,一定会好起来的。”“不管怎样,先把这一件事情做好!”胡建强说,他要把自己的理念带给农村。

  D 让农村家长认识学前教育

  胡建强返乡办幼儿园的事在当地被传为“佳话”,有人认为是外面混不下去了,也有人认为是在作秀,想以这样的方式出名……”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听到这样的闲言碎语,胡建强痛苦万分,老实忠厚的父亲胡耀军也感到“抬不起头来”。“村上的研究生不多啊,当时我真的不同意,娃念了大学我就高兴,后来考上研究生我更高兴,我们几代人没文化,想让他念书能改变一下命运,结果他回家办幼儿园了。他的同学有人当老师,有人在城里找了工作……”胡耀军有点惆怅地叹道。

  当天下午6时左右,孩子们陆续被家长接走了,小院安静了下来。在空空的院落里,两位老人沉默无语。胡建强指着北边一块呈大坑状的宅基地说,这是他和父亲花6万元买来的。“等有资金了,给村里老年人办个健身场所。”吃罢午饭的胡耀军蹲在院子里,拿着茶杯,心情低落:“到现在孩子还欠着上研究生时的2.7万元学费呢!”父子间由当初的冲突,后经过沟通和磨合直到现在默默支持。家里恢复了平静,村子里渐渐习惯了,但质疑声仍在外界传播。秦安县地处甘肃省东南部,这片古老的大地自古崇尚读书,对于世代务农的乡亲们来说,硕士研究生毕业的胡建强在农村折腾办幼儿园的确不可思议。

  研究生办幼儿园,在发达城市和港台地区乃至国外不足为奇,也有专家认为高素质早教是国际趋势。但在时下的西部农村——并不发达的天水市秦安县还是引起不小的轰动。“尽管就业压力很大,但研究生办幼儿园有些大材小用。”听到人们的感叹。胡建强说:“我办幼儿园根本不是为赚钱。”这学期,6个孩子共收费1800元;租用二哥的5间房子,1间1年700元,仅房费一项就得支出3500元。胡建强笑着说:“老哥的房子,我赚不了钱,暂时也不给他钱!”现在的6个孩子中,多一半在5岁左右,他们没机会上幼儿园,家长也没这种观念。胡建强说:“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让农村的家长们认识到孩子学前教育的重要性,比如孩子的生活和学习习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