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福建母亲找寻被拐儿18年 亲儿断绝跟她联系(图)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09日 09: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东南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图片来源:东南新闻网)

  因试图在网络上找到儿子,5年前叶金秀学会了上网,聊QQ,没垃圾捡时就回到住处,到住处后的第一件事是开电脑上QQ,等待一个网名叫“欠揍的家伙”的出现。

  “欠揍的家伙”是叶金秀儿子吕建宁的网名,1993年吕建宁在(福建)政和县被人贩子拐走,卖到石狮。母子相认,半个月后,23岁的儿子来福州看过叶金秀一次,住了四天,此后再无音讯。母亲为找儿子申请的7个QQ号也被他从QQ好友中删掉,联系电话6月1日后再也没打通过……

  所有在福州寻找失踪孩子的人都知道,53岁的叶金秀这辈子的悲剧来源是作为一位母亲。

  7月7日下午,寻找儿子哭了十八年的叶金秀,拎着个编织袋在仓山区高湖村转了一圈,一无所获,听说区里要来检查卫生,她熟知的村里堆满垃圾的地方,已经被清理得甚是干净,她连一张废纸都没捡到!三天前卖废品的30元钱,她因眼角膜溃烂去了趟医院,连药都没敢开,就所剩无几,晚上只能吃稀饭和腌菜。

  弱女子追人贩

  这个十几年前体重不到80斤的弱女子,在几年时间里,凭自己的努力找到线索,将人贩子给揪了出来。

  “温州、泰顺、苍南、龙港……”孩子刚丢后的三四年里,这几个城市她经常跑,起初几个月的走访,她寻到一个公路工地,有人提供了一条线索:一个操浙江泰顺县泗溪镇新湖村口音的身份证登记姓吴的人有嫌疑。当天叶金秀夫妇和亲戚几人赶赴泰顺泗溪镇,在该镇黄担际村找到了吴某某,只是经人确认此人不是那个嫌疑人,线索中断。

  “那个人说,身份证被工友偷了,在确认找错人后,我们离开,才走几百米,我在一个悬崖边晕了,摔了下去,幸好被树枝钩到,被救上去后,老公哭着说,‘不找了,这样下去,儿没找到,命倒丢了’,我说,只要有口气就要找。”叶金秀夫妇又四处凑钱去温州、苍南、泰顺分头查找,当她再次到泰顺县和路人谈到丢子的心痛时,边上一人说,在政和工地做工时,有一人做了3天就离开了,几天后又抱回一个五六岁的男孩,他提示她到工地找一个叫林德利的人。

  找到林德利时,对方说确有此事,详情要去找泰顺县的陈伯达、林益暖、陈益祥3人,因为这3人和那个抱孩子的嫌疑人是老乡。叶金秀赶到泰顺,其中有个家属透露,这3人中的一个可能在松溪。叶金秀又离开泰顺赶赴松溪,到了松溪了解到此人已到浙江的庆元、龙泉一带承包工地。追到庆元,辗转到浙江龙泉、福建寿宁一带打听,失望而归。

  回家后,叶金秀又返回到线索上一层,到政和工地找到林德利,林德利说陈益祥可能在武夷山、建瓯市一带,她又去这两个市里找。终于在建瓯市川石乡找到了陈益祥。此时,叶金秀才知道,她苦苦追寻的人真名叫苏忠平,是他偷了朋友吴某某的身份证。陈益祥是苏忠平的姑丈,出于义愤,才让真相大白,并随她到政和县城关派出所做了笔录,请求警方速到泰顺将案犯苏忠平缉拿。只是这件事情却被一拖数年。

  意想不到的结果

  2000年初,叶金秀一个人两次往返泰顺查访,2月底得知嫌疑人苏忠平在家,3月2日赶到浦城公安局报案。3月9日叶金秀与政和警方赴泰顺县将案犯苏忠平缉拿归案。随后,同伙刘长胜、林抽也被抓。她才知道儿子很可能已被卖到石狮,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案犯不交代孩子具体下落,无法解救。躲在火车厕所里哭泣

  1994年冬天,叶金秀的丈夫因受不了丢失儿子的痛苦,两人互相埋怨最终弃她而去,夫妻俩十几年再没见面。

  从找人贩子到找孩子,最近的十年,她如着了魔一样在福建周边几个省里,开始一个乡村一个乡村找。

  “我儿子被拐走的时候,已经6岁了,对小时候的事情应该有点记忆。”叶金秀说,这些年为找孩子,她就在各类学校门口等,希望儿子能认出她。而在闹市,她通常是跪着,拿着寻人启事,希望儿子逛街的时候能看到。

  2010年5月3日,叶金秀接到警方的电话,告知她儿子找到了,人在石狮。

  寻子十八年,坐火车还经常躲在列车的厕所里哭的叶金秀,眼睛已坏了,眼泪都流不出来了,那天见到儿子时她只能干号。儿子在石狮的家属说,她儿子在石狮过得很好,条件不错,还有一套房子给他……叶金秀愕然,她认为已不能再给儿子什么了,除了一身的债务。

  今年6月份,叶金秀在本报记者陪同下向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道谢时说:“只要找到儿子,知道他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好。”她儿子今年23岁了。(记者 陆乙鑫 实习生 方会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