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真情时刻 >

独臂男子10年来3000余次登华山之巅养活老小(图)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09日 0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背负超过体重的货物,华山天险踏出人生路

  何天武 万丈悬崖间的独臂背夫

  华山万丈悬崖间,有一名独臂背夫。20多年前,妻子身患重病去世,给他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为了挣钱养家,他到河南挖煤,但一场事故又夺去了他的左臂。在频遭挫折之后,他北上华山成为一名背夫。10年来,他3000余次登临华山之巅,用血汗钱养活一家老小。这个独臂汉子叫何天武,他的坚毅足以使每个人动容。

  在空身攀登都需手脚并用的华山天险,独臂的何天武,身背超过自己体重的货物,一走就是十年。

  连遭灾祸,命运多舛

  几度谋生失败后,他北上华山开始背夫生涯

  1989年,何天武的妻子生下第二个孩子后,因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撒手人寰。他一个人既要种田挣钱,又要照顾襁褓中的孩子。为了养家,这样艰难地过了3年后,他把孩子托付给父母,从陕西来到河南宝丰县一家煤矿企业打工。

  他挖了4个月的煤,虽然收入不高,但能按时给老家寄钱。然而,不幸却又一次降临——1992年7月30日,为了多赚点钱,已经下班的他又顶了一个班,就在这个班次上,一起绞车刹车失灵事故让他永远地失去了左臂。

  带着矿上给的和同事们凑的4100元钱,他和一同打工的四弟踏上了回汉中的火车。但在火车上,四弟替他带的2000元被偷了。“这是我的半条胳膊。四弟当时脸煞白,急得立刻要下车,回矿上再把钱给我赚回来。”他好说歹说,总算把四弟劝回家。

  回到老家后的何天武,尝试了各种方法谋生——开商店,因为顾客赊账太多倒闭;种苞谷,因发洪水颗粒无收;背矿石,每天扣除管理费、生活费所剩无几……几年辛辛苦苦干下来,反而欠了1万多元钱的外债。

  他从一个老乡的口中,第一次听说背夫这个词。虽然何天武从没有去过华山,并且只有一条胳膊,但他没有半点犹豫,因为他觉得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一份工作。他选择了北上华山,开始了背夫生涯。

  华山人称“五千仞山岳一石成”,整个华山就是一块坚硬的花岗岩。正是靠着与华山石一样坚硬的性格,何天武终于战胜了命运,找回了自己的生活。

  体重118斤,负重120斤

  “正是靠这份小心,10年了,我从未出过任何闪失”

  48岁的何天武,体重118斤,每天背着120斤的货物,步履稳健地走在华山北峰索道口到五云峰这段1000米的路上。他和6个背夫共同承担了这段路的运输任务。7个人是好兄弟,有活一起干,赚钱平均分。一开始,大家看他身有残疾,劝他少背。倔强的老何拒绝了,坚持和同伴们背一样多。

  不过,10年前,他背60斤都吃力。2000年,何天武和朋友小吴一起来寻生计。俩人很自信,头天晚上找了爿小店,吃了顿好的,“储备能量”。花30元买了个背篓,准备大干一场。

  早上6点钟,俩人早早来到山脚下接生意。第一单生意,60斤。小吴只接到20斤。两人一身轻松启程了。

  上山一看路,哥俩傻眼了。“从来没走过这么险的路,这么陡的坡。”好不容易挪到了天梯——“自古华山一条路”上的一个绝壁。小吴把货扔给别人,打了退堂鼓。被背上的货物压得冒热汗,被一边的万丈深渊吓得冒冷汗,何天武还是咬着牙,把货背上了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膝盖疼得蹲不下。

  何天武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琢磨出了独臂负重登山的经验——两个指头掐着拐棍,三个指头扣住铁索扶手,侧身而上。

  上山路上,最难的一段是苍龙岭。这段唐朝时曾经让韩愈为难得投书求救的路,何天武现在每天身背120斤的货物,要走三到四个来回。最怕的是冬天,手指冻僵了,扣不住铁锁扶手,每挪动一步,都要万分小心。“正是靠这份小心,10年了,我从未出过任何闪失。”

  热爱生活,富有爱心

  “见到别人需要帮助,能出手就一定要出手”

  背夫这份看似辛苦又枯燥的工作,何天武干起来自得其乐。背货物上山的路上,他观摩华山悬崖上的石刻,暗暗记在心里,回家后临摹。他最喜欢写的是,“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我喜欢华山,我登上山峰的时候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里真的好舒畅,我愿意在这里呆下去,因为华山接纳了我,我的付出有了回报!”何天武深爱着华山的一草一木,华山给了他生活的希望,他用华山石一般的坚毅作答。他说,“我不后悔过去,也不畏惧将来。” 华山背夫这个工作,他准备至少再干10年。

  长年的背夫工作,还给了何天武健康的身体和强大的心肺功能。“还有游客以为我三十七八岁呢。”2004年,他看完雅典残奥会,产生了参加长跑比赛的想法。“长跑考验的是心肺功能。”2009年,他终于如愿以偿——代表家乡汉中市参加了陕西省第六届残运会。47岁的他,从未参加过任何正式比赛,训练一个月后仓促上场, 5000米跑出了23分41秒的好成绩,摘得金牌。他一鼓作气,又拿下了1500米长跑的银牌。

  每个月的收入,他都精打细算,用得清清楚楚。二弟腿摔断了,没有工作,家庭经济很困难,他就承担了供侄子上学的任务,支付学费、生活费。“见到别人需要帮助,能出手就一定要出手。”他经常这样教育两个儿子。